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保护鸿茅药酒,我们是认真的

04-17 07:06 首页 晓看

地方保护主义色彩浓厚的内蒙古,这一次还能不能保住鸿茅药酒?


众声喧哗中,鸿茅药酒老板鲍洪升当选为内蒙古年度经济人物。

据正北方网报道,由内蒙古企业家联合会、内蒙古农牧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协会、内蒙古信用促进会联合主办的“2017·第十一届内蒙古年度经济榜”发布表彰会413日在呼和浩市举行。

其中,内蒙古赛科星繁育生物技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文俊、内蒙古民丰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卢文兵、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洪升等10人荣获2017内蒙古年度十大经济人物。

这是用行动在告诉全国人民,保护鸿茅药酒,内蒙古方面是认真的。也是在打全国人民的,即使群情汹汹,千夫所指,我依然我行我素。

2018年1月初,内蒙古凉城县公安根据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员工有关该公司产品“鸿茅药酒”遭恶意抹黑的报警,千里赴广州,抓捕了曾在美篇APP上发布《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医生谭秦东。抓人是1月份,中间经历了两次补充侦查,到现在,三个月过去了,检察院还未能提起公诉,多少也说明,他们自己也心虚。

内蒙古方面对鸿茅药酒可谓关爱有加。2014年,时任内蒙古食药监局局长的杨玺,带队到鸿茅药酒视察。在品尝完鸿茅药酒珍藏的30年原浆之后,杨局长动情地赞扬了鸿茅人积极进取的精神,肯定了鸿茅药酒生产厂的各项建设和发展成就。鼓励大家再接再厉,排除干扰。“排除干扰”,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干你们的,有我们保驾护航。

10年间,这款“治病强身”的神酒被通报违法2630次,相当于每个月收到22次通报,平均到每个工作日都会有超过一起违法通报。在违法广告通报中,算是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一边是暂停销售数十次,一边是内蒙古有关部门不断发放的广告批文,多达1186条。

就在全国各省市食药监部门对鸿茅药酒违法通报达到天文数字的时候,内蒙古食药监部门坐不住了,2017年底,专门开了一个会来研究鸿茅药酒问题。在其他25个省市食药监部门不断给鸿茅药酒开出罚单的同时,内蒙古食药监部门得出的结论是,“并无违法行为。”这只能说明,在这个领域,中国存在两种法律,一种是中国法律,一种是内蒙古法律。

鸿茅药酒的操盘手鲍洪升,是保健领域的营销高手。其最大的秘诀有两点,一是打擦边球,扩大疗效,为此屡屡被国家有关部门处罚。二是走地推路线,花大价钱请老人喜欢的明星做广告,在电视台做密集投放。在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鲍洪升虽然劣迹斑斑,但依然获得了成功,得到了官方认可。

2018年年初,凉城县长尉代青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深入挖掘以“鸿茅”为代表的工业文化内涵,重点推进以鸿茅国药产业园区、酿造工艺文化展示馆为代表的示范点建设。“全力扶持鸿茅国药公司沪交所A股主板上市,年内实现IPO排队。”引进10家鸿茅销售分公司,实现鸿茅品牌效应和县域经济、旅游产业的多重促动作用”。

目前,鸿茅药酒已在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三家国内一流的中介机构的指导下,开展了上市筹备工作,目标是在2018年第一季度在上交所A股上市。就在此时,发生了这种事,上市估计要泡汤了。

2018年48日,《乌兰察布日报》报道,2017年鸿茅药酒零售规模突破50亿元,缴纳税金达2.7亿元,并解决当地500多人就业。而在凉城县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鸿茅药业实现“市场零售规模超过75亿元,上缴税收达3.5亿元”的目标。

鸿茅药酒的销售额是随着广告投放额的暴增而增长的,根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CTR MI)数据,2016年中国电视广告投放额排名中,鸿茅品牌(包括酒精饮品、活动、商业及服务性行业等)以150.6亿元投放额居首位。150亿的广告,带来50亿的销售额,这笔账应该怎么算?

仅在电视一个平台,鸿茅就投放如此巨量的广告,销售额却连广告额的零头都不到。这说明一点,广告投入产出比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边际效益已经出现,广告增量带来的销售增量已经不成比例。这意味着鸿茅药酒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产品的下行周期,市场已经饱和,市场接受度也正在下降。

但不管怎样,鸿茅药酒用广告费砸出来市场地位,内蒙古方面是认的,自己的犊子自己护嘛!哪怕有几千条违法通报,哪怕“损害商业信誉”和“虚假广告”两条罪名在刑法上恰好并列在一起。但有关方面眼睛里只有刑法221条的“损害商业信誉罪”,而选择性的遗忘了刑法222条“虚假广告罪”。

出来混,终究有一天要还的。中国医师协会针对鸿茅药酒事件发表声明,声援被抓的谭秦东医生。声明表示,公权力机关应慎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认为刑法应当谦抑,并将联系谭医生妻子,为谭医生提供法律协助。

同一天,国家国家品监督管理局表示,已要求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落实属地监管责任,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并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鸿茅药酒进入医保的OTC药品身份,将接受最权威的检验。

鸿茅药酒事件,有两个层面的逻辑问题。一是鸿茅药酒本身的质量问题,是否对人体有害。这一点需要科学严谨的证明,来不得半点虚假。谭医生的质疑,属于学术上的不同意见,需要得到重视。二是鸿茅药酒自身经营不规范,却动用公权力甚至不可描述之力量,威胁、封堵正常表达权的问题。其中,后者比前者要更加严重。

质疑鸿茅药酒,是为了让中医药得到更好继承和发展,也是为了让市场更加规范有序,不等于质疑中医和中药。中医粉没有必要为鸿茅药酒站台。请不要跑偏角度。



首页 - 晓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