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孩子,你爸妈隐形离婚了

01-12 12:15 首页 小莉说

【回复  爱自由 送你一个特别推送】

「关注小莉说,更多幸福感」

每天中午,我们不见不散

作者:艾小羊

来源:清唱(qingchangaixiaoyang)


 01 


看池莉的《来吧,孩子》,流了很多眼泪。一个好的作家,会把自己狠狠扒开了写。


最让我惊讶的是她的隐形离婚。


你以为洞察世事的著名女作家就能搞定一切,你以为有钱有名可以解决一切烦恼。离婚了,面对孩子,照样难以启齿。


池莉离婚后,夫妻在一个屋檐下住了3年。最终还是池莉无法忍受这种虚伪的生活,另外买了房子搬走。当时女儿已经住校,她没带走家里任何东西,继续伪装一个完整的家庭,每周末在孩子回家之前,赶回去给她做饭。


女儿读高中,池莉终于决定向她摊牌。没想到女儿早就发现了藏在妈妈衣柜里的离婚协议书。


离婚是你们两个人的私事,我不会干涉。照我看,你们也是不合适,离了好,如果早离可能更好。


池莉问女儿恨不恨她。


女儿说:“妈妈,做你想做的事。你的快乐就是女儿的幸福。”


那一刻,上海南京路上人来人往,池莉泪流满面,羞愧难当。女儿的手放在桌上,她想握住,却不好意思,只能一次次地给女儿夹菜。


作为母亲,我特别理解池莉。无论你有多强大多自我,为人父母后,孩子就是你城堡的缺口,是你人生的软肋。



 02 


我们经常说女人要坚强、活成自我,但真正能做到像王菲那样的不多。


灵珊是90后,我的忘年交朋友,她成熟稳重,是典型的佛系小少女。池莉这本书,她推荐我看的。她看到池莉隐形离婚这段,眼睛哭肿了,因为她父母也隐形离婚多年。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灵珊父亲因为“工作忙”,搬出去住了,每个周末带她出去玩。她开玩笑说妈妈是隐形单亲育儿。



上了初中,灵珊的同桌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提醒灵珊,你爸妈可能早就离婚了,只是不想跟你讲。


灵珊回家问妈妈,妈妈如释重负地说:“你终于知道了。”


那是我青春期最悲哀的一天。你可能理解不了那种感受,就是觉得自己很多余,让父母为难,妨碍了他们的生活。


灵珊恨父母的软弱。但最近,她开始理解他们。并不是每个成年人都比孩子强大。作为不擅沟通的父母,他们不是故意不告诉她,而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告诉她。


最终,父母将自己的逃避美化为顺其自然,等待孩子揭开谜底。


“他们可能觉得离婚是人生的车祸,跟得癌症差不多。但我不这么认为。结婚最大的好处,不就是还可以离婚吗?如果不能离婚,谁还敢结婚。”灵珊说。


 03 


父母的隐形离婚,教会灵珊一件事: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正视挫折,挫折不是失败,而是成功的前奏。如果父母能早点承认离婚,就能早点大大方方地恋爱。“好好的一生,被这点自尊心耽误了,不划算。”


有时候,我真想写一篇文章,叫《我从90后身上学到的事》。虽然我从不觉得年龄是问题,偶尔还是羡慕90后。


他们身上的自由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而不像我们这些80后,需要走过人生的幽暗森林,经历生活的暴击,才慢慢找到活出自我的勇气和力量。



选择隐形离婚的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有一种固定思维,认为离婚是人生的败笔。


他们觉得告诉孩子爸妈离婚了,无异于告诉他们,爸妈是失败者。


 04 


《人民的名义》里,省委书记高育良与教授太太吴惠芬因为社会身份选择隐形离婚,这样的故事,我身边也有。


认识好几年的女企业家苏静,忽然悄悄跟我说,她早就离婚了,元旦要再婚。她之前朋友圈只发家人的背影,如今可以无缝对接继续秀恩爱。


以前我在大公司做事,两个候选人竞争同一个岗位。离异女明显比已婚男合适,最后却选了已婚男。董事长一再暗示,离异女性情绪不稳定,性格有缺陷,下属不服管。


这件事,对苏珊震动很大。


虽然男女平权说了十几年,但相较于男权社会的巨大影响,它依然是脆弱的婴儿。苏珊崇拜那些离婚以后,敢大大方方承认的女性,却还是选择了隐形离婚。



在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美少妇玛莲娜受到小镇女性的嫉妒、男性的骚扰。受尽侮辱、一无所有的她,最后挽着归来丈夫的手臂,才重新找回生而为人的尊严。


苏珊不想做战士,只想平静生活。


出去谈生意,如果别人知道你是离婚女人,女老板容易不信任你,碰到夫妻店更要命。男老板倒是愿意跟你做生意,但免不了有些歪心思。


苏珊的困境如此真实,让我没办法说,作为成功女性,你有义务成为女权的表率。


如果女权让你感到难过、不自由、受伤害,你有权利选择柔软圆滑,保护自己的隐私,毕竟活得舒服一点是你的人权。


 05 


虽然隐形离婚是可以被理解的软弱,对孩子来说,却并不是好的示范。


我们教育孩子要勇敢无畏、坦诚率性,却不敢告诉他们,爸爸妈妈离婚了,不是你的错。我们会换一种方式做你的父母,继续爱你。


隐形离婚,容易让孩子产生误解:处理难题的最好办法是逃避。而事实上,逃避的长痛远远比面对现实的短痛更加生疼和残酷。



作家池莉终于放下重担,说出离婚真相时,感到自己枉为一个作家,小看了孩子。


也许孩子面对父母离异,会哭闹甚至反对,但他们终究也会在长大成人的某一天,豁然开朗地明白:自己在感受伤害的那一刻,也享受到了人生最宝贵的权利:知情权。


作家罗曼·罗兰在《约翰·克里斯朵夫》里写:人最后流向大海的那一刻,那个时候的你是开心的还是圆满的?或者被其它的浪,裹挟而下?


愿我们在人生困境中,不是被巨浪裹挟而下,而是圆满地完成每一个选择。尽人事,知天命,给自己多一些宽容,给旁人多一些交待。


或许所有的困难,只是你软弱内心的梦境,当你强大和勇敢,困难就会烟消云散。


作者:艾小羊。复杂人生的解局人,品质生活的上瘾者,专治各种不高兴。代表作:《我不过无比正确的生活》。公众号:清唱(ID:qingchangaixiaoyang),微博:有个艾小羊。


﹌END﹌

点击阅读原文

跳转前往幸福人生——


首页 - 小莉说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