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从《心理罪2》下架到告别陈升,2017将是某些内容最“困难”的一年

01-07 21:00 首页 三声


由于2017年执政党将举行五年中最重要的政治活动,对于部分文化娱乐内容来说,或许将迎来最为“困难”的一年。


作者 | 齐朋利


近日,网友发现网易云音乐、QQ音乐以及百度音乐等平台上陈升、黄耀明、徐若瑄等人的歌曲已经悄然下架,唯独虾米音乐还存留有以上音乐人的相关作品。关于这一事件的猜测一时甚嚣尘上,“版权升级论”以及“封杀论”的说法广为流传。

 

经《三声》(ID:tosansheng)记者向部分音乐平台高层求证,基本确定该现象受到相关政策影响。

 

早在2016年3月份,五月天、陈升、王菲、窦唯等歌手的作品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就有不同程度的下架,不少歌曲显示“因合作方要求,该资源暂时无法使用”,类似情况也发生在其它音乐平台。但6日晚在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等平台搜索陈升等音乐人显示字样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以及“无匹配”等字样。

 

目前在网易云音乐搜索陈升,相关字样已经消失,与音乐人相关的歌单均显示0首音乐或账号已注销,只保留他人的翻唱歌曲。百度音乐平台上搜索陈升能看到由陈升作词作曲但是由他人演唱的作品,QQ音乐最为彻底搜索相关音乐人,无论是翻唱还是作词作曲的作品都无法显示。截止7日下午,虾米音乐平台上仍能正常播放与下载相关作品。

 

百度音乐截图


根据相关资料,此次歌曲下架涉及到50余位国内外音乐人或乐队,对于各大音乐平台来说这次下架的影响不仅仅在于损失了歌曲版权,更为重要的信号是相关部门对互联网文娱产业的管控力度正在进一步加强。不久前《心理罪2》、《hello,女神》等网剧网综下架以及网大的“最严审查”都显示了相关部门对网络平台和网生内容动刀的决心。

 

1月4日上午,广电总局领导在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会议的讲话中提到,2017年主线是要聚焦迎接宣传贯彻十九大,要做到导向措施更实、标准更严,一方面,决不让有问题的内容过关,另一方面,要坚持网上网下导向管理“一个标准、一把尺子”。

 

由于2017年执政党将举行五年中最重要的政治活动,对于部分文化娱乐内容来说,或许将迎来最为“困难”的一年。


告别陈升


网易云截屏


此次歌曲下架事件发生后,不少人将其与此前在网络上流传的所谓“音乐人封杀名单”联系起来,在这份名单里,陈升、黄耀明以及徐若瑄等音乐人的名字赫然在列。但虾米音乐平台上仍保留有相关作品使得事情有些扑朔迷离,有人将此次事件解读为“一次版权升级战,在版权法规日益严格的当下,网易云音乐再遭挫折,虾米音乐或成最大赢家。”

 

据相关人士表示,此次陈升等人的歌曲下架是由于政策导致的全网下架,相关艺人“涉及港独、台独、藏独、疆独以及攻击政府”等原因。该人士表示,相关通知是强制性而非劝导性的,但通知的具体形式以及通知下发时间该人士并未透露。

 

名为“另类国度”的微博账号提到,各大音乐平台必须于1月9日前删除相关音乐人全部歌曲。《三声》目前尚在求证这一预言。

 

对于音乐平台坚持保留有相关音乐人作品的做法,该人士表示“这种坚持会很傻,可能会被有关部门修理。”此外,7日下午,音乐人创作人朱七发微博称“跟乐园说再见”,配图为陈升的专辑封面与歌词,该条消息被部分人士解读为虾米音乐也即将要删除陈升等相关音乐人的作品。

 

朱七微博截图


对于此次下架歌曲数量,《三声》所接触的音乐行业人士表示不方便透露。事实上,除了陈升、黄耀明、徐若瑄等少部分知名音乐人,其他涉及下架的乐队和音乐人多为小众歌手,其相关作品流传度并不广,并且由陈升参与制作但没演唱的歌曲仍得到保留。

 

虾米音乐截图


对于拥有千万首歌曲曲库的音乐平台来说,此次下架歌曲数量只是九牛一毛不会对版权库造成太大影响。

 

不论音乐人名气和影响大小全部加以管控的做法,彰显了有关部门贯彻和执行的力度与决心。2015年7月8日,国家版权局下发关于“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最严版权令”。由这则通知开始,数字音乐行业走向了正版与付费的正轨。但此次下架事件表明,除了行业规范,未来数字音乐行业也将更多面临文化与政治因素的考验。


网剧的整改与网大的审查


《心理罪2》海报


虽然此次音乐下架事件引起了较大波动,但数字音乐行业并非是受政策管控最严的领域,以网剧、事实上网大与网综为代表的互联网娱乐内容一直是饱受政策“照顾”的重点领域。

 

1月2日,乐视视频发布声明,犯罪悬疑网剧《心理罪2》于1月2日零点暂停播出。次日,《姐姐好饿》、《黑白星球》、《hello,女神》等三部已经播完的网综也遭到下架命运。

 

网剧等内容下架整改因为题材与尺度问题遭遇下架整改已经屡见不鲜,早在2016年年初,《心理罪》、《盗墓笔记》、《暗黑者1》等网剧就曾遭遇下架整改。2016年10月,《余罪》、《灭罪师》、《暗黑者2》等多部网剧下架整改。11月,广电总局命令乐视、腾讯、搜狐等视频网站下架60多部网络大电影,对蓬勃发展的网大市场进行了一次全面整改。

 

网剧与网大兴起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题材,传统电视剧对罪案、灵异等内容表现受限颇多,这正为网剧和网大提供了生长空间。随着政策的收紧,罪案题材网剧成为整改“重灾区”,“警察形象定位不准,正面人物没力度反面人物却富有人情味,不能同情犯罪;展示和渲染犯罪过程和犯罪情节,对社会风气有不良印象”都成为网剧下架重要原因。

 

早在2012年7月,广电总局就出台了网络视听节目由播出机构“自审自播”的通知,两年之后,这条通知进化为“网生内容线上线下要统一标准”。2016年2月,广电总局再次强调“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而从2016年12月19日开始,网大、网剧、网综等网生内容都需填写重点网络原创节目信息登记表,实行备案登记。

 

需要报备有网站招商主推的节目、拟在网站(客户端)首页推广的节目、拟优先供网站会员观看的节目以及投资超过500万的网剧或投资超过100万的网络电影。需要报备的网剧和网大要填写不少于1500字的内容简介和不少于300字的思想内涵,不得擅拍摄重大特殊题材,这已经达到了电视剧拍摄标准,也对平台和内容从业者提出了更高要求。


2017年会是最困难的一年吗?


1月4日上午,广电总局领导在2017年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会议提到,2017年要“聚焦迎接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这条主线。今年所有工作都要围绕这条主线来谋划、来部署、来开展,都要用服务这条主线的成效来检验、来评价,特别是宣传报道工作更要体现主线、贯穿主线、突出主线,奏响最强音、提振精气神。”

 

“决不让有问题的内容过关,另一方面要坚持网上网下导向管理一个标准、一把尺子。”该领导表示,2016年出台了一系列规范性文件则会在2017年切实落实,各相关部门则要施行“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传统媒体和网络空间都要由主旋律和正能量主导。对于犯罪题材和尺度较大的网综或网大来说,无法过审、下架整改的情况都可能发生。

 

一些与政府政策违背或身有“劣迹”艺人也可能面临强制性处罚。同时,真人秀节目和社会类、娱乐类新闻甚至视频类新闻资讯也将面临更严格政策环境。2016年12月,广电总局要求利用微博微信等社交应用传播视听节目应取得许可证。1月6日,网信办则在年检通报上批评了新浪、网易等网站上存在的“虚假新闻、标题党”等现象。

 

同样在今年1月份,广电总局最高领导在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工作会议上表示:“今后一个时期,新闻出版广播影视要加快向更高更优更强方向发展,巩固壮大意识形态和宣传舆论阵地,建设人民群众满意的精神文化家园,在传播党的声音、弘扬先进文化、丰富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维护意识形态和文化安全等各个方面发挥更大更好作用。”

 

“要顺应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始终坚持党性原则,牢记职责使命,不断提高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从网剧下架到告别陈升,或许可以预测到2017年娱乐内容政策环境将会进一步收紧,曾经野蛮生长的平台和从业者们将面临一次大考。实施何种程度的监管,如何在政策的前提下保留自主性与娱乐性是平台与从业者们需要思考并改变的。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东北网大“黑帮” 对抗CNN 专访大鹏| 赵薇控股万家文化 | 豆瓣刷分攻防 | “抓住”周星驰




首页 - 三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