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你的城市,闻起来像什么?

04-19 21:13 首页 有束光


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嗅觉会怎样?


妈妈在厨房炒菜的烟火气,新书里淡淡的油墨香,家乡池塘边略带潮湿的泥土的气息……这些记忆里熟悉的气味和场景都将不再被唤醒,幸福感会缺失重要的一环。


一种气味,牵动的并不是生理上的某种机能,而是能让人刻骨铭心的情感记忆,是过往的笑和泪,也是未来的苦和甜。


如果此时此刻,让你来形容所在的城市,闻起来有一种什么样的味道,你将会用怎样的语言,来标注你和这座城市的故事?





人类可以识别和记忆大约10000种不同的气味,而在2004年以前,我们都还不知道人类嗅觉的基本原理。我们用鼻子感受了这个世界几百万年,却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一直对其一无所知。


嗅觉,这个人类所有的感觉中最为神秘的东西,为我们作为人类这样的个体,增添了无比的精彩。它让你能感受到食物的味道,异性的味道,大自然的味道,甚至是春夏秋冬的味道。它给了人们一种独特的记忆,我们大脑里存在的对某种气味的特殊记忆,可能代表着一座城市,一次相遇,一次欣喜,甚至一次刻骨铭心。



每个在外打拼的人对家乡的味道都有着独特的记忆,每个城市也都有着自己代表性的味道。城市的味道像一个无可替代的符号,当你遇见,可能就会瞬间被拉回一个时代,在那个特定的时间,记忆翻涌而出,你永远记得它属于哪里,似乎那一刻,时光已经开始倒流。


我一直好奇每个城市独特的味道是什么。我问了3位朋友,跟他们聊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发现,每个人对于城市的味道,都有着不同的记忆。


重庆——火锅的香


 “火锅的香,是一针强力兴奋剂,能让身体里所有倦怠的细胞瞬间亢奋。”

                                                            ——大海


职业 广告文案;坐标 北京;家乡 重庆


我一个做广告文案的,居然想不出一句话来表达我对重庆火锅的喜爱。这是大海一直用来自嘲的一句话。


重庆人对于辣的喜爱,这是身体里的出厂设置。我们对辣的接受度没有所谓的循序渐进,没有麻烦的后天锻炼,这是一种源自身体里与生俱来的能力。我们天生傲椒。


在重庆,很多孩子可能在两三岁就已经开始接触辣的食物,我第一次吃火锅,就是在2岁多的时候。那时候家里的火锅哪分什么微辣,中辣的。一大锅红彤彤的辣椒,一层红油在沸腾的水里跟辣椒嬉戏,翻滚。土豆,青菜,肉片下锅,简单涮几下,老爸就夹起来吹两口喂到我嘴里。辣的小脸通红通红的,满头大汗的样子跟刚洗完澡出来一样。


“辣吗?”

“不!”

“还吃不吃?”

“吃!”


中国这么多可口的菜系,这么多年在城市之外奋斗,多少美味都稀释不了自己对辣的喜爱。网上说的没错,跟朋友吃正宗的重庆火锅,鸳鸯锅,微辣已是我做过最卑微的妥协。


这些年在北京,吃过各式各样全国连锁式,老北京式的火锅,却始终找不到那种让自己兴奋的感觉,可是每每走到重庆火锅店的门前,闻到那从店里飘出的一股股混满辣椒的火锅香,总能唤醒身体上的每一根汗毛。从鼻腔穿过身体,这是内心对家乡最亲近的记忆。


重庆这座城市会消磨掉一个人所有的梦想,有时我只想在这样的地方去荒废时光,不再去追求物质的满足,夏夜的路边,约几个好友,在一张浸满油渍的老木桌子前,点一锅正宗的火锅,一起大汗淋漓,一起谈天说地,一起刻下对这座城市的回忆。


老北京——煤炉的味道


“从入冬到开春,炉子一旦点燃就不会熄灭,炉膛里燃烧的火焰可以持续一整个冬天。”

                                                      ——东伟


职业 公司审计师;坐标 深圳;家乡 北京


李志有首歌叫做《关于郑州的记忆》,歌词有一句是“她说她喜欢郑州冬天的阳光,巷子里飘满煤炉的味道”。很多年前第一次听到这句歌词时,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小时候北京冬天的样子,和飘荡在北京上空,整个冬天都不会散去的煤炉的味道。


小时候的北京,大约二十多年前,北京还没有这么多的高楼大厦,地铁都只有一号线和二号线,平房区域的面积肯定比楼房要多很多,由无数条胡同、四合院相连组成的平房区域,到了冬天唯一的取暖工具就是煤炉。


印象中,每到冬天家家户户是从树上叶子都秃光后就开始买煤、装炉子,炉子也分为两种,一种烧煤球,一种烧蜂窝煤。为了防止炉子中的火经常灭和尽量避免产生太多的烟,多数人都会选择蜂窝煤。从入冬到开春,炉子一旦点燃就不会熄灭,炉膛里燃烧的火焰可以持续一整个冬天。


当家家户户的炉子都点起来后,烧煤的味道就成了飘荡在城市上空季节性的代表味道。走在胡同里会闻到各家各户从炉筒子中冒出来的烧煤味。


那时候,家里的一口炉子就跟一个反抗冬天的大英雄,在外面跟几个崽子打完雪仗,冻成狗,到家一推门首先就冲向炉子取暖。炉子散发的热气一把可以搂住自己,浑身都被灌入了温暖,觉得那是冬天里最善意的爱。


煤炉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尤其是在大家生活条件都不好的时候,为人们提供了多年的温暖记忆。随着环境意识和取暖效率的提升,暖气逐渐替代了煤炉,却再也带不来煤炉伴随着煤烟味的丰富记忆。


有时过年放假回到北京,走在还没拆迁的胡同里,要是闻到哪家还有煤炉味,简直就像是一台时光机,带着自己就回到了那段冬日里天真的童年。


海南——风中花香的味道


“风吹过身体,吸一口带着花香的空气,觉得它空气里加了一瓶生活的安慰剂。”

                                                        ——晓婷


职业 平面设计师;坐标 上海;家乡 海口


设计师的苦逼生活简直都成了行业共识了,每天在办公室坐着反复修改需求,早已找寻不到生活和梦想的激情。


忙的时候心里会有种说不出的压抑,偶尔在办公室来回走两步,看看窗外,才发现,即使处在二三十层的高楼里,却还是看不到远方。你抬头看着天很蓝,却无法打开窗户闻一闻外面的空气。于是,最终短暂的休息只得到了身体的放松,却没有对内心有一丝安慰。


头几年的海口房价还没涨起来,来到这儿的人也还没有那么多,海口不是一个忙碌的城市,这一点,你不用看,从闻到的风里,花香里都能感受得出来。


在上海久了,被这个灯红酒绿充满霓虹的城市吸引,会心生喜欢,可是每次回到海口闻,即使不用刻意走到海边去感受阵阵微风,也能明白,爱和喜欢,不一样。


在海口,风可以穿过城市,它可以带着淡淡的花香到每个角落,当12月的北方寒冬入骨,你却可以在海口穿着凉鞋短裤找个路边的树荫下好好歇歇。找个地方来一份腌芒果,酸酸甜甜,再夹杂着一丝丝辣,你的胃就会被打开,而这,也会打开你对生活的向往。


以前习惯在外滩走走,吹吹风,可是每当风吹脸颊,身体的记忆却还是会告诉自己,这还是少了点什么。在海口,即使坐在路边,闻着风中的花香,也可以是种消遣。


在海口,风吹过身体,你吸一口带着花香的空气,会觉得风在空气里,为你加了满满一瓶生活的安慰剂。



我们的记忆里都有着对某种味道的独特回忆,即使时隔多年,即使身在异乡许久,那种特殊的味道,总能轻易唤起你所有对于它的记忆。


小时候因为感冒而闻不到任何味道的时候,都害怕的以为自己被夺去了某种能力,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过敏性鼻炎人群,也正在遭受着闻不到这个世界的痛苦。


过敏性鼻炎早已经成了现代社会人们高发的一种疾病,因为伴随鼻塞,流鼻涕,鼻痒,打喷嚏等症状,所导致的嗅觉变弱,对味道的感知变得不灵敏,让人们失去了很多感受这个世界种种味道的机会。



如果你闻不到丛林间的花香,如果你闻不到恋人的淡淡香气,如果你闻不到一桌饭菜的香气,如果你闻不到这座城市对你的爱,你还能快乐的起来么?


过敏性鼻炎让我们喜爱的种种味道变成了遗失的美好,小绿瓶倾情打造《鼻尖上的城市》帮你找回遗失的美好,不用再为了对味道的迷失而焦虑,不用再无法感受生活对你的馈赠,不用再放弃城市对你的爱。


你的城市在哪里?有哪些味道是让你难以忘怀的?


在留言区讲述你遗失的城市味道故事,让我们一起回忆记忆中的城市味道。留言区点赞数前十名即可获得“气味图书馆城市系列香水“一份。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鼻尖上的城市》活动,找回你所遗失的美好,更可生成你爱的城市味道海报分享给你身边的人,为你爱的城市点赞。




广告


首页 - 有束光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