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吴晓波:有一个叫顾城的工人爱写诗

04-17 07:00 首页 吴晓波频道


成为会员▲收听音频

加入超45万人的财经知识社群


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这是一个属于劳动者的节日,是少有的,与“剁手”无关的节日。我们编了一本《当代中国工人诗歌100首》,献给它。


——吴晓波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你大概知道顾城,那个总爱戴着一顶灰色绒线帽的大男孩诗人。


你大概读过他的很多诗歌,最著名的一首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的是,他在现实生活中的唯一职业身份是工人




1974年,18岁的顾城在北京厂桥街道的一家小工厂做过搬运工和锯木工。


他写过一首《车间与库房》的诗歌:


呵,你问我工作的地方,

那可是个规模不小的工厂。

厂里有许多新建的车间,

同时也有陈旧不堪的库房。

……


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可能不知道:

1980年代的朦胧诗人们,几乎都是工人。


北岛在北京第六建筑公司当了11年建筑工人;

舒婷是厦门灯泡厂女工;

于坚工作于昆明煤机厂,当过铆工、电焊工和搬运工;

欧阳江河是四川一家玻璃工厂的工人;

杨炼在北京昌平县的公社当过机修工;

王家新在湖北的区农化厂干了三年。



更有一件事情,你也可能不知道:


在当今中国,在那些喧闹的车间、机械的流水线和危险昏暗的矿井下,仍然有一万多名“顾城”“北岛”和“舒婷”在写诗。


命运从来没有给予他们浪漫,而他们用诗歌记录它、拥抱它和抵抗它。


甚至,他们的诗歌比顾城们更加尖锐和真实。


他们写道:

漆黑的地心  我一直在挖煤

远处有时会发出几声  深绿的鸣叫

几小时过后  我手中的硬镐

变成了柔软的柳条

 

他们写道:

在普通人中间你和他们挥舞着同样的铁锹

发酵的粮食是你臂力的伸展。工歇时你的饭盒里

是食堂打来的米、豆腐和青菜

你就着一本诗集,工友们就着黄色笑话

以抵御那被无形的手拿去希望的税收。

 

他们写道:

一个女工的恋爱渗出工装

直指一台机器。一个女工微小的颤栗

很快被工厂发出的颤栗

所淹没

 


他们的诗歌直白、残酷、自尊,

如一双双充满了血丝的眼睛。

他们看见了中国经济的另一面,

他们所描述的细节、场景和情绪,整体的属于“大国崛起”的一部分。

诗歌以最浓缩的方式记录这个时代,

它也许会令你不安,有陌生感,

但它从来存在,并不可遗忘。


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

这是一个属于劳动者的节日,是少有的,与“剁手”无关的节日。

希望你还记得它。

今天,我们编了一本《当代中国工人诗歌100首,献给这个节日。



你可以读到顾城、舒婷当工人时写的诗歌,但更多的名字却非常陌生:

许立志、郭金牛、邬霞、陈年喜、老井……


从今天起,我们会发起第二届桂冠工人诗人的评选招募,现面向全国征稿,投稿邮箱:gongrenshige@163.com


我们的书友会将在数十个城市组织朗诵会;


我们的程序猿将开发一款“我愿为你读诗”的小程序,你可以通过录制诗歌音频,发送给你的朋友们小程序中的诗歌,全部来源于中国工人的作品;


我们还会为你准备好一张回家路上听的歌单,上面所收录的歌曲都与劳动者和他们的生活相关;


5月1日当晚,我们还会在北京单向街书店,举办一场小小的现场读诗会,以诗之名,向劳动者致敬。


有一个叫绳子的80后工人诗人写道:

现在我不再想着逃离

我说:生

我说:活

两只容器在头顶摇晃、碰撞

如果有一天它们消失了


“生活”是一个容器,你无法逃离,

而每一个容器都有各自的秘密。

工人诗人们用他们的文字打开了生活的盖子。

在4月的春光里,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

在字节与字节之间,在声音与声音的碰撞中,

我们与当代中国坦诚相遇。


巴九灵:《我的诗篇——当代中国工人诗歌100首》记录了一个又一个中国制造的故事,作者是一群热爱生活的劳动者,他们用诗歌的力量传递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今天,小巴将这本书带给大家,以诗之名,向劳动者致敬!


点击按钮立即购买


首日购买福利:4月17日在吴晓波频道公众号回复关键词:诗篇”即可领取10元商品优惠券”~




首页 - 吴晓波频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