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不要叫我们二次元,我们就是青年文化 | 2017中国文娱产业峰会

12-24 23:08 首页 三声



2017年12月8日,由《三声》(ID:tosansheng)主办的“文艺复兴-2017第二届中国文娱产业峰会”在北京举行。若森数字创始人、董事长张轶弢等6位平台和内容公司负责人,共同讨论了动漫二次元市场的新变化和新趋势。



以下是三声(ID:tosansheng)对该论坛对话内容的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主持人:郑兰 博派资本创始人

嘉宾:罗泽波 快看漫画合伙人

张轶弢  若森数字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药军  雄孩子传媒创始人、CEO

王世勇 两点十分创始人、CEO 

沈浩 翻翻动漫创始人、董事长

徐博  分子互动创始人、CEO


郑兰:我分成几个小组,我们总共是六位嘉宾,我们分两个部分,一部分讲条漫,一部分讲动漫。 


张总、药总和王总你们三位,因为在做内容,我们知道整个行业非常不容易,所以给你们三个留到后面讲故事。前面我们有一些问题,每个人不一样。


我本身从小非常喜欢动漫和打游戏,长大后做了投资。我说一个亲身经历,我从2011年开始,就一直在看这个领域。同时我也是一个超级漫画爱好者,之前跟不少的日本、美国的漫画家去聊天、学习。我发现当我跟他们去聊作品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人,哪怕他已经将近50岁了,还是亲历亲为,跟你聊作品时非常开心,在那一刹那可以看到他眼睛里有光,在他那看到生命的活力。


相反回到国内之后,我们看了很多项目公司,也接触过很多从业者,对比非常明显的是,个人的成就还没有达到那种高度,但是架子先上去了。


所以问一下翻翻动漫的沈总,你们在做事情上比较有执念,我本身也是集英社的粉丝,您能不能切身的真实的跟大家聊一聊,第一,翻翻动漫这么多年来的发展有一些经历,另一个,对比一下日本的整个动漫市场和中国最大的差异是哪里?


沈浩:翻翻动漫主要从事的,一个是引进优秀的海外的漫画作品;第二是培育最优质的国内原创作品;以及相关的漫画衍生出来的工作。


沈浩 翻翻动漫创始人、董事长

 

中日之间在漫画领域里,我觉得从一些小点可以切入进去:例如中国的新人漫画家跟日本的区别。之前比较明显的一个点,日本的新人漫画家往往是他肚子里有很多故事,他想讲故事,刚好会画画,就往漫画家这个方向走。国内大部分的是他很喜欢画画,同时也讲一些故事,这样往漫画家的方向走。


因为初始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所以结果就是国内的漫画可能跟日本比较优质的漫画相比,在内容上还是有一些差距。国漫在画风画质上已经达到非常高的水平,但在故事内容上,跟日漫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郑兰:第二点您觉得中国整个产业上有哪些是可以改进的?

    

沈浩:其实产业链本身在国内出现,也就三四年的时间,在此之前谈不上产业链,各自做各自的,漫画是漫画的,动画是动画,游戏是游戏。三四年前,随着IP这个词的出现,才产生了产业链的概念。这么短的时间,到现在其实产业链已经整体发展非常不错了。这是它好的一面。


另外我们也不得不看到,正因为发展时间比较短,所以产业链当中不管哪些环节,尤其是跟日韩相比,优质内容不管在数量和质量上可能会更少一点。


所以,这个产业链要做的更多的,尤其是像我们这样处于产业链前端的公司,可能需要更努力把前端的优质内容,在前端就把它打造出来。

    

郑兰:近年来传统漫画改编成偶像剧,是一个非常非常鲜明的趋势。十几年前有一部《流行花园》就很火,沈总您觉得在中国有可能复制这种模式吗?目前我们看还没有一部中国的漫画作品火到这种程度的?

    

沈浩:这是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就是漫画改编。我个人对于这种从漫画改编的趋势是非常看好的,充满信心的。三五年之内,我觉得应该会出现这一类的作品。只是现状来讲,我们现在漫画整体在质量、数量上还是不够的,我觉得现在有一个比较好的现象,动画产业跟其它行业有一个共同点,已经进入了内容为王的时代了。所以大家更注重内容,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所以我觉得,只要在内容方面更扎实地花一点功夫的话,这类作品我想肯定能出现。

    

郑兰:下一个问题想问快看的罗总,请你谈一下快看对于整个条漫市场,受众群体,包括快看的数据、用户画像,谈谈你们对整个行业的认识?

    

罗泽波:我们不只有条漫,像日本三大社最出名的那些世界性的漫画我们都有。当然现在目前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条漫部分。


罗泽波 快看漫画合伙人

 

目前我们DAU是1000万,MAU大概4000万,用户95后为主,女性比例比较大。整个呈现出来完全是新生代的女性,学生为主,初中生、高中生,还有部分大学生。


这个事情上我们跟传统的页漫用户不太一样,但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页漫用户。只是说因为条漫打破了次元壁,降低了到了普罗大众,一个邻家小妹妹也可以进来这个世界。


所以本质上条漫和页漫,不是一个非你即我的区别,而是大家对受众理解的区别。我们也会有页漫,而且很多页漫受众也会看条漫。但是如果让三次元的用户一下进入到黑白页漫的世界他可能进入不了,在第一块就把他赶出去了。

   

 郑兰:在“快看”上受欢迎的作品是什么题材?

    

罗泽波:目前是恋爱向的,少女恋爱向。

    

郑兰:还是很宽泛,比如说是霸道总裁范,还是平民类的?

    

罗泽波:目前最火的比如说《快把我哥带走》,是兄妹日常向的。还有轻科幻,还有《雪男》,讲的是400年前的冰雪王子来到现在跟女生谈恋爱的故事。所以整体来讲,爱情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

    

霸道总裁在我们付费的部分表现不错,但是我们的主推商品没有。

    

郑兰:这些受欢迎的作品将来会考虑到跨界的合作吗?

    

罗泽波:现在在做。前期原来纵贯线的总经理刚入职,我们过往有好几部作品都做过,但并不是我们自己出品,我们授权给业界我们认为比较靠谱的公司做,有好几部都在开发中。


比如说《快把我哥带走》,现在动画第一季已经出了在腾讯播,剧刚刚杀青没多久,电影是万达做,上周刚开机,另外还有几个项目。


接下来我们希望在影视项目的前期策划阶段,就更多参与进去,因为我们最了解这个群体的用户,以及内容的调性,所以我们希望接下来我们能出一些自己出品的影视作品,我们现在定了一个计划,三年内出两到三部靠谱的我们自己的作品。

    

郑兰:下一个问题问分子互动的徐总。分子互动最开始并不是具体做漫画的创作,应该是孵化的。你们在作品的准备筹备到推广到很受欢迎,我想知道你们整个的历程是怎样的?

    

徐博:我大概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比较特别,并不是传统的漫画公司,我们2012年成立,那个时候的核心业务是社交媒体传播。其实主要是在微博平台,服务客户做创意传播。


徐博 分子互动创始人、CEO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积累了非常多的如何判断一个创意内容的粉丝是不是喜欢,还有就是粉丝的所有习惯,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你又要去了解,不同的大V、IP、PGC的资源。


我们那个时候在微博平台,其实看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机会,包括像我们的《非人哉》是2015年8月份上线,那个时候条漫已经成为微博上比较重要的吸引流量的漫画形式。


所以在那个点上我们决定做IP,做内容。之所以选择了条漫,因为条漫就是由社交媒体产生的。因为我们不是做传统漫画的,所以其实我们做的时候,是围绕着我们认为的微博内容或者是网生原创内容应该组织的方式,所以我们组建了比较重的团队来做一部作品。包括主笔、编辑、色稿,甚至有知识编辑,这样其实是非常重的团队配备。


所以为了保证每个作品成功率,就会在之前从世界观的设定、商业化是不是便利、叙事模式是不是有利于在微博上传播,都花比较多的时间想清楚。上线之后,才是我们积累的运营、传播上的一些经验,做很多细节琐碎的工作支持这样的事情。

    

郑兰:你觉得中国条漫市场的发展,将来可能会有哪些玩法?

    

徐博:我本身不是特别在意区分条漫或者是传统漫画,因为我觉得不同的内容形态,像视频、真人领域都不断在推陈出新。我们的内容形态是根据媒介变化的,媒介是根据技术变化的。我觉得应该拥抱这种变化,同时会留下一些本质的东西是不变的,比如创作的本质、内容的本质,把那个东西留下来。

    

如果说这个新玩法,在我看来起码对《非人哉》我觉得它兼具故事IP和形象IP的属性。最近大家聊的比较多的概念就是知识消费,这可能是一种新玩法的方向,我理解它就是创造更好的消费场景。


因为IP具有这样的包容性,核心就是赋予内容以产品,还有就是赋予产品以内容。赋予内容以产品就是生产它的周边相应的东西。赋予产品以内容就是让它有联名款,有线下的比如说连锁快餐的主题店,有更不一样的消费场景。很难说这是特别新的玩法,但其实一直得有,比如说在日本或者是其它地方,以后我觉得频次和深度会更进一步。

    

郑兰:接下来的三位老总,在过去创业或者是创作作品的过程中,能不能让一个让你感触最深的故事。

    

张轶弢:我们2003年成立的,到现在十四五年了,整个历程就是一个大的故事。尤其是在中国做知识产权,更变态的是做动画动漫。


张轶弢 若森数字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行业包括资本一直认为若森是一家动画公司,但我们一直没正面承认过,因为我们整个团队的历史是做互联网的。所以我们整体的思维方式和运作企业的方式,是以互联网企业的方式。


2003年成立若森之初,我们的团队说得很清楚,一直到现在我们的标语也没变过,大概的意思是以成人动漫作为研发方向,以IT的优势作为竞争优势,以互联网的方式做品牌运营的平台型互联网公司。

   

2013年提到以成人动画作为研发方向,我们的团队都不理解,为什么不做中低幼的?我跟团队当时的解释是,中低幼的产品是以形象取胜,所谓形象,人活着永远会把最美好的东西普及化。比如说米老鼠、唐老鸭、蓝精灵,包括变形金刚,我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每年从国家广电总局审批的动画作品8000到12000部,但是大家真正能叫出来的,这么多年沉淀下来的,可能只有喜洋洋和熊出没,所以中低幼产品的核心,是他的形象。

    

每个艺术家在创作自己的形象的时候,都会认为自己是最牛逼的,但绝大部分是不靠谱的。所以我觉得做生意做买卖坚决不做低幼的,我觉得做中低幼的是艺术家做的事情。

当时我跟团队说,咱们换一个维度吧。2013年的时候,一个游戏会有一两分钟的CG动画,,好的CG动画可以带动好的游戏。我要做两三千分钟的,甚至体量更大的游戏宣传片,游戏一定挣钱。当时还没有细分到端游、页游、手游,包括现在有H5等等,我们那个年代统称就叫网络游戏,所以当时我就锁定了变现就是网络游戏。


第二,以成人动漫作为研发方向,其实我们做的是品牌。我当年跟团队说第二个产业是什么,电影,第三个电视剧。其实我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如果按照泛娱乐的名词来讲,若森数字就是一家泛娱乐公司,而且从2003年我们就把这个行业看得非常清楚了。

    

第二点IT的优势作为竞争优势,其实和做品牌是一个道理,是需要沉淀的,需要跨界的。就是中国人自己的动漫、CG特效的引擎研发。所谓的跨界是什么,是需要类似于清华大学懂编程的专家们,要让他们懂艺术,懂流程,视听语言。同时我要让中戏这些艺术家们懂技术。


光跨界花了将近两年,然后开始研发,从主板的CPU和显卡的GPU开始研发,用了将近六年,这家公司到2014年我们真金白银已经砸了将近三个亿了,反正挺难的。但我一直跟团队说,路只要对就不怕远。通过这么多的时间,把我们自己的引擎做出来,我们这种引擎做出来以后,它和和windows不太一样,亿万的用户可以帮它去升级,但是我们不行,我们做出来以后又不能对外,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硬着头皮几千万几千万的往里投,干什么呢,做片子。

    

其实换一个角度来讲,每一个品牌都是我引擎的实验片。如果你所谓的优势竞争力,只是你的idea,或者是市场,你会被无穷的被资本或者是竞争对手干掉,一定要有自己的技术攥到自己手里。

    

2007、20008年我就开始去嘎纳,去很多国际的影视节或者展去学习,2013年我和狮门全球主管发行的执行董事一起,我拿Ipad去演示我们一些截屏的功能,他在地中海边上沉默了两分钟,什么话都没说,挤出来一句话,中国人比犹太人牛逼。

    

郑兰:此处应有掌声。

    

张轶弢:我们要保质的情况下保量。拿数字对比一下,普通所谓的动画或者影视的GC公司,基本上15到20分钟是一集,加上片头片尾保证在20分钟左右,这个和日漫美漫,还有我们小时候看的动画连续剧是差不多的。


除我们以外的传统动画公司、或者是影视公司,他们要去制作的话大概是两百七八十人的团队,制作24到30个月,两年到两年半,可以满足周播半年。


而我们这边,第一质量我非常有信心,完全可以达到国际化的标准,我们70个人的团队,五天一集,生产成本比flash还低,这就是现在为什么老美真的是怕我们,非常怕我们。


从我们《画江湖之不良人》推出以后,niconico我们最早攀到过第二,而包括韩国、港澳台、新马泰,一直到今天只要我周播的剧在动漫榜上没有当过第二,看的都是中国人的,融入的都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药军:其实我是做影视的,我坐在这是因为我做了一个漫画改编的作品叫《镇魂街》。为什么做这个?

 

药军 雄孩子传媒创始人、CEO

 

其实是因为我们还想做一些更新的内容,在我里面并没有太多的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概念,只有不同内容。我希望我做的是更有想象力的内容,在漫画里很多特别有想象力的作品,所以我们会做漫画改编,而且会持续做。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看了很多漫画,也和包括快看等等在沟通,最终发现其实真正适合影视改编的作品,并不是特别多。


回到刚才徐总(徐博)说的,不同的媒体形态决定于内容本身,这样的一个内容可能适合这样的媒体形态。所以我们现在同时在和很多的漫画家在前期开始沟通,你想的是一个故事,大家可以讨论、商量调整,让它可能适合更多形态。


我们从影视的经验来给他们不同建议,在他的故事基础上来完善它,确保它从开始决定的时候,就也可以和比如有游戏经验的选手在前端共同探讨这个问题,这个故事的创意可能是你产生的也可能是我产生的,最终在源头端确保它有更广阔的适应力和生命力。


作为漫画改编影视的事情,明年已经有挺多的类似项目在路上。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未来挺大的一个趋势。


王世勇:感触最深的是,我个人也一把年纪了,公司也一把年纪了,我们公司现在十几年了。我个人2001年就入行,现在已经17年了,这个行业的起起伏伏是感受最深的。最早的时候活都活不下去,特别是2012年、2013年很多的老板跳楼,而且员工围攻让动漫公司发工资,瞬间到了2015年被称为IP的元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感触。

 

王世勇 两点十分创始人、CEO

 

所以你一定要清晰知道你什么时候该干什么样的事情,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就不行了。


我觉得一个好的公司要“一手艺术,一手商业”,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情。比如说我们最早做外包,做《熊出没》,后来我们就做漫画了,大家就不知道我们是动画公司,还是漫画公司。但是我觉得我们2014年该做这样的事情。后来因为消费升级,我们就做叫《江小白》的漫画,我觉得一个消费品它的生命力足够强,漫画的生命力也足够强,我们为什么不能结合在一起做。


现在资本在投二次元,在投内容,在做平台,我觉得还有低幼市场为什么没有看到?另外我觉得提供弹药的军火商很可能能够整合这个行业,也需要看到的,包括教育、软件开发,因为行业未来的趋势一定是像电影一样工业化。


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研发出更好的软件和工业化的流程,是不是应该获得更大的关注,所以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在这块。还有些公司现在正在研发IP,IP火了以后怎么办,很多二次元的投过IP,虽然投过IP,火了以后授权一次电影,一次游戏,一次衍生品,这个就下去了。


郑兰:最后每个人用不超过三句话来总结一下你此时此刻的心情,你可以让大家记住你,也可以打广告,任意不限。

 

郑兰 博派资本创始人

    

罗泽波:刚刚主持人提到了整个产业非常薄弱,因为我们上周公布我们这一轮的融资,融了两亿美金,我们接下来会推出全方位的刺激整个行业上游包括人才培养,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进入这个行业的比如说画手的保障,比如说社会保险,最基本的问题帮他们解决,这是接下来作为这个领域领军企业我们需要去做的一个事情。


张轶弢:经常跟我的团队说我们特有的三心二意的精神,跟大家分享一下吧,就是对作品要有匠心、恒心、良心,对粉丝要有“诚意和敬意”,这是我们若森特有的“三心二意”,跟大家分享。


药军:我想说动画和漫画的影视改编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就抱着做作品的心态,在这条路上持续走下去。


王世勇:我们公司名字叫两点十分,但是我们发布的所有作品没有一个是以这个名字拿出去的。因为我觉得两点十分这个平台是要成就下面的团队,所以我希望未来有机会跟在座的各位合作,互相成就。因为这个行业依靠一两家公司是做不出来的。


沈浩:现在已经是一个内容为王的时代,所以在接下来翻翻会更加专心、更加专注、更加专业的做好我们在漫画领域里的每一个板块,同时更快更好更多的引进或者是培育出优质的漫画内容谢谢大家。


徐博:既然是做文娱,我们就多开心一点,可以多看看我们的作品,看看《非人灾》,谢谢。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红色”嘻哈 曹国熊 | 笑果文化 | 吃鸡启示录 | 王冉 | 周航 | 谢力 | 李捷 | 韩志杰 | 蓝伟纶 | 马延琨 | 轻点漫画 喜马拉雅FM 快看漫画 | 美拍 迷你剧 郑兰 |  Lolita | 暴雪将至

首页 - 三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