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茶屋荐书】《我就要让这世界香》| 莫忘喝茶的初心


《我就要让这世界香》

许玉莲



作    者:[马]许玉莲

出 版 社:中华书局

出版时间:2015年1月


作者简介

许玉莲,茶道评论作家,马来西亚紫藤文化企业集团茶艺学习中心主任,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系客座副教授、茶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分校中文学会、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文学会、吉隆坡慈济大学社会教育推广中心、中华独立中学、循人独立中学与尊孔独立中学的茶艺顾问马来西亚茶道研究会会长。著作:《约会中国茶》、《喝茶慢》、《茶人的第三隻眼》、《茶铎八音-茶文化复兴之声》、《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现代茶思想》网站主笔。中国《海峡茶道》月刊专栏作者。



编者按

茶香潜伏舌尖,亦深埋心头。《我就要让这世界香》中记录的茶几乎都是经过时间珍藏的茶:普洱茶、六堡茶、熟火乌龙茶,次之是红茶,再次之是绿茶、白茶、白毫乌龙等,作者对泡茶、奉茶、享用茶的过程所接触到的茶性、茶法、茶境……都娓娓道来,希望能把茶爱得清清楚楚,品得明明白白。

精彩书评

许玉莲:不可忘了喝茶的初心

什么叫做“纯”喝茶?你可能暂时无法理解什么是“纯”,但你一定见识过什么是“不纯”。许玉莲无奈的口吻中不乏责备之意,她开始一件件“数落”起来:最先,人们只在茶道中加入了音乐、香道、花艺,然后大家又觉得泡茶的人应该要赏心悦目,于是穿上了古装,越来越多身材标准的美女代替了真正的茶人,再后来,人们似乎还觉得不够,以为茶要装在古董中品茗才显得有文化。现在呢,许多茶道表演要选在风景优美的地方,要有桃花,有流水,要有蓝天白云……“当茶道沦为表演,只能是‘肥’了摄影师,讨不得一杯好茶。这是人们对茶道艺术的误区,却让真正的茶人不自信了。”


 

从许玉莲的叙述中,我们能大致了解到,现代茶文化是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在台湾陆续开起的茶艺馆,再传播到北京等内陆地区,再发散流传至东南亚等国家。茶文化复兴从1980年算起已经三十多年,对于如今的现状,许玉莲有些气闷,“假如茶道成了被人们利用于展现自我的东西,那真正的茶庄迟早全要关门。”


要奉茶的人,不需要穿着戏服成为焦点,想悠然舒心地喝茶的人,也无需因古琴之声徒增情感,旧器古物对茶来说是一件“空虚”的器物,对泡茶并无好处。“有些观念与时俱进并没有什么不好,唐代陆羽、宋代陆游在当时都是走在时代前头、提出茶道创见的人,并不是一直跟着前人的步伐而已。”



她介绍,近十年来,纯茶道的观念被提出,希望茶道不要再依赖其他艺术项目撑门面。近五年来,又提出了茶道艺术、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茶汤作品欣赏会的概念。许玉莲称,茶汤才是茶道的灵魂,要把茶泡好,需要与茶深交,逐渐发现茶质与茶叶用量、泡茶水温、浸泡时间之间的关系,水质对茶汤的影响,甚至发现茶汤直接接触到各种泡茶器、茶海与茶杯的质地更会影响茶。“我们在泡茶时严阵以待水温的高低,斤斤计较一克两克茶叶的多寡,分秒必争于浸泡的时间,尽可能找出种种不伤害、又可引发茶性的方法。”如此泡茶难吗?许玉莲说这也不难,爱茶与坚持足矣。而奉茶也需要集中精力,心、眼、手的精神与感情需要同步在同一个地方,尝茶要深呼吸,品味茶香,把茶含在口中咀嚼一番再咽下,如此才能真正品尝到茶。


许玉莲作为马来西亚的茶人,在一些国际性大型茶道交流活动中经常碰到一个令她十分头疼的问题,她经常被要求穿着代表马来西亚的娘惹式芭迪印花服装参加活动。在她看来,那种有薄纱透视效果、无法遮蔽大面积身体的服装实在不利于泡茶,她希望有一天,不论是中国、英国、日本、韩国还是马来西亚,大家都只专注茶汤,都可不穿“戏服”泡茶。




鸣谢:来源于网络,旨在于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在此表示感谢!


小贴士

注意了!注意了!

每周二【茶屋荐书】的书籍,在元泰红茶图书馆或线上【元泰商城】,均能买到!随书还获赠2018年版元泰《中国红茶产区分布图》海报。


喜欢的话,就快快下单吧!

点击“阅读原文”,可直接进入元泰商城




首页 - 元泰茶生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