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我曾靠三百块在北京过了三周。”

04-19 21:31 首页 曲玮玮

 VOL.732



微博@曲玮玮

私人微信:qvweiwei8

愿你爱得广阔自由


01


翻相册的时候,偶然翻到一张截图,是去年三月一个姑娘在我的一篇推送下面的留言:


她写“一个月前只身来到上海,每天跑好几家公司面试”“住青年旅舍,经常吃不上饭也舍不得吃”


她自己偷偷流眼泪,是在工作确定之后,她一个人找房子搬家:


“一边哭一边走,交完房租还剩几百块钱坚持三周”。


留言的时候她说“还有四天就发工资了”,她给自己加油,后面还加了一个轻快的波浪号,仿佛之前说过的苦闷都不复存在。 


不知道一年过去了,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但我又是不替她担心的。


单单看着这段话,我就好像看到了她的一个人扛着大包小包,跌跌撞撞的背影。

城市偌大,陌生,钢筋水泥密布;她单薄,脊背挺直,拼命而不服输。


身边的很多九五后女孩都像她一样,别人会评价她们“活得用力”,会说“女生这么拼命干嘛”,甚至是“女生嘛嫁个好人就行了”。


关于梦想这件事,没人比她们自己更了解那些执著,执念和执拗,也没人知道那些想哭的时候,她们都是怎么一个人熬过来的。


采访了一些不同领域的女生,来听听她们往前的路上,偷偷流眼泪的那些时刻。



02


@小米,21岁,护士

  • “学会在被误解的时候,自己擦干眼泪。”


这是一个一旦开始工作,就不得不和人打交道的职业——而且面对的都是正在遭受痛苦的人,不得不学会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现在回头看 ,眼泪流得最多的就是实习期的那几个月。


在儿科实习的时候给小朋友打针,孩子静脉很细,还在准备步骤的时候小孩就已经哭得不行了,家长一看我是实习护士,直接就死活不让我给打针,边骂骂咧咧,边说“让你们护士长过来打”;


病人很多忙不过来,治疗周期很长的时候,他们会焦躁不安,甚至说“都怪你们我这么久都没治好”;


倒夜班是习以为常的事,听着按铃声,药瓶碰撞声,隐隐的哭声,脚步声,又是一夜。


忍不住的时候就跑到楼道待两分钟,把眼泪擦干净,再带着笑脸回去。


带我的老师说,在医院待久了,看多了生老病死,很容易对这些事情变得淡漠。


但从一开始我的同理心就特别严重,看见做完手术的老人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心里难受得皱到一起,碰上那种特别坚强的小孩儿,明明疼得要命还要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给我,就心酸得想掉眼泪。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脾气古怪又没人陪的奶奶,进手术室之前偷偷给我写下了“谢谢你”。


辗转各个科室,从跌跌撞撞到现在可以独当一面,可以确认的一点是,我从没后悔过选择这条路。



03

@椰子,25岁,留学生

  • “总要试着走出舒适区。”


毕业之后父母把我安排到他们朋友的公司,办公室离家很近,每天九点上班,整理几个文档,差不多下午三四点就能走。


好像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他们给我安排本地的学校,要求我考哪个专业,做什么工作,以后也可能给我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平平稳稳过完一生。


其实我想去北方读大学,想学的也不是会计而是哲学,更不想参加什么你来我往的相亲。


然后我做了这辈子最出格的决定。


入职半年之后我就开始自己DIY申请学校,一年之后辞职出国读哲学研究生。


家里当然不同意,说“根本没有出路”,甚至把我的经济来源都断了。


我只能靠之前积攒的积蓄,还跟朋友借了钱交了学费,来了之后边在餐馆打工边上学,一周去4个晚上,基本能维持生活。


曾经我妈想偷偷给我打钱,被我爸拦下来了。


最近一次偷偷流眼泪,是前几天跟他们通了出国之后的第一通电话,我爸没接。

我跟妈妈说我做的essay导师很喜欢,她压低声音说“其实爸爸很想你”。




04


@贝贝,22岁,新媒体从业者

  • “我这么好,放弃我是他的损失吧。”


来北京已经快一年了,分手也是。


微信的置顶还是那个熟悉的沙漏头像,我拍的,他没换过。


那个头像的红点也再没亮起过。


我说要来北京的时候他直接就哭了,我一边解释这是我想了很久才做的决定,一边揶揄他异地恋又不是洪水猛兽,胆子怎么这么小。


时间给了我当头一棒,我就是错了。


来北京的第二个月我们就分手了,我提的。


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我忙到一整天不回他消息,看留言和消息的时间比和他视频的时间还多,差点忘了他的生日,只因为那天刚好一对明星公布恋情。


自己偷偷流眼泪,都是想回去找他的时候。


比如半夜起来追热点系统崩溃把刚写好的稿子删了的时候,接到一单广告写好了客户却跑了的时候,一起工作的朋友半开玩笑说我们减肥一天吃一份饭就行了的时候。


但是看着后台一个个涨起来的粉丝数,又觉得咬咬牙能撑下去。


庆幸的是那些外卖都不敢点的日子已经完全过去了,存款已经比当时多了好几位。


或许再过几个月,我能有足够的勇气打开置顶的对话框吧。



05


@Jenny,18岁,练习生

  • “流下的汗水泪水,只有自己知道。”


现在家里的书桌上还放着我5岁参加舞蹈比赛的照片,额头上用口红点了一个红点,手上捧着金闪闪的奖杯,还能看出“XX届少儿舞蹈比赛幼儿组一等奖”的字样。


我妈还老调侃我,说我小时候一进KTV看到话筒就走不动道,一定要霸着话筒把会的歌都来一遍。


舞台对我来说,不仅是爱好,更是渴望。渴望追光打到身上的那一瞬,渴望鲜花和掌声。


说起来也有大半年没好好在家待过了。


三年前签了一个经纪公司,每天的日常就是学校-宿舍-练习室,在学校上完课,回来学形体舞蹈声乐,边练习,作业也没办法落下。


也不喜欢回家,听到别的亲戚暗自议论“为什么不好好读书”“走这条路行不通的”,或者跟我妈说“你怎么随着孩子瞎胡闹”。


在练习室压腿再痛也没有掉过眼泪,听到这些话却忍不住,觉得委屈。


他们或许不懂,从没法跳完一支完整的舞,到现在几天就能学会一个舞,唱跳不会大喘气,从动作发音不规范,到自己坚持死抠各种细节,这中间我经历了多少淌着汗的日夜,又流了多少看不见的眼泪。


“出道”这两个字像是幽长隧道之后透着光亮的出口,我想我已经快走到了。



06


比起之前,女孩们对自己的要求变得严格甚至苛刻。


她们比任何人更懂得年华易逝,不负今天,也更会去擦干净自己偷偷掉下的眼泪。


为了呵护这些用力生活的女孩以及她们的梦想,腾讯视频开设“101路晚班梦电车”,在4月20日至26日期间,每晚20点准时发车,沿着三条线路夜跨北京的五环内外,送女孩们回家。


乘载疲惫的长夜与梦想,用最理想的方式告别今天。因为青春的梦,就要在青春做完

正如即将在4月21日大首发日当天上线的,腾讯视频青春筑梦成长真人秀《创造101》每周六晚8点的时间段中,一百多位年轻的女孩带着她们的梦想开始新的征程。

▲ 点击视频,看女孩们在哪里做梦 ▲ 


我想这次她们流过的汗和泪,终将在舞台上得到回报。


就像莫泊桑说“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们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那些为梦想而偷偷哭过的女孩们,都不应该被辜负。


你有为梦想偷偷掉过眼泪吗?

点击阅读原文测测,你的梦是什么样子吧。

  GoodNight  


往 · 期 · 精 · 选

(点击下方题目即可阅读)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Portman000

emoji 点击阅读原文测测,你的梦是什么样子吧。


首页 - 曲玮玮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