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湮灭》:让你怀疑人生的高级惊悚

04-16 22:18 首页 vance


最近看了一部很火的电影---《湮灭》。据说这是一部提前预定今年最好看科幻片的大作。说起《湮灭》,就不得不提起《三体》,因为《湮灭》的原著曾经击败《三体》拿下美国科幻和奇幻作家协会颁发的星云奖。不过这里并不是要去比较他们的好坏,毕竟都是难得的优秀作品。

 

压抑

是的,看完这部电影,你一定会觉得有些压抑,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看完《头号玩家》之后慕名去看《闪灵》。压抑、恐怖、孤独,却又唯美,让你充满好奇。这大概是这部电影最能调动出的情绪。

 

影片一开头,同事邀请女主莉娜去参加聚会,但是她拒绝了。原来,莉娜的丈夫凯恩已经失踪一年,只剩下莉娜一人独坐在沙发上,脑海中闪现着两人过往的快乐时光。(这里就已经开始压抑了)没想到,失踪一年的丈夫突然回到家中,莉娜欣喜若狂。可是很快,事情就有些不对劲。不记得任何任务的内容,不记得是否真的认识莉娜,喝了一口水,却突然开始大出血,这还是那个丈夫吗?突然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油然而生。

 


原来,凯恩是去参加一项绝密任务。国家公园内突然出现一块名为“闪光”的神秘区域。进去探险的队伍只有凯恩一人神秘归来。而这块区域正在不断扩张,如果放任不管,将会吞噬全世界。为了弄清楚真相,身为植物学家的女主和其他几位各怀专业技能的女性队友组成5人的“敢死队”,决定闯入“闪光”核心区域。

 

影片的压抑,来自方方面面。五人找到前任探险队留下的录像带,而录像中的探险队员仿佛精神出了问题,用锋利的尖刀隔开队友的肚子。(虽然内地版对这一段做了删减,但依然给人深深的震撼)不得不赞一下电影的配乐,配合画面带来深深的压抑。

 

恐怖

现在很少看到科幻类的恐怖片,而湮灭无疑在这两者的结合上做的很好。影片在开头没多久就揭示这是外星人的入侵,但是和其他外星人主题的电影不同,湮灭没有那些打打杀杀,有的只是无尽的神秘和未知。只有未知的东西,才是最恐怖的。

 

几人进入“闪光”后,突然从帐篷中醒来,从食物的使用看已经进来好几天了,但是头脑中完全没有这几天的记忆,恐怖吧?路过河边的小屋,突然被不知名的生物攻击,房子边上同一根茎上的植物却开着完全不同的花朵,这个世界仿佛发生了严重的变异,神秘吧?还有植物的形态长在一面墙壁上,形成了一副诡异壁画的队员尸体。

 

原来,闪光中一切生物都以一种特殊的折射在发生改变,吸收其他物种的基因,令自己产生变异。鳄鱼会长出鲨鱼的牙齿,梅花鹿的角上开出花朵,怪熊可以发出人类的嘶吼,植物可以长成人类的形状。

 


怪熊在杀死一名队友之后,喉咙里可以发出刚刚死去队友死前惊恐无比的嘶吼,仿佛死前的状态和野兽融为一体。想想即使是死,也不得安眠,要陪伴这么丑陋的野兽就够抓狂了。

 

植物长成了人体的形状,不知道是植物变成了人,还是人变成了植物。但不管是哪一种,都透露着无声的恐怖。曾经独特的优越感,人类高高在上的DNA,也可以被普通的植物复制,你不再是那个special one

 



湮灭

到底什么是湮灭,这是看完电影后需要我们思考的。莉娜说,它没有毁灭任何人,它只想改变。确实,在“闪光”中,外星生命似乎并没有直接伤害谁,可是却死了无数人。影片中的片段本身也为我们做了解释。几乎没有人会去自杀,但几乎所有人都在自我毁灭。从某些方面看,在我们生活中的某个时刻,我们喝酒,抽烟,毁掉好工作,或者是美满的婚姻。这不是决定,它们是冲动

 

进入秘境的五个人各怀鬼胎,孤注一掷,想要走进毁灭之地。有人得了癌症,有人因为亏欠,有人需要活着的存在感,有人失去了想要得到,在秘境,一切都会被折射,所有的DNA都可以融合,复制,共生。最终有的人甘愿变成植物,有的人被逼疯,有的人向队友下手。人性到底是善是恶,其实没有标准答案。但处于危险环境之下,求生保命当然是无可厚非的本能选择。每一个生命的逝去,让我们的心灵受到敲打,感受生命的脆弱与无奈,担心自己的基因突变。


 也许,湮灭的是人性。男主因恐惧或疯狂将队友开膛破肚。


也许,湮灭的是自己。几位队员因为各种原因走向死亡。


也许,湮灭的是我们认识的世界。影片最后,凯恩的“遗言”将本片的终极问题抛出,除开名字,我到底是谁?我是你吗?你是我吗?

 

而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改变”。在这个万物融合、复制、分裂、再生的世界,所有生物都在改变,甚至被复制,那当新物种产生的时候,是不是就意味着原来的你已经湮灭了?这就是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方式吗?以如此无形的方式。


最后的结尾,导演给了一个开放式结局。我们不知道,作为讲述者的莉娜,到底是进入“闪光”之前的那个生物学家,还是外星人的克隆体。

 

最后,不得不说,本片的烧脑程度,颇有《穆赫兰道》的意蕴。我们知道的越多,需要思考的就越多,疑问也越多。只看一遍根本消化不了,只有等以后有机会再二刷三刷了。这绝对是一部“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式的作品,可能正是因为太烧脑,在当下这个娱乐至死的环境下并不讨好,但我始终相信这是一部可以竞争奥斯卡奖项的电影。





首页 - vance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