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大院观 | 男女一比一与环境本色

作者 | 王琦 曹逸宁

责编 | 连嘉琪

排版 | 娄紫奇


情景摘取


情景一:军训


A连: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


环境:一二三四五,我们男女五V五!


B连: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


环境: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男女一比一!


C连:要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像什么,像绵羊!


环境:咩咩咩,我们男女一比一!


DEFGHIJKLMNOPQRST……连:æ¯”è¾ƒè¾“å…¥çš„éªŒè¯ç å’Œå®žé™…ç”Ÿæˆçš„éªŒè¯ç æ˜¯å¦ç›¸å


环境:我们男女一比一!


环境:我们男女一比一!


环境:我们男女一比一!


那时我们学会一个词叫偃旗息鼓。

 

额……那环境男生单身率为何随工程不随环境?


因为男生不懂得珍惜!

 

为什么不是说女生不懂得珍惜?


这么想的男生是否单身与就读环境无关。


情景二:世纪难题


问:如果你的辅导员掉水里了,你如何应用你的专业知识帮助他?


答:首先检测水质。指标包括但不限于COD、BOD、DO、TP、pH、亚硝酸盐、非离子氨、凯氏氮、硫酸盐、氯化物、硝酸盐、铁、锰、氨氮、总磷、高锰酸盐指数、铅、粪大肠菌群等共计109项指标。


如符合地表水III类及以上,在此水体中辅导员可纵情嬉戏游泳放飞自我,且基本可以放心饮用。


如为IV类水体,则此水体应尽快抽走,用于不宜人类接触的游乐场和一般工业用水。


如为V类水,此水体宜浇花种草润土植树做园林,实现辅导员足迹遍布土地,根深深扎进泥土里的情怀和梦想。


如水体已经发黑泛臭,应及时报告地方环保局官员,以实现2030年消灭城市黑臭水体的目标。


情景三:工作环境设置


问:你们以后会穿上这身炫酷拉风超级拽永远是路上最闪耀的亮点的衣服吗?


(图片来源于网络)


答:如果需要我们为人民服务,我们可以随时穿上任何一身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衣服,但环境工程≠环卫工程,我们学习对口的也不是保洁,谢谢。

 

问:我可不可以以后跟你一起去浪漫的非洲大草原感受野性生活,看角马迁徙浩浩荡荡,看雄狮狩猎潇潇洒洒,看草原更替年年月月,看日月升落朝朝暮暮~


(图片来源于网络)


答:只要有钱我们随时可以一起去吖,我们也想每天红尘作伴潇潇洒洒满眼人世繁华,但更多时候我们眼前都是污水固废和臭气啊。


生态常和环境连用但生态≠环境。(PS:梦想有机会撸到野生动物曾是多少懵懂少年报考环境的初心,后来就只剩下了艰苦奋斗)。

 

环境学院有传统生态学的研究,但现在环境学院更多地关注人类周围的环境。

 

环境是指相对于中心事物而言的背景。在环境科学中,指以人类为主体的外部世界,主要是地球表面与人类发生相互作用的自然要素及其总体,是人类发展的基础,也是人类开发利用的对象。

 

(此定义来自万千环境学子的启蒙之课,万千环境学子对环境情愫最初的茁壮喷薄之处:《环境学导论》,现已升级为《环境与地球科学导论》)

 

生态一词,现在通常是指生物的生活状态。指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和发展的状态,也指生物的生理特性和生活习性。

 

而在环境学院老师所开的《生态学原理》的课程上,你会从第一节课开始记住一句话,课前提问会问,随堂小测会考,期中会考,期末还会考的一句话:生态学是研究生物与其所处环境的关系的科学……


揭开面纱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位莫妍同学身上集中体现了包括环境学子在内的清华同学谦逊朴实的优良品质,以至于妈妈常常跟外人这样介绍自己孩子的专业:环境工程简称环工,扩称环卫工人。


而小编本人在妈妈心中的形象则更接近于非洲大草原上的人世繁华,因为每次外出实践我都会告诉他们这是学院和学校的安排(咳咳……请认识我父母的朋友不要给他们讲这位莫妍同学的妈妈的故事……)

 

我们的国际班的定位是:环境外交人才。早知道讲国际班的故事给妈妈听还更生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同济大学的工程班同行们,面对着和我们一样的问题。

 

“为什么清华的环境学院这么好,清华的校河还年年总要臭一段时间,被黑得这么惨?”

 

铁打的校河,流水的环境人。我真是要替环境人喊冤啊…

 

“校河是清华园第一长河,是清华人的母亲河,她孕育了物种丰富的自然景观,哺育着校河流域的莘莘学子,百余年来形成了独特、灿烂的清华文化。”


“说人话!”


“国庆时像咖啡,校庆时像绿茶。”——《一代名媛:清华校河的传说》


话说1860年,英法联军兵临城下,咸丰帝跑路到避暑山庄,然后英法联军一幅不懂事的熊孩子做派,拿完东西还玩火。

 

这把火本没有烧到近春园,可为了修圆明园,近春园牺牲了,对,拆东边的近春园补西边的圆明园,近春园于是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两扇精致的半米高小门的荒岛。(一种不是皇室亲修的感觉有木有)

 

这把火也没烧到清华园,可管清华园的端郡王有一天情怀泛滥穷极宇宙的真理觉得义和团是个不错的东西,园子就被没收了,又荒了一个不是亲生的。


后来这里成了留美预备学校。

 

中国的人才和水生动植物在这里一起茁壮成长,宗璞的散文《萤火》所回忆的情景似乎就是她从小长大的清华园内,那时河里有蛙有虾有鸟有虫甚至有甲鱼……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而在1978年到1981年的万泉河水治理行动中,校河被砌成了一个匣子……河堤与河底都成了如今的混凝土结构,原有生态系统几乎覆灭,现在只能看见一群群顺流而下的小鲫鱼和分不清个体的大量藻类,恩还有以它们为食的几只野鸭子,整个万泉河归海淀区水务局管理。

 

那时成为排洪系统的校河,通了水也无法流动恶臭难耐。本世纪初,冥冥中感觉清华终有一天将成为世界双一流大学的领导们决心整治,于是校河流动了。

 

这次整治后一河两湖的清华水系可以循环流动了,只不过很慢,所以有时候还是很臭。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中两个圈圈即为这次方案的实施,水利馆东侧的一段水渠,如果大家走近,会听见哗啦哗啦的声音而又看不到水流,其实这里有扬水站一座、控制闸一座(就是那个挡着水然后让水溢出来的),这里小气候宜人,夏季清凉幽静,水声入耳时而似入水帘洞天,时而无尽远处波涛阵阵,听涛园饭菜香气四溢至此……所以同学你来这里干嘛的?


上次在此处取环境监测实验的水样,打上来的水里有一条小鲫鱼,测得COD和高锰酸钾指数结果十分惊人,我们小组讨论后强化了对自己操作的自信,一致认为应把锅推到这条鱼身上,助教与我们愉快的赏鱼之后对我们进行了恳切的鼓励。

 

一敎后面的圈圈代表着线层水井二眼,引出水成了条小溪保证荷塘和水木清华池的流动。

 

每年四月时校河会迎来一次“大清洗”:学校参考水价向海淀区水务局买水,把校河冲得白白净净,欢迎校友回家,水价貌似为0.3元每立方米。

 

嗯,花了这么多篇幅终于说清了校河。(埋好了锅


走近科学


我们来看一看工程班的课程设置:环导环微环监环管环规环化环数环土环评环信环原固废大气工程水处理造价给排水管道饮用水室内空气污染物……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尤其是环境工程原理,起着承上启下左右逢源东邪西毒南辕北辙而波澜不惊的巨大作用。

 

欲由表及里的深刻领会此门课程,须先修精通的课程包括:微积分,大学物理,无机化学,有机化学,物理化学,环境化学,化学工程原理,流体力学,环境微生物学,环境监测……

 

课程不仅授人以知识,更重在鼓励学生,激发学习热情,比如这样一句话老师上课会强调,课本上也是在非常醒目的位置:人体皮肤的黑度,无论是何种肤色,均在0.96左右。

 

这句话激励了小编的一位面目看起来十分厚重的朋友在学生节上挑战自我,演了自己室友的初中生儿子。

 

还有,提到环境不得不提的体育事业。



此处有简要院史

1928年:国立清华大学设立市政工程系

1932年:国立清华大学工学院土木工程系设水利卫生工程

1952年: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设给水及下水工程专业(后称给水排水专业)

1960年:清华大学土木建筑系设原子能反应堆供水与放射性废水处理专门化(后称“03专业”)

1977年:清华大学建筑工程系给水排水专业更名环境工程专业

1979年:清华大学建筑工程系分为土木与环境工程系、建筑系

1984年:清华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系分为环境工程系、土木系

2011 年: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成立





所以我们的体育传统发育自我们被称为土环系的年代,那时的土环系在甲组称王称霸,体育氛围十分浓厚。


然后环境的名字不土不木了,也没丢掉分家前的传统,和土木一起在乙组的几年里,安安静静的发育着,和土木在乙组体育界过着相亲相爱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小日子,当然土木还是老大哥(此时环境女团保二争一,男团保四争三)。

 

那时候马杯跨栏用的还是高栏,跟刘翔创世界记录用的是一样滴,还可以400米跨栏。


后来学校取消了400米跨栏并改用低栏,因为一次运动会折掉的大脚趾和栏板数量太过可观。

 

还没开始担心一山不容二虎会不会在这里发生时


土木扩招升甲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此处笑声乃是后生对此段体坛美谈的由衷赞叹)

 

那一年,男团女团总团第一被环境系包揽。


之后,成绩有过一段时间的波动。然后05年开始,环境女团13连冠,口号也随之变成了女团保一,男团保三争一。最近的2017年马杯男团争一成功,环境学院包揽男女团总团冠军,获得大小马杯。

 

为什么环境体育现在这么强?


因为我们男女一比一!

 

额……那不强的时候呢?


有些男生不珍惜……


少年环境


那么现在环境学院的同学日子过得怎么样?

 

一个字:放飞


两个字:细菌更苏服


三个字:我们只有一个地球。

 

风里雨里,污水处理厂等你;


想你念你,垃圾填埋场见你。

 

课程设置中同样有缺乏人性关怀的安排:


工程班的固废实验常常在饭前两小时开始。

 

你说你饿?堆肥仓的细菌们说……我每天都吃的饱饱的,你们饿了为什么不去吃皮蛋瘦肉粥?



摸着打鼓的肚皮看看细菌的菜谱

四斤馒头一斤肉,一斤米饭一斤油。


五斤白菜二斤豆,三斤芹菜半斤韭。

 

然后做成奶昔状。



环境人是矛盾的,可以卑微到尘埃里送康乃馨,却又送上等份的勿忘我。

 

环境人是深情的,可以大胆的送上一束热烈的玫瑰,却又不忘一些康乃馨以示醇厚绵长。

 

当然,这是对细菌说的。



做科研中印象较深的细节?

 

“师兄在无菌操作室往培养基里面加细菌的时候,我在门外打开了紫外线消毒灯开关……”


“拍机动车全天流量数据,在天桥上看着北京入睡又醒来。”

 

“秦岭森林红外相机传回的照片里,夜里黑暗的树林里其实是有动物王国的地下party的。”

 

人很难说清自己,这是一句很矫情的话。其实我们也说不清环境人能为未来中国和世界带来多大的改变。有人说环境太情怀,但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分给情怀,因为中国的环境有太多问题等着我们去解决,而人类往往比自己想象的要没耐心。

 

太多的环境人愿把自己交给环境,只要以后有一天天是蓝的,水是清的,人们能放心地喝每一口水吃每一顿饭,坐在阳台上不用担心空气污染已经来到家门口,每一座城市和美好环境一起建起来,而已经奉献的自己,不被当做这习以为常忽视存在实则无处不存在的土壤、空气、水。


(2012年开始的全球环境国际班项目,旨在培养既具有扎实的环境专业知识,又具有经济、法律、管理、人文等跨学科专业知识,同时具有开阔的国际视野、良好的交流沟通能力的复合型国际化环境管理人才)


有人说我们课程很杂,但我们身边的环境包罗万象,美国人花的一美分可能影响我们的空气质量指数,我们的学习却永远无法穷极宇宙。

 

生态文明建设是近年来的热词,各类工程在各地层出不穷。我们承认环境问题会受政策影响乃至是一定意义上的政策驱动性的行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声音会缺席,甚至是在全球舞台上的声音。

 

中国的环境事业起步较晚,可投身其中的人的力量与热情却并不单薄,这种朝气的魅力让人难以抗拒。即使是已年过八十的钱易奶奶,仍奔波在环境工作的最前线,不论是教书育人还是自己的工作,都是激励着年轻人最大的动力。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对于环境人,这是正少年的时代。



热爱我环境,光大我事业。


作者系清华大学环境学院2015级本科生






首页 -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