程序猿

小说【章琪】连载8 | 华灯处

点击下方标题,回看上一章:

小说【章琪】连载7 | 单行道

章琪摒着气,耳边的呼吸声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王睿翔终于还是故作轻松地说:“没关系的,章琪,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那祝你跟你喜欢的人幸福。”章琪涨红着脸摆手:“不,我没有,你不要误会……”王睿翔皱了皱眉头:“你不是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么?”章琪的脸很烫,望了王睿翔一眼:“我喜欢他,但我没说我要跟他在一起啊。”

我喜欢他,但跟他没有关系。章琪自己知道,既然金秋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就绝不会再去和他有牵扯。这在“道德底线”之外,还有一层的不自信。

王睿翔笑起来:“那意思是不是我还有机会呢?”章琪急得摆手:“不是的,不是的。”王睿翔缓缓说:“你别急着推,考虑一下都不行么?”章琪定了定神,坚决道:“不行。”图书馆外的树林被大风吹这个得直晃,日头渐渐向西沉下去。章琪有很多想解释的,但话到嘴边,都不知道怎么出口。

王睿翔突然笑起来:“我没想到你这么倔。金秋教我的套路,好像都没用了啊。”章琪吃了一惊:“教什么套路?”王睿翔说:“金秋说,你这种乖乖女,一看也没什么恋爱经验,追求得激烈一点,直接表白,一定手到擒来。”章琪惊愕,想到作为一个猎物被研究,还被归类在无能的猎物里,心里有愤愤不平:“那你这个就算激烈追求了啊?”王睿翔用手摸了摸寸头,苦笑:“好像算不上,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激烈追求法,只能请你听听音乐会图书馆送送饮料。”

原来在金秋心目中,自己不过是一个手到擒来的猎物。章琪越想,便越有愤怒,这愤怒,抵消了对王睿翔的抱歉,于是她朝王睿翔点了点头,就收拾书包离开。

走出图书馆,映入眼帘的是师大美丽的校园。哪怕是冬天落完了树叶,那一排排粗壮的树在古色古香的红墙建筑映衬下,仍有一种古朴的美丽。落日最美,落日的金光撒下来,撒在草坪上、教学楼上、泛着波光的学思湖上,有一种通天彻地的静谧。忽然,章琪心中一动,回过头朝图书馆回望去,只见二楼落地窗前,仍站着一个人,在落日照不到的地方,化成了一个一动不动的黑点。

冬天越来越冷,新闻里说,将迎来几年一遇的寒潮。马上要期末考试了,进大学以后第一次期末考试,大家都很重视。203除了闻纱纱,开始全员向章琪看齐,天天去图书馆复习考试。但每次踏进图书馆的门口,章琪的心都会轻轻颤一下:王睿翔会不会也在这里呢?

没有见到王睿翔,倒是遇到了金秋。那一天王佳男和章琪正在讨论一篇英语阅读,只听“啪”一声,一个纸袋子落到了面前的桌子上。章琪抬头一看,身后正站着金秋。金秋换了副眼镜,嘴角往上扬,眼睛里有一种捉弄的神情:“美女,好久不见。”

章琪涨红了脸,心怦怦直跳,不敢直视他的眼,看着他的嘴唇,问:“你好,好久不见啊。”王佳男扒拉着纸袋,从里面抽出几本参考书和一叠考卷来,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呀?”

金秋说:“我家老大托我转交给你,说帮你问了转去华师大的同学,这几本参考资料应该对你考试有帮助。”章琪被金秋望得不敢抬头,但靠得近,鼻子里还是闻到金秋身上若有似无的热气。王佳男更好奇:“你家老大是谁啊?为什么自己不送要你送啊?”金秋的眼睛在镜片后眯成一条缝,指指章琪:“你问你同学咯!”随后,慢慢靠到章琪耳边,轻轻说:“小看你了啊。”那一句话的声调,曲曲折折,把章琪的心挠得痒痒的。

“章琪章琪,你为什么要拒绝啊?”夜谈时,邝晓莹和王佳男反复追问。“我对他没感觉,”章琪回答。“感觉是可以培养的啊,”刘诚馨像大姐大一样补充,“我觉得那个王睿翔挺好的,比金秋靠谱多了。”章琪说:“不喜欢也没办法啊。我以前看金庸,最喜欢那句,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啊?”王佳男问。

章琪顿了顿,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她脑海中浮现出金秋侧着头朝着她似笑非笑的表情,浮现出金秋在舞台中央深情款款的声音。她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再接着,就是圣诞节了,203寝室约了一起去逛街。“太好了!”王佳男叫起来,“总算可以出去逛逛了,在学校里都憋死我了!”英语系的生活确实就像是中学生活的延续。什么时候起床跑步,什么时候寝室熄灯,到专业课排满,宿管阿姨来检查寝室卫生,每天的生活都被填得满满当当。“闻纱纱还能谈谈恋爱,”王佳男嘟着嘴,“我们什么乐趣都没有!最远就去过徐家汇,什么东方明珠啊,都没去看过!”

章琪不响。东方明珠,她也没去看过,几百块的门票,没事怎么会轻易上去玩?邱芸已经计划好了,要带大家去淮海路逛,太平洋百货、百盛、巴黎春天……圣诞节,有些什么什么活动,买些什么什么牌子,她如数家珍。章琪依旧不响,她不想别人知道,其实她也没怎么去过淮海路。有几次去看亲戚,坐着公交车倒是路过,但那满目繁华里的熙熙攘攘人群,跟章琪熟悉的小菜场文庙,感觉上是不一样的。

“上海呀,也是分的,分上只角、下只角,”邱芸继续给邝晓莹和王佳男科普,“南京路这种就是给外地人去的,上海人要去就去淮海路,再高级一点的去南京西路。”上海分上只角和下只角,自然上海女孩,跟上海女孩,也是不一样的。章琪觉得邱芸,就是跟自己不一样的。邱芸总是穿得漂亮时髦,每天对着镜子涂涂抹抹才会出门,定期还去校门口书报亭买少女时尚杂志。

记得刚开学时,章琪被她早晨摆出的一排瓶瓶罐罐震惊了。邱芸一个个指着给章琪她们看:“这是爽肤水、这是精华液、这是日霜、这是夜霜、这是防晒……”章琪连洗面奶都不用,疑惑:“那你每天都要涂那么多层么?”“哇,你要花多少时间啊?”王佳男同样震惊。“哎呀,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邱芸一本正经说,“我表姐说的,保湿、防晒从年轻时候就要开始做了。老了再补,补不回来的!”邱芸崇拜的表姐,就在淮海路新天地上班,所以她热爱那里的一切。

章琪之前没有看到过圣诞节的淮海路。绑满银灯的梧桐树,热闹中,有一种疏离的妩媚,巨大的广告牌一个叠着一个,耳边人声鼎沸。王佳男她们跟着邱芸欢蹦,哈根达斯的冰激凌火锅、季诺的意大利面,章琪一个都没试过,插不上嘴,便落在后面。一转头,看到闻纱纱也没跟上去。章琪自嘲笑笑:“好漂亮,我其实也不大来,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上海人。”闻纱纱望着玻璃橱窗,轻轻说:“我也是有次吃喜酒才来过。你说,这里那么贵的衣服和包,都是卖给谁的呢?”“总有人买的咯,”章琪也轻轻回答。

章琪和闻纱纱都是不经常在寝室出现的人,因此自然没有其他几个室友那样亲密。同性相斥,更何况闻纱纱是那么著名的美女,章琪之前多多少少,心里总有点芥蒂。但闻纱纱那天在月光下的样子让章琪忽然卸下了防备。她第一次认真看闻纱纱,五官秀丽、齐腰长发,皮肤在夜色里苍白得透明,清丽脱俗的美,但看着周围的眼神里,却有一种不自信的卑怯。

两个人于是落在最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章琪想起闻纱纱是知青子弟,便问她:“纱纱,你过春节回江西么?”闻纱纱答:“今年不回来,不过我爸爸妈妈会来上海的。”“也住你外公外婆家里?”“没有,我帮他们借了我外婆邻居家的一套房子,住一个月,我也跟他们住一起,”闻纱纱腼腆地笑起来,但眼睛晶晶亮,明显有得意,“我告诉你呀,我现在在给一些商业活动做主持人,报酬蛮好的。我已经做过三次了,拿了两千块钱,春节里还有一次。”

章琪看着闻纱纱一团欢喜,也为她高兴:“真好,你怎么找到的?”闻纱纱不好意思:“夏仲呀,他不是管学生社团、文艺演出什么的么,认识一个中介公司的老板,就推荐了我。”“辛苦么?”章琪又问她。“还好,拿那么多钱,早点到晚点走都是应该的呀,就是脸上化妆受不了,脸上像戴个面具,眼皮也特别重,又不能闭,”闻纱纱笑起来,笑着笑着严肃起来,“章琪,你说我以后能不能给我爸爸妈妈在上海也买个房子啊?”

“可以啊,当然可以啊!”章琪回答。她倒不是光光为了鼓励闻纱纱,而是在20岁的心里,未来天大地大,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首页 - 年糕妈妈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