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一碗以下犯上的馄饨,给江苏保留了苏北

01-10 13:05 首页 晓看

历史的有趣之处,在于细节。



看过《漕运码头》或《天下粮仓》的人都知道,漕运在中国古代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到了清代,中央每年都会从江苏、浙江、江西、湖南、湖北、安徽、河南和山东征收大约400万石粮食,通过大运河运到北京。伴随着400万石漕粮的运输,朝廷安排了数千只漕运,数万名水手,在运河上沟通南北,穿梭不息,带动整个中国经济的大发展,所以称大运河为“中国经济的大动脉”是一点也不过份的。

为保证漕运的正常进行,清朝设立漕运总督,地位和各省的总督、巡抚一样。以漕运总督为核心,还有一套庞大的官制,包括有漕粮任务的八个省份都设有垂直的、由漕运总督直辖的粮道,以及漕运总督的武装力量——漕标。

晚清时期,运河渐渐淤塞,不再适应漕运运输。与此同时,沿海贸易却迅速发展起来,晚清的漕粮海运一路走高,包括今天我们所熟悉的招商银行、招商局,前身就是乘着漕粮海运机会而建立、发展和壮大的轮船招商局。因为漕粮海运一直由两江总督、浙江巡抚直接负责,而其他省份的漕粮又改为征收银子,一直位高权重的漕运总督反而一点事情也不用做,一点事情也做不了,被彻底边缘化了。

康有为像

随着漕运总督的无所事事,主张将其裁撤的呼声渐高。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以康有为为代表的维新派人士力主废漕运总督。在康有为等人的影响下,光绪皇帝下诏,颁布了对漕运制度进行清查的文书,下令废除全部漕运机构,相关人士均交各省处理。

光绪皇帝宣谕:“现当开创百度,事务繁多,度支岁入有常,岂能徒供无用之冗费,致碍当务之急需。”各省漕运多由海道,河运已属无多,应征漕粮亦多改折,各省不再有海运任务之粮道,应即裁撤,缺归各藩司、巡守道兼理。如果胆敢“推诿因循,空言搪塞,定当予以重惩,决不宽贷”。

当时英国驻华公使窦纳乐对光绪帝的这道谕令评价甚高:“这些计划假若严格地来执行,将和在中国政界起个革命差不多。

九天后,光绪帝再发上谕,谈到如何安置被裁冗员,指出各衙门裁缺各官未便听其闲散。太常寺卿袁昶进一步奏称,漕运总督本为办河运而设。河运既停,“何取此擁腫大官,割淮东厘金局三十六卡以赡之,糜漕标厚饷以卫之,徒使掣江督之肘乎”?他建议在撤裁漕运总督的同时,还将相关属员一同裁并,岁可节省廉俸、兵饷、役食银数十百万,“节费清心之道,莫先于此”。

变法很快失败。随着慈禧太后重新控制局面,清廷宣布恢复所有机构。上谕指出,裁官缺本为淘汰冗员,外间不察,遂有以大更制度为请,“举此类推,将以讹传讹,伊于胡底”?所有现行新政中撤裁的衙门,悉仍其旧,“毋庸裁并”。梁启超对此痛心疾首,指出国家设官数百人,岁糜千余万,“积弊之极,未有过是者”。若能将全部官员裁撤而听商运,每年可增千余万,官民两利,“此全国稍通时务之人所共知”。

但漕运总督总没事干也不是个事。为解决这一难题,创设江淮巡抚的呼声也此起彼伏。江淮巡抚议设于光绪末年,但其源头却与同治时期创议江北巡抚一脉相承。同治元年(1862年)二月,工部尚书王庆云奏称,江北各属原归江宁布政司管辖,自咸丰十年(1860年)因太平天国失陷,巡抚移驻上海,与江北失去联络。诸事难以应手,只得命漕运总督节制江北。漕督公事无多,不妨将其改为江北巡抚,改漕标为抚标,“俟苏常克复,仍复旧制”。

清廷指出,此自系为因时制宜起见,特命曾国藩等人议复。因镇江军情紧急,清廷又特遣江苏巡抚李鸿章前往救援,镇江地处江苏中部,于淮扬、苏常及南京等处均可联络,曾国藩认为,安庆克复后,水路畅通,“声息不隔,呼应尤灵”,将王庆云之议否决。

《辛丑条约》签定后,漕运总督陈夔龙以退为进,主动请裁:“自太平天国起事以来,河运停止,河督裁汰,漕督移驻清江,督兵防剿管理河运。现屯卫已裁,漕务无事,虽防卫河工也属重要,究与本缺名实不甚相符。”政务处会同吏部议奏:“漕督原不专为治漕,现河道总督既裁,湖堤各工均归漕督经理,改治水了,“此时应请暂缓裁撤”。

两年后,又有张謇建议徐州建行省。此建议经两江总督端方上奏。张謇宣称:“夫一镇一道之施设,在中原有事、草窃横行之日,犹可枝梧也,其在今日非建行省设巡抚,则断乎不可。”他认为徐州建省有诸多便利:海运通,铁路即达,输挽不绝;漕督可裁,未尽事宜可以徐州巡抚兼管;以原有厘金协饷等收入供养标兵;升徐州道为布政使,授镇道加按察司衔,以淮海道兼臬事,增官不必添员御史周树模也请裁撤漕督,指出与其留漕督虚名,“不如径设巡抚有裨实用”。

政务处同意将漕运总督裁撤,改为巡抚,仍驻清江,照江苏巡抚之例,名为“江淮巡抚”,与江苏巡抚分治,归两江总督兼辖,一切廉俸饷项衙署标营均仍其旧。”江淮分治,已经接近板上钉钉。

光绪三十年(1907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根据政务处的意见,清廷发布上谕:江北地方辽阔,宜有重镇,顺治年间改设漕运总督,原兼管巡抚事,现在河运全停,著即改为江淮巡抚,以符名实而资治理。即以原驻地方为行省,江宁布政使所属之江淮扬徐四府及通海两省直隶州全归管理。仍著两江总督兼辖,各专责成。范围即今天的整个苏北包括南京、淮安、盐城、徐州、宿迁、连云港、泰州、南通大部等地市,江苏只剩下苏锡常和上海。

裁漕运总督而设江淮巡抚,很快招来反对。翰林院侍读学士恽毓鼎将苏淮分不分省的意见进行整理后发现,主张不必分省和立即撤掉江淮巡抚的共74件,主张保留的只有7件。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一碗馄饨彻底让江淮分治方案泡了汤。

周馥像

县官不如现管。朝廷江淮分治的方案,现任分管领导两江总督最有发言权。然而,当时的两江总督周馥坚决反对建立江淮巡抚,他表示“分设行省不如改设提督为合宜。”

那么周馥为什么会反对?据笔记《蛰存斋笔记》记载,满族人漕运总督恩寿与两江总督周馥意见不合,有一次在招待周馥时,曾以馄饨加上鸽子蛋奉上,意思是讥讽这位没有经过科举、只是凭当李鸿章幕僚起家的人为“混蛋”。周馥最初还以为很好吃,味道不错,回家后经师爷指点,才明白所以然。周馥大怒,“致江北巡抚终未告成,不得已改为江北提督”。

经此波折,政务处重新决定,改淮扬镇总兵为江北提督,文武并用,节制徐州镇及江北防练各营,仍以淮扬海道兼按察使衔,江淮巡抚一缺不再添设,旧有漕标官兵即作为提标。

至此漕运总督也彻底告别了历史舞台。

由此可见,一碗馄饨打碎了漕运总督的江淮巡抚梦,也保全了江苏全省今天的格局。这碗馄饨里还纠缠着满清两百年复杂的满汉矛盾,满官恩寿骨子里看不起汉官周馥,才敢以下犯上,以馄饨加蛋暗讽周馥,以至于巡抚梦没有做成,改任了低半级的提督。职场也是如此,低调一点没有坏处。

当然,最终江淮分治没有搞成,江苏士人的坚决反对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不过这碗馄饨加蛋,成了反对派压倒分治派最后的一根稻草。

(作者为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导,本号在发布时略有修改)

微信公众号ID:nihistory


(长按二维码,欢迎关注倪说历史)




首页 - 晓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