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社论 | 从辩护人到司法机关,《刑事诉讼法》第65条有待切实落实

作者 | 陈芳婷

责编 | 陈芳婷

排版 | 段秋旭


(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2017623日,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答辩,“全热回收的天然气高效清洁供热技术及应用”因为第一答辩作者缺席,答辩效果极度不理想而落选。本该站在答辩现场的付林,此时正在海淀区拘留所中因为“贪污、挪用公款”两项罪名面对被拘留的第15个月。

 

拘留依据的是《刑诉法》第六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拘传、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然而,付林领导的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的项目需要他出面进行答辩。为此,辩护人周泽、辩护人王兴向检察院提出了《对付林取保候审暨尽快对付林变更强制措施使其有条件参与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评审答辩申请书》,其理由有四条:第一条主要是本案指控能否成立存在重大争议,第二条则是付林的科研成果含金量非常高;第三条主要说明付林无法出席会对其个人造成巨大损失;第四条是不具有社会危害性。

 

第一条理由由于判决未定,无法成立;而第二、三条理由都是情和法政策,属于司法机关酌定考虑部分;第四条理由是法定理由,其依据是《刑诉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

 

关键在于,第六十五条“可以取保候审”的“可以”作何理解。“可以”实际上是“应当”。如何理解,这一问题,有很多种法律解释,而几乎无一例外,都指向了“取保候审”的可行性。历史解释中,早期立法“可以”与“应当”经常混用,第六十五条可以溯及到《逮捕拘留条例》第2条规定:“对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可能判处死刑、徒刑的人犯,经人民法院决定或者人民检察院批准,应即逮捕。应当逮捕的人犯,如果是有严重疾病的人,或者是正在怀孕、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可以改用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的办法。”即使是现在的司法解释中,也大量使用“可以”,而其实就是“应当”。在目的解释中,刑事强制措施体系分为拘留,取保候审(监视居住),逮捕。其中拘留是临时措施,在无罪推定原则以及限制自由的平衡下,取保候审应当是待诉阶段的常态,而逮捕则是作为例外的一种手段。体系解释中,刑诉法内部体系将待诉阶段作为最开始部分,逮捕其次,而临时控制措施是例外。在更宏大的法体系中,宪法第37条也规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而付林辩护人一次又一次取保候审的失败,说明刑诉法第六十五条的执行,还存在一定的问题。司法机关应当重视第六十五条“取保候审“的几个要件,并明确”取保候审“的优先使用性,这也有利于辩护人准确辩护,切实落实刑诉法第六十五条,推进法治中国。






首页 -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