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写给雾霾北京的最后一封情书

01-07 00:07 首页 新世相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291 篇文章



Sayings:


这16个人,有的已经离开,有的正在,有的已经决定。他们只是因为雾霾离开北京的人中很小一部分。而离开的人,在所有人中又只占很少一部分。


在联系每个人之前,本来以为这会是一些坚决逃离的故事,后来发现不是。他们在北京住了4年、11年、32年……甚至生长在这里,也准备老死在这里。在这里有梦想,有生活,有前途,有朋友,有爱情。想离开而离开了是好事,不想离开而离开了,更显出必须离开这件事的残酷。


我随便摘几句他们故事里的话吧:


“在去往火车站准备离开的出租车上,才发觉北京还是挺美的。”

“离开决定不难,最难的是之前的20年,那么多人情事,就好像写在墙上的脸。”

“原本北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想终老的城市。”


“我留了北京的车牌作为曾经的纪念。”


“某天北京天气特别好,工作顺利,有新入账和新恋情,就觉得北京未来就是世界的中心,再坚持一下,就能和它一起到巅峰了。”


可以说这是关于雾霾的故事,这是关于生存选择的故事。但我觉得这也是他们的北京往事。有几个故事读的人难受,对一些人来说,因为雾霾离开北京,就像被迫跟恋人分手。像一封写给这座城市最后的情书。





1、“我走的时间是9月底,北京最美的季节”

@三色|28岁,互联网产品经理

2014年9月离京,现居厦门


在北京生活近3年,不曾想这么快离开。


2012年冬天开始接触雾霾这个词,以为冬天过去就不再出现。后来发现四季常在。记得2012年春天还有过一次沙尘暴,初到北京觉得格外新鲜,一阵黄沙飞来我“哇”完了一嘴沙。后来再也不见沙尘暴。


有次等红绿灯,看着四周灰黄色半透明的空气,以及阳光射不穿只变成一圈光晕的灰色天空,觉得匪夷所思又绝望。那时雾霾持续了5天未散,觉得生活已经没有什么事开心得起来。


第一次冒出离开北京的念头是第三次因为重雾霾而发烧时。休病假躺在床上,突然想到这不是生活。这里没有生活。


一直到最后很不舍地提出离职,才算正式决定,考虑了两个月,怕遗憾或后悔。说实话挺难的,空气偶尔好转,内心的坚决会被拉扯,会有侥幸作祟;总在想值不值,这样大费周章地折腾生活,毕竟行动的人很少,生活一样能过下去。


个人非常热爱北京,文化土壤、前沿思潮、包容的环境,以及与个人发展正相关的行业环境。北京于我是个发光的城市,而我在和它融合得很顺利的过程中需要强行抽离,这是最难的部分。


问过一个比我早一步离开的朋友,离开时什么感觉。答曰,在去往火车站准备离开的出租车上,才发觉北京还是挺美的。那一刻有点迟疑。我走的时间是9月底,北京最美的季节。


因为是厦大毕业后去的北京,又是福建人,如一个朋友所言,相对于其他人,我在城市选择上有较好的退路。算是吧。


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离京的代价可能比其他行业更甚。除了行业环境的舍弃,还有文化环境。本人爱看话剧,现在孟京辉只能在去北京出差或游玩时看了。与舍弃相对的,得到了一口正常的空气,和一份处在正常生活环境中的心安。


离开后数次想回京,次次用查询PM2.5的结果拉住自己。


如果有一天北京治霾成功了,我会回来。时刻期盼。



2、它们存在过,不光写在墙上还刻在人心里”

@萬|36岁,广告行业

来北京20年,打算离京


我16岁来北京,20年了。住过军都镇、和平里、安慧里、大黄庄、虎坊桥、储户营、角门、枣园、百子湾、青年路。此后若干年,经常和身边朋友戏称自己是城八区活地图,下岗可以开出租去,自信比同代很多土生胡同串子更熟悉、也更爱这城市。


我是很南的南方人,高考时所有的志愿都填的北京。对北京的感情太多了,归结两个字,“凛冽”。1998年我对北京的最初记忆是昌平的冬天,走出宿舍的那一口哈气,搓着手心,有太多新鲜事等着你去经历。它们真的酷,不矫情,牛逼就是牛逼,没有各种阴谋论或商业利益。


对雾霾有认知是看《穹顶之下》,末世科普。最初就觉得“都歹死”——但当时是半开玩笑的,后来开始认真,害怕了。


每天口罩是必备的,让公司淘宝团购大批量分发,上周添了台8K多的净化器在家,因为之前一台已经没什么明显作用了。最早可能都有个误会,卧槽口罩好贵啊还要日更。一年多后变成觉得超市买的口罩能靠谱么,还是来专业的吧。


冒出离京的念头因为孩子的咳嗽和幼儿园的停课,2016年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时间孩子都只能窝在家里,钱全白交了哈哈哈,相信这点为人父母的都觉得特别傻逼。


开始觉得口罩不贵的时候,就很想走了,个人原因一直没能离开,短期也脱不了身,但确定了两年目标,上个月也已回南方置业。


此刻,在能见度10米的窗子望出去,我确定之后三年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离开这里。别再抱有任何幻想,别被任何资源诱惑,有能力没能力,都先离开。


不怕后悔,但心疼北京,真心疼。


离开已经确定,决定不难,难在想通那一刻之前。最难的是之前的20年,那么多人情事,就好像写在墙上的脸,它们不再存在。但它们存在过,不光写在墙上还刻在人心。



3、我对死亡的恐惧,超过对不能出人头地的恐惧

@王嫣芸|25岁,编剧/编导

来京7年,2016年10月离京,现居昆明


18岁到北京上大学,7年。从没想过离开北京,所有的朋友都在北京。


2014年左右对雾霾有认知,最初是戴口罩。为了无死角消灭雾霾买过4台空气净化器,每台5000左右。每半年换一次滤芯,刚看淘宝记录,滤芯一共花了3000多元。


2016年12月去欧洲玩了一圈回来,遇上北京连续雾霾小半个月,一直没有开窗户也不怎么出门,焦虑症和抑郁症同时发作,12月31号去看了心理医生才有所缓和。


第一次冒出离开北京的念头是2016年10月28日,那天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当时就很害怕,害怕自己还呆在北京会生出个畸形儿或者什么不明生物,就赶紧跑了。做这个决定不难,虽然大部分事业伙伴都在北京,事业也在上升期。但我对死亡的恐惧,超过恐惧不能出人头地。


几乎没有准备,我是28日决定走当天就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北京的房子也没退,家具也没搬,甚至还有刚从农场定的土鸡蛋在冰箱里。跟生化危机逃难一样走了,准备过年时北京没人工厂不开,再回去收拾。


代价主要是金钱和朋友上的。北京的房子刚刚续租,交了半年5万的房租,没住上2个月就跑了,还有1万押金在房东那,估计也不会退了。在昆明开始建立新的生活开销也很大。


昆明空气不错,偶有雾霾,指数基本不会过百。有很多时间很开心出去晒太阳,走一圈,大口呼吸,有一天居然在夜里跑起来了,这是我在北京不敢做的事。




4、我留了北京的车牌作为曾经的纪念

@笑笑妈|35岁,市场推广

2014年4月离京,现居海口


在北京10年。一度打算一直留在北京。


第一次冒出离开北京的念头是2012年11月份北京雾霾最重的那天。当时我把想离开北京的想法和爱人沟通了,爱人以长久发展、安逸生活等有利条件安抚了我。从2012年想走,到真正决定走,花了一年多。


2013年冬天,孩子3岁多,到航空医院看病,一屋子差不多大小的孩子,都是上呼吸道问题。我们家孩子最终确诊急性支气管炎,雾化治疗。我问其它做雾化孩子的父母,才发现开的药、患的病大同小异。孩子咳嗽生病了好久,冬天有暖气时,家里空气净化器成天工作,减少了孩子出去玩的时间。看孩子如此,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也没有太大能耐了,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让孩子生活在蓝天下。


做这个决定很难,当时的一切生活条件、工作环境都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相处的人和事都是一份份美好的感情。最难最难的还是心理建设。曾用一张纸,把留在北京的优势和劣势一一列在上面,后来发现,列举了再多优势都抵不过“我没有办法给孩子看到一片蓝天”这个劣势。


现在居住在海南海口市,蓝天是常态,更多是艳阳高照。常常想这个夏天怎么熬过去啊,晒死人了,别人冬至在吃饺子,我们在晒太阳;别人圣诞在玩雪,我们在穿大裤衩。生活节奏慢了很多,住的地方能听到鸟儿叫,走路1.5公里就到了海边。每天中午能睡一个幸福的小午觉。再也不用戴着口罩行走在城市里了。海口的雾霾排名在我们来的这段日子都是全国倒数。


离开自己房子的那一刻有过“不舍”。离开后,北京的纷纷扰扰都与我们无关,有意思的是,北京房子涨价时,我就会被好多朋友@说“卖早了”;雾霾来时,又会被@说“卖得对”。


如果有一天北京治霾成功了,我也不会回来。家人在哪,哪就是家。我留了北京的车牌作为曾经的纪念。



5、“向往的小区裹在雾霾里,当时就想,它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内谷|24岁,编剧

来京6年,马上去昆明


来北京6年。职业考虑,中国其实除了北京没有别的地方更适合编剧。


14年感受到雾霾,刚开始只觉得华北怎么都是灰色的,以为这就是北方的冬天。买了一台工业用空气净化器摆客厅,一台家用摆卧室,一台车载,无数口罩,近期准备假装门窗密封条。


有次雾霾天,我和老公从宜家开车回家(那时没装车载净化),俩人说着话,开始上气不接下气,眼前发黑,心脏很疼,胸闷,靠边停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经过三元桥,一抬头,发现那些高楼全被裹在里面。其中有一小区,有落地窗,间距大,我曾经跟老公开玩笑说要是很有钱就一定买这。但那时就想,它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去年年初的一次旅行,冲动购物买了昆明的房子,刚开始不上心。北京有霾,我就跑去昆明装修,越装越舍不得那里的阳光、空气、水,还有低物价,到现在过去正好一年。买房时,老公和他父母大吵一架,父母完全不理解,今年已经不需要了。劝过家人,结果他们仍然觉得北京再怎么样都是北京。     


昆明四季如春,夏天凉爽,食物辛辣爽口,物价奇低。古代被贬出京城,赶到小地方做官,只能饮酒作诗的文人什么感觉,大概能体会。


如果要好好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其实没法彻底离开北京,只能不断取舍。有时明知道自己再努力可以更好,但也会想,万一命没了呢?我觉得20来岁,不是因为加班而是因为环境,考虑生命健康这个事,非常讽刺。



6、“盲目下决定是很不负责任的”

@愤怒的薛大爷|30岁,私企员工

在京30年,打算离京


我在北京生活了30年25岁以前我认为北京会是我从生到死的地方。


我喜欢的北京中,车很少,人也很少,过年有年味,庙会不用安检。


2014年10月,我认为雾霾只是偶发现象,开始关注空气质量,百度PM是什么,PM2.5有什么危害,老牌的发展大国当初是怎么解决雾霾问题的。买过空气净化器和口罩,大概1万。


对雾霾最深刻的印象有两次。2014年10月底醒来的早晨,看不清楚对面的楼,浓厚的雾霾我以为自己在黄山。还有2015年11月1日从菲律宾回国,接下来将近1个月,我没有见到太阳。


身边有人离开北京,很少。我很羡慕。我计划去东南亚一带,菲律宾的养老签证、马来西亚的第二家园,去瓦努哈图跟斐济的这种地方开超市。


盲目下决定是很不负责任的,最难的部分是父母是否可以顺利接受我的思维,这种看起来背井离乡的生活方式,他们会同意,会融入吗?



7、“特别特别想留北京,被雾霾赶走好讽刺哦”

@迪迪哒哒|23岁,大学生

北京在读,打算毕业离开


我是学生,来北京四年半。高考时一心来北京,一心想留北京。所有志愿都填的北京。


我是喜欢北京的。直接,干脆。有时出租车碾过正午时分的京城,放眼望去,恭王府边的天空恰如数百年前湛蓝。梦想更是直接的,让你觉得十二三岁时最喜欢使用的“梦想”、“人生”等大词真的实实在在在靠近。


可因为雾霾,今年买了300多的口罩了。也不是啥贵口罩,便利店那种。寝室朋友忍不了了决定买个空气净化器,然而寝室限电[微笑]


以前说雾霾严重还会调侃,现在遇到调侃雾霾的会觉得对方有问题。我和男朋友戴着口罩走在北京的路上,他想跟我说话被我制止了。雾霾天,别出声。室内再说话。


我最近真的无比想离开北京,在雾霾天咳嗽的时候,在胡同里根本看不见路的时候,在刷微博看见铺天盖地的雾霾消息,主流媒体却没有报道的时候,都非常想离开。雾霾真是一点一点消磨掉我对北京的喜爱。权衡过后还是觉得命比较重要,大于我爱的北京的一切。


唯一代价是自己曾为了留在北京做的努力应该全没有了。不过还好我年轻,还有时间。


如果有一天北京治霾成功了,我会回来。和男朋友也有四十多再来的打算。不过是后话。想当初自己高考时非北京不来,特别特别想留北京,现在被雾霾赶走了好讽刺哦。



8、“没有一刻后悔过”

@Ryan Zhao |34岁 ,中加教育咨询业务公司创始人

2015年离京,现居加拿大


我在北京生活了32年。出生上学工作都在北京,从未想过离开。


2011年,看到美使馆空气质量数据后,做了些调查,发现雾霾对呼吸系统有损伤,对小孩非常不好。开始隐隐惶恐。买口罩,空气净化器(2011年就买了第一台),带孩子出逃旅游(三亚、日本、泰国45天)。花了十万左右。


2012年12月底,孩子一岁,有次雾霾非常严重,本想带孩子出门晒太阳,但看不见太阳,最后只能开着净化器呆在家。想到未来家人孩子的生活都要这么过,开始思考是不是要离开。


基于全家人的健康,做这个决定只花了一周。但很艰难,需要放弃很多。亲戚朋友都在北京,圈子与事业也是苦心经营起来的,相当于要把自己的根拔起,完全移植到陌生环境,从头再来。


由于申请移民要较高的雅思成绩,一年半里,除了工作,除了吃饭时陪陪老婆孩子,其余时间我都在闭关学英语。断绝了所有社交活动,有一次拒绝了朋友的邀约电话,他们来到楼下喊,依旧忍住了没有下去。最后,经过7次雅思考试,成绩从5.5提高到7.5。


然后安抚亲人跟朋友,毕竟感情那么深。为了筹集更多资金开始新生活,北京的住房也卖掉了。


2015年10月25日,来到加拿大多伦多。这里空气很好,又习惯了蓝天白云,湿度合适。孩子已经进入公立学校上学,适应得很快,并且很喜欢这里的生活,身体健康,很少咳嗽了。我有了很多朋友,自己也开始创业,业务就是中加教育相关,很多朋友主动来咨询,想让孩子们逃离。


到现在没有一刻后悔过,尤其最近看了雾霾的刷屏,感觉空气质量比几年前甚至有所恶化,很为国内的家人朋友担心。



9、“原本北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想终老的城市”

@lazycalm|32岁,创意策划

来京14年,打算去某国


来北京14年。原本北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想终老的城市,现在不知道了。


我最喜欢北京的夜,夜空好像比任何地方都要深远。其实回想起大学,04年左右,北京的冬天已经出现严重的"视觉障碍",以为是雾,但南方家乡的雾从没有那么重的气味。


买过两台空气净化器,在日本买过很多口罩以及清肺药品,花了2万块吧。今天在亚马逊狂找评分最高的日本口罩,都断货了。短短几个小时内,淘宝上的价格从单只80多涨到130再涨到159,胆战心惊地犹如当年陪母亲住院,医生拿着可以报销的普通药物,和不能报销的进口药物,问你:“要哪种”。你当然选最好的那种啊!即使没钱,可没命了更没得选。


不好意思地说,我2016年9月花20多万买了一辆车,当时最大的想法就是等到暖气季节雾霾起来时,我就可以开自己的车,而不用在马路边等待吸霾了。


因为雾霾离开北京,我很支持。走了,就走了吧,想回来,随时回来。别搞得跟壮士断腕一样就行。 雾霾不是我决定离开或回来的关键性原因,因为雾霾而产生的连锁反应会影响我的去留。


做决定不难,做计划才难,最难的是钱。我想去某国,那边投资经营门槛很低,可能开一家自己的小公司,一边赚钱一边进修。直到拿绿卡。


“不想走”的原因也都很简单,某天北京天气特别好,工作顺利,有新入账和新恋情,就觉得北京未来就是世界的中心,再坚持一下,就能和它一起到巅峰了。



10、“求婚那天,女朋友要我承诺结婚后回深圳”

@陈旭|35岁,寻路记创始人

2014年3月离京,现居深圳


在北京11年。有打算长期留在北京。


2011年,微博上潘石屹测试空气质量以及美领馆的数据引发了一轮大讨论,当时并没有太在意。2012年冬天,有一次深夜去机场接人,那时预警机制还没建立,能见度不足5米,汽车龟速行驶在路上,真的像冷酷仙境和世界尽头。主要是户外活动减少。我是一个热爱户外的人,这对我影响很大。


受当时女朋友的影响,她是从深圳来北京工作,每次重度雾霾她都会生一场病。她经常向我描述各种深圳的好。


2012年底,求婚,那天女朋友要我承诺结婚后回深圳。坦白讲真正下定决心走还是很难的,我俩都处于职业上升期,在北京都有很多不错的机会,而去深圳则要重新开始。更重要的是,我在北京有很多特别好的朋友,每次他们说不要走,我俩都会犹豫一下。最后下定决心,还是因为我们用了一个理由说服了自己,就是未来不能让孩子生活在北京那种环境里。


其实挺像以前美国人从东部搬到西部,只不过人家是去寻找新机会,我们是被迫逃离。


30岁之后换城市风险蛮高的,你等于小规模移了一次民。其实这个问题,有孩子的人跟没孩子的人,认知差别还挺大的,有孩子的人会对雾霾更敏感一些。


深圳的空气自然比北京好多了,偶尔会有雾霾。离开代价挺大,积累了10多年的人际交往圈,多年的好朋友,职业发展机会。而这一切是因为环境、户口这种理由。当然,从人生来看,这次清零,相当于重新激发了自己。


我不认为会有很多人因为雾霾离开北京,且不说北京有中国最好的教育和医疗资源,无论是工作机会和生活便利度,北京在中国都是无法替代的。这种没有更多选择的选择也挺悲哀的。


等孩子大了,可能不等治霾成功就回去了。人生最黄金的10年,可能一辈子都无法逃开这个城市。对于治霾我还是比较乐观的,这么强势的政府,一定可以治理好雾霾。目前只不过很多事情和情绪在社交媒体上被扩大了。



11、“婆婆决定留守北京”

@童菲|26岁,媒体广告人

2016年9月离京,现居安徽


在北京生活了5年。先生是北京人,原计划是定居北京。


对于雾霾的认知2012年,看着乌黑的天空,感觉难道这是传言的世界末日要来临了吗,只是戴上了普通的口罩。


有一次,经历了几天雾霾后,呼吸系统崩溃,哮喘爆发并伴随满脸过敏。2015年11月第一次发出所谓雾霾橙色预警,第一次想要彻底离开这个鬼地方。


正式做出决定在2016年9月,花了近一年。挺难,因为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家里的老人都还在这里。和婆婆沟通离开北京的事情,婆婆决定留守北京。


我们是在9月份离开北京的,现在生活在安徽铜陵,绿化很好,紧邻九华山和黄山,起码我们又敢大口呼吸了。


舍弃了更好的发展和北京的繁华,我得到健康,不觉得这些算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果治霾成功,真正的成功,我们一定会再回来,北京还是我们的家。



12、做这个决定实在太难了,到现在我都觉得损失很大”

@王大唯|32岁,金融行业

2014年离京,现居上海


我在北京生活11年。曾打算一直留北京。


雾霾的认知是从2011年,一开始就觉得是吸毒气。当时买了空气净化器,几百块钱,不是很好的。


11年我小孩出生的当天,8月9、10号吧,雾霾超级严重。然后是2013年,我觉得2013年全年都在雾霾。年底在石家庄出差,上午十点半,朝阳看着像夕阳,残阳如血。我觉得污染指数肯定超过一千!当时我觉得北方的雾霾是无解的。所以下定决心离开北京。


有几次,晚上睡觉我都能观察到小孩尽管睡着了,但呼吸都挺用力的。空气不好时,白天就不让小孩出去玩了。我觉得他不应该受这些苦。


正式做决定花了一年吧。做这个决定实在太难了,到现在我都觉得损失很大。经济上的损失很大,健康上的另说。


因为拖家带口,要涉及找工作,涉及居住环境,涉及小孩儿由谁来带,还有上幼儿园、上学,事情非常非常多。在北京有户口在外地没户口,在北京有房在外地没房,都是大问题。


新到的城市是未知的。一个人还好,但我已有了家庭,有老婆孩子。习惯于稳定的生活一段时间后,对于陌生的地方大家都会有恐惧,有不可预知的困难。


现在上海天气还是非常好的,我满意。气候舒服。而且上海污染指数最严重时,比如说150,在北京可能只敢报80、90,我感觉北京公布的污染指数有问题,没真报,打个七八折。我的身体能感受到。


在新城市适应的初期后悔过。换工作,我损失了好几个月的年终奖,好几万。我老婆当时四个月没找到新工作。加起来损失了十几万。那时候稍微有点后悔。现在不后悔了。



13、诶原来哮喘是可以后天得的啊…

@易典|26岁,美妆博主x职业化妆师

2015年11月离京,现居杭州与法国


生活了近6年。完全撤离是2015年11月。


以前家里养了两只小猫是一对兄妹,猫咪都在地上爬啊,经常打喷嚏,又是异国短毛猫,鼻子那里黑乎乎的,眼睛也经常感染需要擦药,对猫咪我挺玻璃心的,见不得这样下去。其实那时自己和猫差不多,每天都是洗鼻子洗眼睛否则很不舒服。


直到发现自己健康的呼吸道忽然被医生判断得了哮喘,当时满头问号....真的有点动摇了。


除了哮喘、鼻炎还有很严重的皮肤过敏,满脸的闭合性粉刺,鼻腔有疼痛感。最后正式搬家。最难的部分就是离开我相处多年的朋友们,搬家前一周十几个人在家里聚会,人走了之后跑回房间大哭。


现在由于家人的关系居住地一直在杭州和巴黎间切换。其实杭州雾霾也蛮厉害,虽然不敌北京。可身体状况真的天翻地覆,哮喘后来就发作过两次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自己喝假酒作的)。鼻炎已经感觉不到,非常偶尔才发作,皮肤过敏更是无迹可寻,今年都没买什么护肤品折腾自己了。起痘啊闭口还有红血丝几乎彻底拜拜咯。连换到杭州就已经有这样的改善,我就不说跟巴黎那种可以大肆呼吸的自由感了免得被怼。


衷心希望留在北京的朋友们照顾好自己的健康,哎。



14、“周末打篮球不再担心影响身体了”

@黄先生|30岁,互联网创业

2016年4月离京,现居广州


在北京生活5年。留下和离开之间不断摇摆,也曾打算一直留在北京。


大约2013年,我做媒体,写热点评论,当时留意到什么、公众关心什么,我们就写什么。翻查记录,2013年之前用的是“PM2.5”、“空气颗粒杀手”做标题;2013年1月份后就用“雾霾”了。尽管做媒体,我没能先知先觉。


最初雾霾天好比下雨天,就是单纯的不爽;霾转晴,好比阴转晴那种简单的畅快。看了报道后,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是自然现象,或许是本能,会想雾霾究竟对身体有没有影响。

  

其实很长时间里,我一直单身,除了工作,我没有在北京非要坚守下来的理由。所以,难的不是决定,难的是找到你离开北京后想要的生活。当然,有一段小插曲,我在北京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离开时,最难就是感情羁绊吧。

 

这一刻广州236,重度污染。估计广州很少有雾霾天吧,虽然大家已意识到是雾霾了,可极少人戴口罩。我比较喜欢运动,譬如打篮球,回来后周末打篮球不怎么担心对身体的影响,这是最简单的变化,但足够让我觉得值得。

 

代价比较大,放弃工作和人脉。离开时算是国内一线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管理层,职业稳步上升,薪水+股票都还可观 ,很多人都不解我的选择。广州的互联网机会比较少,但比较宜居。房价、空气、饮食等等,再说我广东人,本来就喜欢广州。


没有后悔,但有遗憾。再坚持一下,等工作和财务积累更厚的资本再南下,或许更好些吧。



15、“一大片灰黄色霾飘过来,两分钟就到跟前了,当时特别绝望”

@Tina|28,独立品牌创始

来京22年,打算离开


6岁来北京,22年了。


我喜欢小时候的北京,天很蓝,炫目的蓝。昼夜温差很大,街上车不太多,夏天很热很热的时候,一站到树荫下就凉快了。虽然也有沙尘暴吧,吹一吹就过去了,大多数时候天气很好。喜欢北京的四季分明,最喜欢秋天,我中学有一棵巨大的据说有两百多年的银杏树,一刮风树叶就落满操场,特别浪漫。


从小熟悉沙尘暴,雾霾大概是11年、12年开始有感觉,我应该属于很早就对雾霾警惕的那一部分人。最深的记忆就发生在上周,我在CBD某栋高楼上,旁边人在看窗外,我凑过去,就看见了之前网络上流传视频里的景象。天本来是蓝色的,天边一大片灰黄色的霾飘过来,像海啸一样,大概两分钟就飘到跟前了,对面的楼瞬间不见。当时感觉特别绝望。


本来打算去成都,是老家,还看了房子,结果雾霾不比北京轻,放弃了。目前考虑上海或深圳,甚至想过搬去清迈,但也要考虑男朋友的工作发展,还在纠结。


我觉得做决定不难,但代价不小。北京是从小长大的地方,朋友、社会关系都在这里,父母也在。最难的部分应该是个人发展,自己的创业品牌刚刚起步,换地方影响很大。



16、我搭2017年第一天的飞机离开了北京”

@碎宝|35岁,品牌咨询与设计

2017年初离京,现居大理


在北京生活了近8年。想过一直留,本希望躲进郊区,密云、延庆、怀柔的山水间。


2010年前后开始关注雾霾。当时在网易探索频道工作,负责报道科学和环境问题。最开始就明白雾霾的恶劣性,知道不会立刻有身体上的危害,但数年之后,这些都是心脑血管和呼吸系统癌症发病的主要原因之一。


关于雾霾最深的记忆是:看到从地铁出来的一对年轻情侣,为彼此戴上3M口罩。


2016年10月,北京空气最差的一段,忽然想离开。我去了丽江和大理,确定了大理,并在11月底快速地租下一年的房子。


离开北京有些难,从没想过这么早离开一座热闹的城市,离开这么多奋斗并热血的地方。最难割舍的部分是一部分是事业,一部分是文化艺术生活。


我是2017年新年第一天的飞机。现住在大理古城靠近大理学院的地方。从抵达就开始陆续下雨,今天终于放晴了。生活节奏比北京慢很多,拜自由工作所赐,可自主支配时间。准备增加运动量,恢复健身和慢跑,增加更多个人学习。


很多人知道我离开跟我讲好羡慕、也想走之类的话,结果就是大家互相呵呵一笑。我想留在北京的朋友,一定有自己追求的事情无法放下。






晚祷时刻:

你舍不得什么?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世相"


倡导有物质基础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顾见识与审美

也许长,但必定值得耐心阅读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的自媒体组织"文艺连萌"发起者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首页 - 新世相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