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马东:路见不平一声吼,该撒手时就撒手

01-23 19:55 首页 新世相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532 篇文章 




昨晚在微博上,看到了《奇葩说》辩手马薇薇的一则演讲。


一上来,她先是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经历:


5 岁的时候,想做公交车售票员,结果后来公交车都改无人售票了;


上中学的时候,想做作家,结果发现大学并没有作家系;


高考的时候,为了喜欢的男生填报了中山大学,可最后也没能真正开花结果。


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20 岁的时候,别去想象 30 岁的生活。


或迟或早,我们都会来到这个人生分界点:突然意识到自己设计的成长路径,和真实生活没法兼容。


这是一个丧气的时刻。轻者会嘟囔一句“生活不好玩”,重者则会有缴械投降彻底躺倒的冲动。


可如果在意识到真实生活里没有心想事成之后,还是想前进,该怎么做呢?


《奇葩说》的当家人马东,在这方面是很好的表率。


他给出的策略是:学着过一种流动的生活。




大半个月前,我们完成 17 年的半年回访。有不少读者都提到:当时觉得天要塌下来的事,半年后回头去看,好像也算不上什么。


读者@刘雪 半年前刚刚经历了自己淘宝店的失败,全部积蓄都花光了,又不敢和家里说;而现在她虽然不开店了,但有了一份稳定工作,老板刚好是她从前的顾客;


读者@Julian 半年前刚刚因为情伤离开上海搬到武汉,对于那里的一切都无法适应;半年之后,她已经和小区门口热干面店的老板混的很熟,偶尔会帮着照看他家的小狗。


对这件事,马东曾经拿过“刻舟求剑”作比喻。



每当遭遇生活意外,由于瞬间遭受到的冲击极大,很容易误以为以后的日子就都是这样了。


但生活还是比你我想象得长。


每当觉得快要被生活压垮了,多提醒自己:不要看船,去看河。




流动生活的另一面是:要争强,别好胜。


这两个词常被摆在一起,但其实意思完全不同:争强的意思是,我要把事情做到更好;好胜的意思是,我要在和人的比较中占到上风。


在变幻莫测的生活里,争强让人不断获得重生,好胜则常常把人困住。


第一季《奇葩说》播出时,马东已经 46 岁了。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他第三次“人生归零”。


“我的人生好多次归零,我26岁从澳洲回到中国,归零;从湖南台回到北京,归零;然后离开中央台,我又归零。我喜欢这种感觉。”


坚持和忍耐虽然只有一线之隔,但我们大都有能力分清两者。


怕的是你自己自我催眠,硬要把忍耐说成是坚持。


该撤的时候,还是要撤。



如果想在过上流动人生的同时,保持情绪的稳定,很重要的一点是:不对好事发生怀有太大奢望。


马东很明白这一点。就像他在《十三邀》上曾说的,“我的底色就是悲凉”。



在《奇葩说》和对他的个人访谈中,也能反复听到马东表达这个观点:这个世界是不会变好的。


某种程度上说,不仅世界不会变好,每个人都是注定要失败的:人生像跳高,总会碰到一个档,怎么也跳不过去。


但反过来说,失败前的那一个档,就是我们所拥有的东西。


犯错因此变得不再可怕。




去年的《奇葩大会》上,张泉灵曾经说,“你知道年轻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吗?尽管我们此时不如意,但是我们还有机会。”


这种机会,大概就是为自己做决定的可能性。


为自己做决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吗?当然不是。但这世上本就没有常胜将军。


为自己做决定就不会走弯路吗?当然不可能。但人不能总靠研究分析过日子。不去自己经历一遍,什么都不会明白。


为自己做决定能实现什么?能过上一种无愧我心的日子,能让自己渺小的生命闪闪发光。


马东在《奇葩说》的第一季就曾经说,“还是像我这样,活在刀锋上的人才有意思”。



祝你也有勇气,把人生活在刀锋上。




马东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中,因为对信念的坚守,收获了一种不平凡的人生。


不是人生赢家的那种不平凡,而是充实有劲儿度过自己的一生。


正如国际高端家电品牌卡萨帝十年如一日的品牌坚守和超越,也成就了不凡的高端品质。


2018 年,高端家电品牌卡萨帝提出了“卡萨帝人生,为爱不凡”的理念。



他们邀请到马东,拍摄了一支主题短片:




别轻易向自己妥协,别被已经取得的成绩困住。


愿你我在这渺小的生命里,不停闪光。




晚祷时刻:


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德勒曾经说:生而为人,就永远有别的生活方式。


你正渴望的生活方式是什么?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世相"


倡导有物质基础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顾见识与审美

也许长,但必定值得耐心阅读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的自媒体组织"文艺连萌"发起者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首页 - 新世相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