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文化 | 九九重阳:丹叶一林霜,菊开犹阻雨

作者 | 顾舒畅

责编 | 蒋茹茹

排版 | 娄紫奇


寒来暑往,不同的时节孕育着有温度的中国文化。农忙农闲,节庆祭典,都与农历时令合辙。自农历七月始,我们以时令为序,整理传统中或失落或曲解的故事,以朔望为辑,回溯古老的文明习俗。希望下面的文字,能让接下来的农历九月增添几分乐趣。


今天,农历九月初九——

农历九月九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了。



一入九月,气肃而霜降,如苏轼诗语:“千树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而与“芙蓉”相映的,便非九九重阳莫属了。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天气一天天凉下去,自然得趁着仅剩的好时光狂歌纵酒,把一年生计暂且搁下,吃些花糕赏赏秋,为捱过寒冷无趣的冬天早做准备。


重阳糕


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先人们也确乎是这样做的。南方崎岖山地中的农户们,重阳前后每每收获颇丰,但囿于地势,便将一年辛勤成果挂于房前屋后,铺展开一片别样的秋收图;而身居城市的诸位风流雅士,则趁秋高气爽之时出城登高、赏菊饮酒、各佩茱萸;至于寻常百姓,也得以在柴米油盐中空出些许时间,品尝几块重阳糕,再许下对来年的愿景。


赏菊饮酒


九九重阳,恰与“久久”同音。“九”又是数字里极大极贵的,含有长寿长久的美好寓意,故而重阳节的热闹也自在情理之中。然而,也常有些人游离于热闹之外,别是一番惆怅难解。


踏莎行

夜月楼台,秋香院宇。笑吟吟地人来去。

 是谁秋到便凄凉?当年宋玉悲如许。

  随分杯盘,等闲歌舞。

   问他有甚堪处?

    思量却也有悲时:重阳节近多风雨



并非景致不够引人,桂菊不堪玩赏,只是重阳节就要到了,若是风雨不请自来,总归让人丧气。尤其是多愁善感的文人骚客,似乎在重阳将临之际,都过得不甚舒服,即便是无事生非,也要捏出一个莫须有的缘故来解释自己的日常一丧。


        伍德彝《满城风雨近重阳》


哪怕是假作豁达的“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也总让人咀嚼出隐隐的不对味来。


兴许是九月一到,吃糕也罢,赏菊也罢,都是眼前一刹那的欢快,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凛冬将至,各自都怀揣不少心思来及时行乐。明面上是鲜花着锦,底色怕是白茫茫一片大地。再是鲜妍明丽,一想到“恐多风雨”,就自己先讪讪不言,失了兴致。



有闲心想东想西的诗人总是少数,大多数劳动了一年的百姓,但凡有个节可过,都各自高高兴兴,吃喝玩乐,并没有什么忧愁风雨的心思。


《东京梦华录》记载:到了重阳,汴京的百姓往往争相赴会,共赏名菊。其黄白色蕊若莲房,曰“万龄菊”;粉红色曰“桃花菊”,白而檀心曰“木香菊”,黄色而圆者曰“金铃菊”,纯白而大者曰“喜容菊”等等,不一而足。


秋菊


大街上小商户们提前做蒸糕,插着五彩小旗,蒸糕上面撒了层层的石榴子、银杏、松子肉等,有的用面粉做了狮子放在糕上。庙宇也是到处开斋会,热闹非凡。开宝寺、仁王寺有狮子会。诸僧皆坐狮子上,作法事讲说,游人最盛。



现在的重阳节,连一天假期都没有,也就自然名声日颓,不复往昔风采,也少有人再做重阳糕佩茱萸袋不合时宜地追忆先古——伤秋的诗人生在如今,大概是写不出什么忧愁或故作忧愁的诗句了。这样的时候,对渐渐失格的重阳节来说,或许才是真正风雨如晦的日子吧。


另外,就近日天气来看,重阳前后或许真是“恐多风雨”。请同学们多添衣物,注意保暖。当然如果有闲暇的话,能给家中长辈打个电话祝重阳,就再好不过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首页 -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