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文化 | 冬月待雪

作者 | 罗美慧 顾舒畅

责编 | 罗熙临

排版 | 宋志悦


寒来暑往,不同的时节孕育着有温度的中国文化。农忙农闲,节庆祭典,都与农历时令合辙。自农历七月始,我们以时令为序,整理传统中或失落或曲解的故事,以朔望为辑,回溯古老的文明习俗。希望下面的文字,能给接下来的农历十一月增添几分乐趣。


十一月被称为冬月,是称得上一句“月如其名”的。据《史记·封禅书》载:“黄帝得宝鼎神策,是岁己酉,朔旦冬至,得天之纪,终而复始。”冬至前的农历十一月因此得名。


相比起十月的孟冬,十一月更显怆然悲戚。街道上树木光裸,丰润土地皱缩成干巴巴的老太太。冬月冬月,似乎就是“寒冬腊月”的缩写。但事实上,寒冬腊月是指年前最冷的三个月:寒月为十月,冬月为十一月,而腊月为十二月。十一月作为十月和十二月的中间人,后未承十月冷晴的阳光,倒先引了十二月天寒的冻,再加上强冷天气带来的雾,本来已经是万般不讨喜,更何况传统节日没有一个落在此时:古人对冬月的嫌弃,比起我辈,不遑多让矣。


不过古来不以为意的时间节点,放到现在未必不能引人开怀。凛冬已至,朔雪可期。到了向打雪仗势力低头的时候啦!



“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大雪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1个节气,更是冬季的第三个节气,标志着仲冬时节的正式开始。然大雪的意思更多是指天气更冷,降雪的可能性比小雪时更大,但不指降雪量一定很大。就算如此,也不能阻止我们对大雪的向往——好歹是个盼头。当然如果真的来一场雪,初见下雪的人大概会雀跃地在雪中东蹦西跳,看过雪的人也许会难免激动想伸出手想接那飘飘落下的雪花。一场大雪后,像孩子一样对着空气哈气,与友人相约一起打雪仗、滑雪,哪怕身体很诚实地颤抖,内心却满溢着冬日里的暖意。


这个时节的苍凉色彩能为你带来生活的灵感,皑皑白雪能激起情怀,仿佛能轻易使人吟起诗来,想像古人配上一壶酒,看着大雪的景色中产生的赤子爱国情怀,在同学来来往往的紫荆操场来一句——“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你还可能为了万恶的早八终于从被窝中挣扎起身,看见一片片雪花落在窗头,叹一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可能从令人瑟瑟发抖的寒冬中冲进食堂,喝到热呼呼暖到内心里去的奶茶,内心激动,“得生如此,夫复何求?”


说起大雪的活动,老南京有句俗语,叫做“小雪腌菜,大雪腌肉”。家家户户忙着腌制“咸货”:将腌制好的肉挂在朝阳的屋檐下晾晒干,迎接新年的到来。当然在此之前肯定是先迎来冬至。大雪的这个时节,不妨开始联络那些久未相见的故人,提前相约在冬至里一起吃一碗饺子或者汤圆。


所谓“冬至如大年”,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写道:“十一月冬至。京师最重此节,虽至贫者,一年之间,积累假借,至此日更易新衣,备办饮食,享祀先祖。官放关扑,庆祝往来,一如年节。”明清两代,每逢冬至,皇帝均会举行祭天大典,称之为“冬至郊天”。种种仪式,落到民间,还是和吃喝有关,吃饺子为了保护耳朵,吃汤圆为了团团圆圆,吃羊肉汤为了暖身,总之热汤下肚,就能安稳度过一个冬天。



即将迈入季节的最深处,大雪中的万物仿佛进入了休眠,慵懒而静默,保持着均匀的呼吸,在寒风中彰显坚韧的生命力。他们开始积蓄着能量,等待万物复苏时的精彩绽放。以它们为鉴,不要因为接踵而来的期末考满腔愁绪,倒是应该储备好能量,蓄势待发。


十一月,宜暖茶暖酒、围炉夜话。离乡游子不妨向远方家人一番嘘寒问暖,就算沉迷学习不可自拔也不能忘了给自己多添几件衣裳。对于清华学子而言,虽有室内暖气,多多跑步锻炼身体才是抗寒大计——你们今年的阿甘刷完了吗?祝大家冬月跑步幸福!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首页 -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