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你有资格认命吗

01-11 23:59 首页 新世相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295 篇文章




看了罗玉凤在微信公号里写的一篇文章,名字叫《求祝福,求鼓励》。文章里讲了她穷困的少年和家庭,讲她怎样暂时接受了的平常、无望的生活,以及她此后为了摆脱这种生活所做的事情。她在这篇文章里说,自己拼命钻营、制造话题,甚至制造不堪,理由只有一个:只是不想认命。


她说过很多激烈的话,备受争议和嘲笑,其中有些话我很反感,这个“不想认命”的理由,并不能辩解她的那些行为。但这句话很残酷,她提出的问题可能不容易回答:如果我们出路非常窄,而那条路很脏,我们走不走?


我成长过程中,见过很多认命的人。出身穷困,从出生,到成长,从读书,到工作,从婚姻,到生育,自小没有任何机会,也没有任何幸运,努力一下,如果能博得“还不错”的生活,有饭吃,衣服不破,拿得到薪水,有一处虽然远但可以居住的房子,就已经是很好的结果。


一个什么条件都很差的孩子,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让自己认命的理由实在太多了。而不认命的理由却很少。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也并没有遭遇什么巨大的不公,让他们不得不认命的,是看起来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突破的无形但具体的束缚。


就是因为知道这些故事,认识这些人,并且知道他们在很多可以认命的时候的反抗,我一直明白,我是一个没有资格认命的人。我面对的处境不够坏。



表面上看,这是个鼓励人超越、做梦的时代。而现实是,大多数人对“梦想”的容忍度并不高。那些脱离现实条件追求更好生活的人,很容易遭到嘲笑。并且,“现实条件”和“理想生活”之间的落差越大,嘲笑声越响亮。


当年的罗玉凤是个很典型的例子。诗人余秀华刚刚出名的时候,也被这样看待。她残疾,贫穷,普通,但她却要追求比大多数人都浪漫、都高雅的生活。当时人们的反应,一度让我有些灰心,因为很多人都在嘲笑,为她觉得尴尬。


没有人想过,如果她们不这样追求,她们要过的是什么生活——以及,谁会愿意过那种生活。


“认命”是悲哀的,但人类似乎越来越能承受悲哀。一个人终于选择了“认”,终于认清了现实,磨平了棱角。坚持不认命看起来有些可笑。尤其是那些拼尽全力去改变却又失败的故事,往往会强化又强化了这种“不要不认命”的观点。


一个人如果不抗争,就只能过容易获得的生活。一个人满足于自己的生活,这很好,不需要被责备。然而,很多人容易获得的,却是自己根本不愿意过的生活。


认命是这样一件事:我期待更好的,但我不可能得到,于是我放弃了追求的权利。从一个人决定开始认命时,他的目光开始向下看。这样的生活,很难称之为满足,更多充斥着失落。


这样的生活真的会容易吗?




“认命”当然是一种解决方式,对一些人来说,甚至是唯一解决方式。必须要承认,对于没那么幸运、条件没那么好的人,认命的理由太多,不认命的理由太少。就像《银魂》里那句经典台词:“我们这种人光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生来就没有太多筹码的人,每输一次都会深刻体会到代价之沉重。条件好些的人,因为多了一些退路,会在每一次失败中看到一些经验以及新的可能性,通过更多的尝试让不认命逐渐成为自己选择的宿命。无力承担代价的人,更容易因为失败看清人生的界限。对于后者,认命从来不是个选择,只有必须要走的人生。


因此,我总是对不幸运也不认命的人多些体谅。如果一个人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风险,却又孤注一掷走下去,这不仅仅是勇敢,还有一种对于更好生活的渴求。


这类人的迷人之处在于,他们总是看起来很坚定,那是经过很多次孤立无援,有过很多困惑和怀疑之后,锻炼出来的坚定。




那些不认命的人让我们觉得,在我们还有能力不认命的时候先选择妥协,是应该感到羞耻的。她们为了得到同样的生活,要付出十倍的代价。


新世相的一位读者,是个慢性病患者。他说,自己同无望的生活对抗了十年之久。因为患上确实无法改变的慢性病,她逐渐发现一些在其他人眼中对抗无望的东西,其实都是可以改变的。比如饮食习惯、身材甚至是心态。她形容自己现在的生活“在对抗中活得快乐,很久没有发病或是症状减轻,都会觉得自己变好了一点点。”


我曾经看到朋友引用了一位叫做李诞的作家的话:“我人生可以说是一帆风顺,没经历过什么挫折,我活得这么丧,基本上是全靠自己的想象力。”


相比那些经历过真正的艰难的人来说,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没有资格认命的。很多我们所认为的辛苦,都还不足以作为认命的借口。


题图来自:Maia-Flore




晚祷时刻: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世相"


倡导有物质基础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顾见识与审美

也许长,但必定值得耐心阅读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的自媒体组织"文艺连萌"发起者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首页 - 新世相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