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给亲妈移植骨髓前,男友让我先给他生个娃”

来源 | 苏希西(bysunxixi)

作者 | 苏希西


>>>01<<<

梁灿是在21岁那年想要甩掉初恋男友攀高枝的。

赵小江算是梁灿的初恋,他们谈了3年,从梁灿高中毕业后来到这繁华的大上海来打工,作为同乡兼师傅的赵小江就一直对她呵护备至。

梁灿是表姐领来上海的,赵和表姐是同一村庄一墙之隔的邻居,本来表姐对赵小江有那么一点意思,可赵小江看到梁灿的第一眼就此沦陷,从此鞍前马后,殷勤似火。

梁灿是个心眼剔透的姑娘,虽然对赵小江不反感,可也不能朝表姐眼皮里揉沙子,于是总躲着赵。

两人像耗子躲猫,一个穷追不舍一个慌不择路,直到有一天表姐又气又笑地找到她,“灿灿,你到底喜不喜欢赵小江?”

梁灿头摇得像拨浪鼓。

“其实,赵小江从来没有承诺过我什么,他是外貌协会的,一直喜欢漂亮姑娘,就算没有你,他和我也不可能,所以你要喜欢他,不妨处处看,不用顾忌我……”

厂子里对赵小江有好感的姑娘没有上百也有几十,赵个头高,人长得精神,技术好会来事,是老板眼里的红人,被提拔为车间主任后薪水也跟着翻番,这个三百多人的制衣厂最少有一小半打工妹对他心动。

后来表姐死了心,和一个车工谈起恋爱,赵小江的追求态势愈发猛烈,数月之后,梁灿终于缴械投降。

两人好了近三年,近期赵小江开始频繁对她旁敲侧击。

无非是家里的新房盖好,只等新人入住啦,或者他妈打电话又来催婚啦,再不就是羡慕同乡的某某已经在备孕二胎啦……

梁灿不想那么早结婚,她才21,如果当初没有撕掉那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她现在还是一名大三在读的学生,什么基础都没有,怎么结婚生孩子?

她想多学点技术,多攒点钱,以后不论是回乡创业还是继续打工生涯,总得有点经济基础,有能力妥善安排下一代,才好考虑繁衍大计吧。

赵小江表示不解,看着她的目光哀怨惆怅。

>>>02<<<


数天之后,梁灿火急火燎来找他,“我妈病了,我要休年假回家去看她。”

时值腊月,厂子是淡季,加上马上过年,赵小江立马主动请缨,也请了年假陪她一起回乡。

到家才发现,梁灿妈病得真不轻,已经住到了重症监护室,医生确诊是重型再障,最好的治疗方法是骨髓移植。

梁灿听闻这个消息和姐姐抱头痛哭,两人争着要给母亲做配型,最后梁灿抢赢了,姐姐才刚生了一对双胞胎,生产的时候大出血,她不忍心看姐姐再遭这个罪。

配型结果出来,她和母亲高度适配。

接下来,就是手术费用的问题了。

医生说最好准备二十多万,以备不时之需,当然,农村合作医疗是可以报销部分比例的,预计自费的项目约在十多万。

梁灿这三年倒是存了些钱,可是半年前她把所有积蓄拿出来给母亲翻修了房子,原先的厢房四处漏水,已经实在无法住人。

父亲早逝,姐姐上大学又几乎掏空了这个家,身体一向孱弱的母亲替人缝补衣服赚点辛苦钱糊口。

姐姐大三那年梁灿也考上大学,可她没法说服自己去上学,这个家一贫如洗,她不能看着母亲整宿整宿不睡觉,就着昏黄的灯光在缝纫机前哒哒哒忙碌。

姐姐得知她撕碎了录取通知书,决意要去上海打工的时候抱着她哭了一夜,那种歉意那种疼惜那种绝望与无助,清清楚楚通过姐姐紧如桎梏的臂膀传递给她。

从那一刻起,她就下定决心,总有一天,她要赚很多很多钱,要昂首挺胸地活着,不让贫穷再肆无忌惮地啃噬自己和家人的灵魂。

可是,她终究还是失败了。

一个月薪五千的打工妹,吃穿用度省到不能再省,三年过去了,她几乎没添置过几件衣物,上班下班穿的都是工装,唯一奢侈的花费就是报考夜大,购买学习资料。

她们老板娘的一个包,顶她不吃不喝挣两年。

这二十万的手术费在有钱人眼里不值一提,可在梁灿姐妹眼里,无异于大山压顶。

梁灿知道姐姐也没钱,她和姐夫都是刚上班没几年的小学老师,夫妻都是农村出来的苦孩子,收入一般,负担又重,才刚贷款买了房,又添了一对嗷嗷待哺的双胞胎,上哪里凑这么多钱呢?

>>>03<<<


梁灿不得已,向赵小江提出帮忙请求。

赵小江说自己所有钱都交给妈妈保管,要回家跟家人商量。

梁灿惴惴不安地等他的回话。

她知道赵的手里应该是小有积蓄的。

赵小江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梁灿刚到上海,他就被提拔为车间主任,月月收入过万,只是不知,他的钱愿不愿意借给自己应急。

梁灿想好了,只要他帮自己度过这个难关,母亲一做完手术,她就跟他打证结婚。

事实证明,梁灿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赵小江次日来到医院,吭吭哧哧地说可以帮忙,但自己家人有个条件。

梁灿按捺住喜悦的心情,娇羞地问是什么条件。

她大致可以猜得出来,无非是要她早日嫁给他,赵小江明里暗里催婚已经不止一两年了。

果然,赵小江说,我妈让我们早点成亲……

梁灿还没来得及点头,赵小江又说,我妈还说,你家是姊妹两个,所以手术费我们只能借给你一半,剩下的,得让你姐想办法。

梁灿听了,虽然觉得有点不舒服,但这话也没大毛病,能筹一半是一半吧,遂也点头答应。

没想到还没完。

赵小江又说,我妈还说了,我们必须先领证,后拿钱,还有,还有……

梁灿性子急,追问道,“还有什么……”

“还有,我妈不同意你捐献骨髓,你还没生孩子,听说捐了骨髓就会大伤元气,以后怀孕可能会影响胎儿发育,反正你姐已经有儿有女,我妈建议最好还是让她捐……”

梁灿听完彻底无语,“你有没有一点医学常识,捐骨髓跟献血差不了多少,怎么会影响怀孕生孩子呢?”

赵小江坚持,“既然不影响,那就让你姐捐呗,你妈把全部积蓄供你姐读书了,她捐点骨髓不是理所应当吗?”

两人正在僵持不下,梁曼推门走了进来,“小赵说的在理,你还没结婚生孩子,不管有没有影响总归慎重点好,还是让我来捐吧。”

梁灿看着姐姐惨白的脸色湿了眼睛,“姐……”

>>>04<<<


梁曼最终还是没能做配型。

因为医生说她产后贫血得厉害,不适合做骨髓移植捐献者,连配型也不给做。

梁灿急得央求赵小江,我保证不会影响身体,等手术完成后我就辞职在家养好身体做备孕……

赵小江嘴唇嗫嚅着,不说行也不说不行,最后还是小江妈出马,把话说囫囵了。

赵家人的意思,可以出十万元手术费,但梁灿必须先给他家生个孩子,生完孩子再说捐献骨髓的事。

梁灿彻底被这家人的逻辑打败,“生孩子又不是爬树掏鸟蛋,立等可取,光孕期就得整整十个月,且不说我有没有那个心情,我妈妈的病情可能都等不了那么久。”

小江妈不以为然,我们村子里那个谁谁谁,头胎小孩得了白血病,马上生二胎取脐带血给老大治病,两个孩子都恢复得挺好的,这生孩子还要什么心情,我看你是压根不想给你妈治病!

梁灿气得怒血上脸,连身子都颤抖起来,面对小江妈的颐指气使,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表姐悄悄送来两万元,“这是我自己存的一点私房钱,先给你拿去救救急,千万别让我家那位知道。”

其他亲戚也杂七杂八凑了小三万,再加上自己手头的几千,以及梁曼从各方渠道借来的五万,正好还差十万元。

梁灿万分痛苦地去求赵小江,一再承诺手术结束后就辞职保养备孕,可赵家长辈毫不松口,小江本人也是躲躲闪闪,语焉不详。

最后,梁曼卖了自己刚买一年的新房,凑够了手术费用。

梁灿拿着那些钱眼泪扑簌簌掉落,“姐,你的新房刚入住就转手,你婆家人能同意吗?”

梁曼强笑道,“以后不用再管其他人的想法了,我跟小武,已经离婚了……”

梁灿妈的手术刚排好期,赵小江挎着一个黑色皮包进了病房。

他把十沓红艳艳的票子整整齐齐码在床头柜上,语气带着刻意的逢迎与讨好,“灿灿,我说服家人,给你把钱取出来了,如果不够,你吭气,我还有。”

梁灿把那些钱统统扫进皮包,然后塞到他怀中,“谢谢,不用。”

赵小江红了眼睛,“灿灿,我知道我妈之前是有点过分,可要不是你之前死活不答应结婚,更不愿意跟我生孩子,我家人也不至于紧张到这种地步……你有空就学习学习学习,我真的害怕自己hold不住你这样的女孩……灿灿,你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承认自己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

梁灿冷笑一声,站起身把赵小江连同他怀里的皮包一起狠狠推搡了出去,“你说的没错,你的确hold不住我这样的女人,走好不送!”

房门紧贴着他的鼻尖被大力摔上。

梁灿背靠着门,抱着头无声无息地蹲下去,泪流满面。

赵小江,他永不会明白,像她这样的女人既然愿意跟他上床,心底便是认定了他这个人。

可他到底把她当了什么?

十万块,想要买断她的一生做他们家的生育机器吗?

她宁肯去卖,也不会选择如此苟且!

>>>05<<<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梁灿妈术后从ICU慢慢转入普通病房,然后出院。

医生说由于是亲属供髓,匹配性较高,效果也出乎意料的好。

出院后继续服用抗排异药物,大约每月两千元,后期会逐渐减量。

梁灿在家休养了半年,重新返回到上海上班。

她是熟练技术工,老板求之不得,一去就给安排带教新人。

某日厂庆,老板邀请了诸多合作方一起出席这个仪式。

负责迎宾的是12个身体高挑,模样出众的礼仪小姐,她们刚在后台换好旗袍,上完妆,梁灿搀扶着一位面容痛苦,呻吟不断的姑娘一瘸一拐地走进来。

原来是上卫生间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伤了脚踝。

司仪上前一看,这位礼仪小姐脚踝肿得像面包,别说迎宾了,就连站也站不住。

客人马上就要到了,再去调遣别的人也来不及,这可怎么办?

正当老板急得要跳脚的时候,司仪一把将蹲在地上为小姐冰敷的梁灿拽了起来,你,站直啰!

梁灿疑惑地看着司仪,慢慢挺直了背脊,她高、白、瘦,站姿挺拔,长长的颈子活像白天鹅,长发在脑后挽成精致的丸子,乍一看,特别像是年轻的唐嫣。

“你,换上她的旗袍,顶替她的站位。”

“我?”梁灿有点不敢置信,“我能行吗?”

“没什么难的,你赶快换好衣服,我给你讲一下待会儿的动作——”

厂庆完满结束,梁灿表现完美,现场几乎没有一人发觉,这些训练良久的礼仪小姐中的一位,是临时顶替的B角。

老板龙颜大悦,给她发了一个大红包,并钦点她调离流水工作线,主要负责办公室接待工作。

三个月后,老板秦茂龙在饭局之后揽了她的腰。

她回眸一笑,老板,你醉了。

秦茂龙几乎把半个身体的重量压在她身上,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脸色酡红,“跟你说多少遍了,没人的时候叫我龙哥,还有,我,我没醉,没醉……”

伸手扳过她的脸,撅起嘴要亲。

梁灿身体几乎侧出九十度,手脚并用,又推又搡,还是没逃出秦茂龙酒气熏人的一张大嘴,被吧唧在脸蛋上亲了一口。

司机站在车旁,视若无睹,拉开车门。

秦茂龙把着车门死活不上,一手拽着梁灿的腕子,嘴里胡乱地嚷嚷着,“开房!我要和你,开房!”

梁灿脸色尴尬不已,只好低声征询司机的意见,“怎么办?”

司机不置可否,秦茂龙则大着舌头,食指在两人面前轮流戳来指去,“谁,谁敢不同意,我明天,明天就开了谁……”

两人只好扶着他,进了最近的酒店,开好房间,把他搀到房门口,梁灿刷开房门,闪到一边,“老板,那你好好休息——”准备开溜。

秦茂龙即使醉酒依然力大无比,伸手把梁灿拉进自己怀中,梁灿拼命挣扎,一手把着房门,一手伸向司机,口中呼救连连。

司机当然置若罔闻,看着秦茂龙将梁灿拽进门后,小心地替两人关好房门,在门把手上挂了一块“请勿打扰”的牌子。

由于篇幅有限,请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苏希西的公众号,在她后台回复“6”查看全文,结局出人意料,非常精彩

大家好,今天给大家推荐我的好朋友苏希西,她是一名儿科医生,因为爱好写作,去年伊始开通了同名公众号“苏希西”,此后如同一匹横冲直撞的黑马,很快席卷各大公众平台,创下全网上亿的阅读量

很多认识苏希西的人都说,她是一个情商很高,无论长相还是相处都令人如沐春风的女人,但是更令我欣赏的却是她惊人的写作才华。

从小身负重疾的她(先天性心脏病),性格顽强,几经辍学后,硬是从西北边陲山区考上全省top1重点大学,在校期间横扫奖学金,毕业后签约省城知名医院,如愿成为一名儿科医生。

根据她的亲身经历所写的文章《我为什么要拼命爬出底层社会?》(点击蓝字即可阅读),一经推出,就引爆全网,平台转载达3000余次,影视改编权被数位制片人同时争抢,同名电影于2019年即将上映,连我都有点小羡慕。

她笔下的诸多故事被读者誉为“催泪炸弹”,以下蓝色字体,点击即可阅读:

以身饲虎

长鱼鳃的少女(全文)

一个健身教练的复仇之路

神医张良凯的救赎与被救赎(全文)

老公弟弟小他19岁,越长大我的疑心也越多

在苏希西的身上,有种野性勃勃的生命力,就像永远跟着明朗走的向阳花,灿烂,明媚,永不服输。

希西说了,如果你去她家做客,不论风再大雨再猛,她也会去接你的。还在等什么,赶快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她吧,记得在她公号后台回复6,查看全文噢。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


首页 - 剑圣喵大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