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外卖小哥打败北大硕士,孩子输在起跑线又怎样?

04-19 21:10 首页 年糕妈妈教育


最近,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的总决赛上,来自杭州的外卖小哥雷海为逆袭夺冠了。

被他PK掉的对手、北大文学硕士彭敏这样评价他:海为就是《天龙八部》里那种扫地僧,他根本就不管江湖中的事,但是他一旦出手,就会震惊整个江湖。

而主持人董卿则说:你在读书上花的任何时间,都会在某一刻回报你。

▲ 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惊艳众人之后,雷海为就回到了杭州,继续当他的外卖小哥。唯一的不同,是家里人觉得这也许是个机会,可以宣传一下帮他征婚的事——雷海为今年37岁了。

在过去的37年,他上过两所初中、两所高中、两所中专,在频繁的转学中失去了考上大学的机会;十几年的打工生涯里,做过电话销售、搬砖小工、马路推销员、服务员、传菜员、洗车工、保安……后来发现送外卖收入不错开始干,就这样干了7年。

为生活劳碌奔波的底层打工者很多,一定要说他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7年的等餐间隙里,当别人捧着手机玩王者、看直播的时候,雷海为捧着的是《唐诗三百首》,或者拿着手机背诗,他把这个当做是自己的休闲放松方式。每天能背下一两首新诗,他就很会开心。

在后来的采访里,他说,小时候父亲会把古诗词写出来,贴在厨房的墙上教他念。“那时候父亲希望我成为有文化涵养的人吧,将山川湖海藏于心中。”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期望的孩子的未来,一定是金榜题名、功成名就吗?

前段时间有篇文章,叫做《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它把成功定义为年纪轻轻就成为套现15亿的创业精英。但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反对声:用“成名趁早”的精英文化,来作为评判人生的唯一标准,未免也太狭隘和固化了。

我们都期待孩子有个美好的人生,可美好人生究竟应该是什么模样呢?

——只能是套现15亿80后的美女胡玮炜吗?只能是34岁身家4000亿的扎克伯格吗? 

是的,他们的聪明、努力、勤奋都值得我们叹服。但99%的努力很重要,1%的机遇也很重要,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永远只有少数人。

作为更有可能成为“平凡的大多数”的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难道要因为没有遇到那1%的机会,就要否定99%的奋斗和精彩吗?就该以loser的姿态度过一生,不配拥有诗与远方吗?人生的价值和美好,真的只有“功成名就”这一种打开方式吗? 

2006年感动中国的候选人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外国人的名字——卢安克。这个毕业于汉堡汉堡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的德国人,本来生活光鲜、收入不菲,成为一个大多数人普遍概念里的“成功者”。

但一场中国之旅后,他选择了不一样的人生——在中国广西贫困大山里,成为一个没有工资的支教老师。

简朴的生活、舆论的压力、众人的不解……这样的人生,看上去丝毫没有“成功”的影子。在自述里,他这样写道:只因为我跟不上社会的竞争,只因为我已经放弃比得上别人,我才能走自己的路,才有了过自己喜欢的那种生活的机会和自由。或者说:只因为我没有期待、没有什么必须达到的,所以我才可能做我所做的事情。

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走自己想走的路。如果说理想可以具体描述,大概就是这个样子——80后的美女胡玮炜创业成功,是她的人生成功的目标;外卖小哥在送餐间隙背下两首新诗,也同样是他实现幸福的方式。


无关功利,给孩子培养一个能陪伴他一生的兴趣爱好吧!

对于外卖小哥回归平静生活,评论里不乏这样的声音:“他还是一个送外卖的,除了谈资丰富一点外,内心凭着会很多诗词外,还有什么用呢?”

可世界上,最昂贵的往往就是这些看上去最没用的。

爱唱歌跳舞的不一定会成为明星、爱书法绘画的不一定会成为艺术家。但这些所有的美好,会滋养出孩子丰盛的内心,让他在未来的黑暗中能够有力量抵御空虚和喧嚣,更让他能对幸福产生足够的感知。

外卖小哥的命运,也许不会因为这次夺冠而彻底改变。但他的心灵已经因此变得开阔和丰富,并给了他一个充盈而自得其乐的人生。

很少有人能一生顺遂,但如果有了丰盈的内心、坚韧的性格、还有一项爱好,就能让他们在低谷和落魄时也过得充实。


我们总想给孩子最好的——最好的吃穿、最好的学校,甚至最好的人生。可“最好”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标准呢?

卢安克在他唱给大山里的孩子歌里,有这样几句:

“你们将要成为的人啊、要承担的事,我不知道。

我无法给你定下一个目标,

我想做的,只有陪伴着你一起在寻找的路上。”

当我们被竞争和压力带来的育儿焦虑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也许可以静下心来,看一下外卖小哥的生活,听一听卢安克的歌。


首页 - 年糕妈妈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