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你好,张撄宁

11-06 11:19 首页 EarlETF投资视界

2017年11月6日,我的女儿,张撄宁出生。

丁酉年,是我的本命年。

这个本命年,和12年前的乙酉年一样,各种突如其来,各种人生触动。

幸好,在她的出生上,一切还算是顺风顺水,按部就班。

依靠

这段日子,中年危机、中年焦虑是朋友圈的热门话题。

张爱玲的那段老话,时不时被人引用:

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人到中年,初为人父,多被一个人依靠,照着张爱玲的思路,焦虑是要升级的。

不过,相比张爱玲这样的矫情,我反而更喜欢蜘蛛侠中的那句名句: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当然,这句话前后若是颠倒一下,更合我意。

是的,责任越大,能力越大

不是被迫,而是主动选择,是心量和气量的提升。

所以,张撄宁,既来之则安之。

撄宁

几个月前,就开始想给她取什么名字。

毕竟,这是继十多年前我给自己取了「张翼轸」这个笔名之后,又一次严肃的取名任务。

当时的计划,是等她出生后,排一下八字命盘,看看五行的缺失,再用姓名笔画来调配下。

不过,九、十月里的某天,偶然看到「撄宁」二字,就心中一动,立刻决定将其作为她的名字了。

撄宁,出自《庄子·大宗师》:

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撄宁者,撄而后成者也。

用常见的白话解释,撄宁指的是:不受外界事物的纷扰,而后保持心境的宁静

这是一个人心纷乱的时代。

比收入,比房子,比工作,甚至连每天的微信运动走路步数都要攀比。

朋友圈这样一个怪物,更是让这样的攀比变得越发轻易,无时不刻都存在。

是的,物质正在不断发达,但是我们的心却更乱。

正因此,只希望她能做一个不假外物,不被外界「撄」所扰,只问内心要「」的人。

但求自在。

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撄宁,应该会是个好名字。

虽然,这两个字不够直白。

所以如果有一天她问起撄宁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或许我会降格告诉她,先做一个「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吧。

对于我这样,受过复旦四年熏陶的人,这句「民间校训」是深深刻在脑海中的。

当然,2011年杨玉良校长,更是给这句「民间校训」来了官方版的定义:

所谓「自由」,是思想与学术、甚至生活观念,能在无边的时空中恣意游走;「无用」,则是对身边现实功利的有意疏离

无用,不是没用。

蔡康永在一篇专栏中曾经写过这样的文字:

「这有什么用?」几乎是我们这个岛上,最受欢迎的一个问题。每个人都好像上好发条的娃娃,你只要拍他的后脑一下,他就理直气壮地问:「这有什么用?」……我们渐渐确认「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其实都没有什么用」,人生,并不是拿来用的。

不到一个月前,我的高中同学KK君,因病过世。

这是我们一众高中同学里面,第一个离世的。

在我们的印象中,KK君是从来第一名的学霸,是开心果,无忧无虑的大孩子。但是他这次的离开,看了些同学的回忆,才发现他大学毕业赴美留学的那些年里面,他过得也许并不那么快乐。

据说,KK君在一家500强药企做研发科学家,但是又觉得生活无趣;想读商科,但又不愿意中断绿卡;一辈子最大的兴趣是做喜剧演员,但也不可能真去好莱坞试水。

想想这样的KK君,自己还是有点庆幸。

虽然我这样英语学渣考不出GRE只能在国内呆着,虽然我天性懒散,不愿意去企业拼个前程。所以,常青藤与我无缘,500强或者BAT与我无缘,巨富身家与我无缘。

但是至少这么多年,我一直可以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将自己的爱好与工作合为一体。从没有一天,我需要为这些外物所累,「使我不得开心颜」。

虽然或许「无用」,但却是「自由」的。

freedom like a bird

年幼的时候,我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

我学过一个晚上的国画;我学过半年的围棋;我学过三年的电子琴;我学过两年多的航模。

当然,这些最终都一事无成,甚至连相关的知识都早早的还给了老师,除了「学过」的记忆,什么都不剩下了。

幸运的是,我的父母也从来没问过「这有什么用」。

每次我对某样东西感兴趣的时候,他们都会想尽办法的支持。

1994年的时候,我对电脑感兴趣了。

总算,这次总算有点小成。幸而,电脑在这个时代,变得很是有用了。

能够做一个「无用的人」,要感谢我的父母给我的宽松环境。

而如今,这种环境,也希望能传承给她。

也希望她能乐于做一个「无用的灵魂」。

进而,自由并自在,像陈升唱的那样: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你好,张撄宁。

愿你此生,能如你名。



首页 - EarlETF投资视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