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越科学,越神秘:占卜、星座、命理学和中国移动互联网

02-01 23:47 首页 三声


“不能太科学,不然就是看科学松鼠会了,又不能太‘迷信’,因为现在小孩都不相信这一套东西。” 如何把握好游走在科学与迷信边缘的尺度成为创业者们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作者|邵乐乐


大学时就被称为“巫婆”的王小梦(化名)会经常帮身边的同学朋友看星盘、聊塔罗。就是在和朋友吃饭的时候,王小梦接到了第一笔占星生意,她决定以此为起点做占星师。

 

王小梦事后查看,对于自己即将开始的新事业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点。2017年,她还算过鹿晗、关晓彤公布恋情的时间点,“那个时间点非常非常好,像是找人算过,非常有利于鹿晗在娱乐圈的发展”。

 

在西式的占星之外,东方卜卦也是她的专长之一,偶尔会有顾客过来问一卦,比如赌博能不能赢、合同能不能拿下来。

 

个人公号、微博和老客户的口碑推介,让王小梦可以依靠自己的理想职业活得不错。三年前,她还是一名计算机专业毕业、在国企从事技术工作的理科生。

 

除了通过伦敦占星学社的课程考核,王小梦还是isar国际职业占星师协会的会员。现在,她正在攻读国内某著名高校心理学的研究生,她更想将心理学和占星结合起来,以更加有效地疗愈客户。但她坚决拒绝洗脑、预测命运和贩卖灵器,“这是违反职业道德的”。

 

类似占星师的成批存在,只是占星等神秘学项目成规模发展的一个缩影。微博社交媒体平台、微信公号内容创业潮也催生出越来越多的垂直类App平台和占星师培训认证机构。

 

例如,已经分别积累了超过570万和880万粉丝的新浪微博大V蓝蓝占星、麦玲玲,专注运势预测的“口袋神婆”,风水命理自媒体神棍局,汇聚各类精通西方塔罗、星盘和东方周易、八字、手相等咨询师的平台蓝星漫、占心、灵机文化,以及为占星师提供isar授权的执业资质认证课的若道,还有垂直做桃花运势的“桃桃喜”、做解梦的“奇妙梦境”。


移动互联网和付费问答


创始于广州的灵机文化,通过垂直开发和快速迭代已经形成了一个超过200个App的产品矩阵。包括顺历、灵机妙算、易起问等产品在内,灵机文化形成了“科技产品、文化教育、文创生活、中医健康”四个平台版块的内容。

 

诸如修行者、麦玲玲2018狗年运程、河汉明紫薇斗数等在APP Store上面下载量靠前的付费运程类应用,也均由灵机文化开发。


灵机文化联合创始人冯剑荣


这明显是一个需求驱动的产品思维。灵机文化的联合创始人冯剑荣说,用户有什么需求,灵机文化就会开发什么样的产品来覆盖这一类需求用户。

 

发现这个创业契机并不难。不论是东方易学还是西方占星,一直以来都有坚实的民间信仰支撑。在冯剑荣记忆中,自己的爸妈每年都会买一本手撕黄历,这在广东的家乡是普遍现象。灵机文化的创始团队二次创业失败后在西藏看到朝圣者的时候,再次感受到宗教文化等传统信仰的市场空间。

 

此前,灵机文化创始团队和冯剑荣从2006年开始由无线市场研究的垂直媒体切入,依托wap站点做流量变现的广告生意。2008年,智能手机的迅速崛起让灵机文化创始团队的第二次创业项目跌入谷底。他们转而从产品层面出发,做包括易学在内的互联网产品。

 

顺历、灵机妙算、易起问和艾茸中医是灵机文化的核心品牌产品。除了基础的婚嫁生育等吉凶预测,如何更加扁平化地为用户提供日常行为决策是“顺历”不断迭代的核心逻辑,比如为年轻人提供什么时候去签合同、什么时候适合约会以及什么时候适合出游等更加符合现代生活的择吉场景。

 

在冯剑荣看来,“尽可能多做一点,都不想少做一点”的求安慰心态是这种行为的底层心理机制。

 

目前,灵机文化拥有近百人规模的产品和技术团队,这在同类行业已经算得上大规模的资源投入。灵机文化还邀请了历法等相关领域的专家保证资讯和测算的专业性。凭借这种发展策略,灵机文化很快成为早期“互联网+传统文化”的领军企业,仅主打黄历择吉的产品“顺历”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2000万用户,这是一个准超级APP的用户量级。

 

“我们其实也没做什么推广,顺历这种产品在市面上不超过10个,在这10个里面,能够花大团队做的,也就两三家,这其中有权威背书的可能就我们一家。”冯剑荣说道。

 

灵机文化还独家签约了包括麦玲玲、宋韶光在内的中港台100多名民俗文化界的KOL。除了规模庞大的运营团队,灵机文化还配套了十几个线下文化场馆的运营,形成了较为成熟的KOL运营机制。

 

以麦玲玲为例,灵机文化为其提供了包括自媒体、APP、H5应用等在内的粉丝运营服务,并统筹麦玲玲在内地的所有经纪业务。

 

因为流量可观,灵机文化依靠广告、电商和增值服务获取的收入一直保持不错的增长。

 

测测星座的创始人任永亮也同样借助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开始做星盘工具类App。2013年,已经做了两年星座网站的任永亮,发现在移动互联网上没有特别好的占星软件,于是开始做为占星师免费提供星盘、八字、紫薇等工具App,同时给普通用户提供更加精细化的星座测试。

 

“那个时候还是很乐观的,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入口。”任永亮说。

 

为此,测测配备了超过一半比例的程序员。任永亮毕业于国内某著名高校医学系,毕业后的他一直在IBM做基于数据提供医疗解决方案的工作。

 

测测星座APP


因为功能的大而全,测测的星盘工具得到了占星师和资深星座迷很高的认同。但是,作为一款免费的工具性软件,除了少量的用户增值付费,测测并没有更多的变现模式。相比拥有巨大流量的门户,因为使用频次和人群的有限性,独立的APP很难有可观的营收规模和用户人群。

 

2013年和2014年相继拿到种子和天使轮融资后,2017年7月,测测拿到了百合网的1920万A轮融资。

 

转机似乎与知识付费的风口有关。根据任永亮的介绍,基于分答模式的占星咨询服务自2016年年底上线后,现在每个月能够为测测带来数百万流水,占总营收的一半。现阶段“测测星座”注册用户200余万人,月活30万人,平台认证咨询师2万人左右,付费用户累计约10万人。

 

灵机文化也开发了被定义为全球首个东方智慧语音咨询平台的“易起问”,其产品形态类似于互联网神秘学版的“分答”,平台上聚集的上百个咨询师三分钟有偿回答用户一个问题。

易起问


大数据和AI“东风”


《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采访到的另一位占星师告诉我们,在将占星视为一门独立学科的英国,有的占星师会摒弃灵魂、能量等玄之又玄的标签,从统计学的角度来解释占星学。在他们看来,占星就是一套公式化的、经过统计学验证的、有巨大功效的学科。

 

中国的很多占星命理平台也同样强调了相同的观点。基于计算机庞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很多创业者认为自己能够提供更加准确、更加专业的占星命理服务。

 

“古代的历法专家通过浑天仪来计算,我们现在通过计算机尽可能把偏差减少。”冯剑荣介绍道,灵机文化的顺历遵循了最严谨的历法计算,所有的输出结果是灵机文化沿用乾隆皇帝统一皇家御用的传统择吉文化经典《钦定协纪辩方书》以及《玉匣记》,并把这一套东西互联网数据化。

 

他强调,灵机文化给自己设定的底线是——“超自然的东西一定不会做”。灵机文化所拥有平台提供的所有服务,都可以从《易经》等典籍查到,“迷信的核心在于用户失去理性去相信一个东西。但灵机文化提供的这些产品都是有根据的,不是瞎编的。”

 

冯剑荣说,成立十二年的灵机文化是一家典型的互联网公司,他们要借助互联网传播中华传统文化,通过互联网科技,围绕用户需求持续创新,以中华传统文化大数据算法为用户提供学习、咨询与服务平台。

 

灵机文化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基金,做AI技术相关的投资和战略升级。在创始团队的规划中,灵机文化要凭借现有的用户和数据,以传统文化为切口,开发一系列贴合用户日常生活和情感需求的产品。

 

“一切都还在摸索,我们要观察科技的进步,来判断灵机文化能够在未来做什么。”冯剑荣说。

 

占星平台蓝星漫的创始人黄俐涵,在创业初期就自己投入数千万元,搭建了一个性格基因数据库。黄俐涵把这个数据库看做类似华大基因的样本累积过程,“他们从市场上拿到两个不一样的样本,分析这两个样本得出相应的规律,以此类推总结出一百套规律,再把它应用到市场。蓝星漫的数据库也是同样的道理。”


蓝星漫创始人黄俐涵


 依托这个数据库,蓝星漫为众多平台或公众号创业者提供活动运营以及流量变现的工具。通过这个工具,用户只需付费9-20元,就可以获得一份星座数据分析报告。

 

但是,蓝星漫目前提供的智能卜卦结果明显还处于初级阶段。比如在蓝星漫的平台上花9.9块,输入出生日期等信息就可以得到一份脱单秘籍,给出的答案不是非常具象化,就像知乎用户对星座的评价一样:“今天阴间多云,部分地区会有阳光,时有阵风阵雨”——总是能准的。

 

如果用户需要更精确的咨询,黄俐涵说他们可以选择链接到蓝星漫的“星算”平台,这个平台上汇聚了近百名咨询师,提供从98元到298元等不同价位的咨询服务。

 

黄俐涵强调,目前蓝星漫正在对基因数据库进行迭代和智能优化,同时已经和多家人工智能公司深度合作服务娱乐、情感、金融、餐饮等行业。未来,蓝星漫会持续向研发团队和数据团队倾斜,基于数据精算和数据算法优化,并积极寻求与人工智能公司协商合作方案,以期完全通过算法和数据解决客户的需求。

 

“机器测算”和“星算”之外,蓝星漫还成立了“星座研习社”开设星座占星课程,包括代言人苏珊米勒和课程顾问星星王子在内的人都不同程度地参与到了这个占星学课程中。

 

苏珊米勒到访蓝星漫


在蓝星漫的平台上,占星服务发展成为一种基于概率统计学的情感解决方案和学习系统。

 

专注于解梦的创业项目奇妙梦境也同样建立了自己的梦境分析仪,用户可以简单描述自己的梦境,梦境分析仪会依据关键词自动给出最基础的分析。

 

奇妙梦境的创始人许瑶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梦境分析仪不仅仅只有“梦见蛇”、“梦见坠落”等单一的周公解梦套路,而是由几百名梦境分析师长达一年积累下来的案例形成的关键词数据库。

 

这个数据库现在仍在不断的累积过程中,一旦后台检测到用户输入了不能识别的梦境,立刻反馈给梦境分析师,后者迅速将解梦方案补充进去。如果用户需要更加详细和个性化的梦境分析服务,则需要人工付费咨询。

 

许瑶强调,奇妙梦境上的梦境分析师都拥有心理学的教育背景,解梦师会基于用户的个人基础信息和梦境描述进入潜意识层面的分析。这种以解梦为入口的小型心理治疗在奇妙梦境的平台上复购率超过了30%。

 

这种结合了周公解梦和心理学的梦境分析策略,被许瑶概括为:“一半科学,一半神秘”。“不能太科学,不然就是看科学松鼠会了,又不能太‘迷信’,因为现在小孩都不相信这一套东西了。”

 

创业三年多的许瑶在耳濡目染中也已经学会了初级的梦境分析原理,“比如,你梦到自己被追,这肯定是焦虑梦,如果这个场景中出现的是你的爱人,那应该是家庭生活引起了你的焦虑,我们的解梦师会给一些适当的建议,教你怎么去调节和爱人之间的关系。”


奇妙梦境创始人许瑶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很多用户都反映,现代占星命理学有了更高的准确率,尽管他们不清楚其中的缘由。

 

“这其实是个统计学的东西,积累的案例越多,命理结果就越准。”冯剑荣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命理师其实都有一套基于八字推演的计算方法,“比如风水罗盘它不能归到科学体系里,但确实是准的,这很奇妙。我相信这里面有自己的算法,只不过有的算法已经失传了。”

 

对于中国的部分命理创业者来说,被计算机化的统计学——大数据处理同样成为互联网神秘学试图撕掉迷信标签、扩大产能更高阶的技术依托。黄俐涵算过一笔账,如果没有大数据的支持,一个传统占星师解析一个星盘至少需要花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占星师一天连10个用户都覆盖不了的话,对于一个只有几百名占星师的平台来说,想象空间是有限的。

 

依靠机器算法提高服务效率、降低服务单价,同时配置1V1的高价咨询服务成为规模化的主要策略。比如,在桃桃喜平台上,你可以花50块让机器帮你算一下桃花运,也可以以2588元/每小时的单价购买咨询师的人工测算服务,还可以付费大几千元参加其创始团队开发的线下课程。

 

看起来,基于大数据处理的智能测算让占星命理拥有了规模化、标准化的可能。

 

这也引来了资本的密集入局。2016年,“口袋神婆”完成了千万元的A轮融资;2017年初,“奇妙梦境”获得了联想之星提供的数百万天使轮融资;7月,测测星座获得了百合网1920万A轮融资; 9月,“占心”获得了由量引资本领投的1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10月,“神棍局”拿到了原链资本的天使轮融资。


情感赛道和年轻人市场


至少在形势乐观的现在,这个看起来小众甚至有政策风险的创业仍然让很多投资机构心存顾虑。尤其在这个市场还没有出现标杆性公司的时候,“这个市场可能做不起来”,成为很多创业者寻找投资时要面对的质疑之一。

 

如何扩大这门生意的安全边界和受众人群,成为很多创业者需要反复权衡的平衡点。

 

“人类是一种叙事性的生物,通过将过去、现在和未来(以目标和期望的形式)编织在一起,来不断地解释自己的生活和自我。” 在《大西洋月刊》刊载的《占星学的新时代:为什么年轻人更加相信星座了?》中,其作者指出,压力和未来的不确定性是一种病,占星术看起来就像是完美的解药。

 

很多创业者坚持认为,占星卜卦解决的是一种深层的情感链接和一种深层的认知。占星师王小梦告诉我们,大部分找她咨询的客户都是因为在事业或感情上遭遇了低谷,“所以,大部分卦其实都是在告诉你现状是什么。这其实是一个疗愈别人、帮助别人的过程。”

 

从星座角度切入泛情感服务平台是测测星座的创始人任永亮在考虑的新增量。在他看来,市场体量扩大的关键在于如何进一步泛化星座爱好者人群,“从星座的角度切入,解决情感问题”则是人群扩大的可行路径。

 

“人为什么会对这些不确定的东西焦虑?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嘛。但如果占星师给你一套比较自洽的说法解释这个东西,这本身就起到一定的安慰作用。”任永亮强调,测测不提倡以预测为主的占星服务,核心逻辑是为用户解读事件为什么会发生,属于混合了精神分析的“心理占星”流派。

 

在中国的情感咨询逐渐成为刚需的环境下,相比于被严格界定于科学体系之外的神秘学,搭上情感赛道的占星学有了安全范围内更广阔的发展渠道。

 

任永亮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测测星座上70%的用户都源于情感问题尤其是恋爱困惑。任永亮也在考虑,是不是要把培训和教育做下去,“比如教人怎么去谈恋爱,怎么处理情感问题”。

 

根据任永亮的介绍,测测星座早期的对标公司为日本的Zappallas,后者为日本国内主要从事星座服务的上市公司,2012年的净利润就达到了1.25亿人民币。

 

现在,定位服务平台的测测星座会依托情感服务和AI走得更快、更先进。在任永亮的规划中,测测前期会依靠AI来提升情感问答的服务质量,提升服务质量。后续将推出AI的情感服务机器人,通过AI和用户的互动,来帮助用户找到思维盲点,解决各类情感问题。

 

许瑶则想把奇妙梦境做得更轻更泛更娱乐化。奇妙梦境搭建了一个类游戏化的梦境分析APP,进入APP的用户会被一头小鹿带着穿梭在各个梦境的世界,可以记录自己的梦、解析梦、探索别人的梦。


奇妙梦境APP中,用户可以将自己有关登山、努力追求的梦放在“独在高处”


奇妙梦境团队拿到了中国线圈画艺术家王云飞围绕梦境创作的一套线圈画,将其视觉化,以强化这种神秘感。相比视觉风格老旧的老黄历等应用,奇妙梦境的视觉设计因为神秘感和新颖感,迅速受到年轻人欢迎。在产品上线初期,奇妙梦境就得到了小米、魅族等安卓商店的轮番推荐,而分享视觉界面给奇妙梦境带来了近一半的用户。

 

也因此,对拥有心理学背景的解梦师做“话术的培训”和满意度的考核成为奇妙梦境的核心业务之一。要点在于教咨询师如何摆脱过于专业的心理学术语,让解梦话术更加符合年轻人的话语体系,同时提高产品的复购率。

 

受到年轻人的意外喜欢后,线下市集已经成为专注于解梦的奇妙梦境连接年轻人的新触手。自从线上开始做催眠解梦后,找奇妙梦境合作的线下市集越来越多,他们相继被邀去参加伍德吃托克等线下市集。现场催眠解梦以及卖解梦周边,奇妙梦境在这些年轻人为主的市集受到了追捧,“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一个亚文化小潮牌”。

 

在许瑶看来,以“相似的梦”圈起来的用户圈层社交也可能成为奇妙梦境打开年轻人社交的一个切入点。她开始有意识地将“奇妙梦境”打造成青年亚文化品牌,包括Knowyourself等在内的轻心理学内容的流行一定程度上给了她信心。

 

奇妙梦境更大的规划在于,他们要将古老的周公解梦与精神分析心理学、青年文化等融合在一起,做以“奇妙梦境”为核心的青年潮流文化品牌。目前他们正在开发带有VR黑科技的“清明梦眼罩”。

 

许瑶认为,这种品牌思路相比依托微博等平台生存的个人IP,拥有更大的商业想象空间,也是联想之星早期投资奇妙梦境的一个重要原因。

 

“万物皆心理学,其实用户不是说真的信或者不信,就像宗教一样,你需要有一个内心的信仰和寄托,不然就是痛苦,你要怎么活下去。”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百度与今日头条 乐视体育 钟丽芳 “疯投民工” | 二次元 豆瓣阅读  “黄国盛”  | 数字媒体 | 《前任3》 A站 | 腾讯视频音乐 | 纪录片 | 移动音频 | 网剧 |《大世界》| 区块链 | 林宁 | 直播问答 | 陈凯歌 | PG One | 跨年演讲 | 米未 | 龙丹妮 | 微博漫画 | 即兴喜剧 |《妖猫传》咪蒙专访 | 灿星 “红色"嘻哈 | 曹国熊 | 笑果文化 | 吃鸡启示录 | 王冉 | 周航 | 谢力 | 李捷 




首页 - 三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