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现代舞《野花》

04-17 09:20 首页 星文化

2018年,金星舞蹈团推出全新态度之作——《野花》。这部作品历时近4年的构思、创制与打磨,近日在无锡大剧院进行了首演。今晚21:30,东方卫视中心艺术人文频道《今晚我们赏舞》邀请到了这部舞剧的编舞、来自荷兰的编舞大师亚瑟·库格兰,带我们走进这部鲜艳而浓重的舞蹈作品《野花》。


亚瑟·库格兰


亚瑟·库格兰是荷兰前卫编舞大师,他的编舞挑战并打破了传统舞蹈的编排风格。他曾是一名戏剧演员,活跃于瑞士和柏林的戏剧舞台,舞蹈与戏剧之间不约而同的艺术血缘,使得库格兰在编舞中更加信手拈来,游刃有余。


简单诠释引起深刻共鸣


现代舞《野花》是继《笼中鸟》后,金星舞蹈团与亚瑟·库格兰的二度合作。或许是对于彼此理念的认同,让两者愈加契合,也让他们的作品显得更加不甘平庸、迸发华彩。


亚瑟·库格兰


《野花》,在风中摇曳,却坚韧顽强。不为人瞩目的身体里,却蕴藏着激情与生命力,也外画出舞者内心对于自由的表达渴望,编舞家通过感官、情绪与动作的展现,将无数凶猛而独特的“野花”纷呈于舞台之上。


《野花》剧照


《野花》时长70分钟,所有舞者从开始跳到结束,极具挑战性。16个舞者不断产生移动和变化,结合音乐和灯光的渲染,舞者们用自己舞动的方式来表达就足够,不用再刻意用其他装饰制造效果增加舞台冲击力。库格兰表示,《野花》是一部强烈而绵长的作品,所以尽量让舞蹈越简单越好,吸引观众将所有目光集中在舞者身上,引起共鸣,深刻感受到每个人的内心。


舞蹈结合戏剧碰撞灵魂


在探讨追求自由的作品《笼中鸟》中,库格兰带有戏剧情境式的矩阵美感体现得淋漓尽致,在国内外数次巡演中饱受赞誉。库格兰表示,戏剧的风格是不能用语言表达出的,这也是他要做戏剧的原因。他试着将戏剧变得越来越来越简单,使大众更容易地参与其中,让他们有自己也可以做到的感觉。


《野花》剧照


库格兰认为,舞蹈与戏剧密不可分,舞者通过身体语言诉说内容时就是表演,当戏剧更偏向动作时,就成了舞蹈。通过简单的动作可以让观众更好的参与其中,但事实上,把本身复杂的动作编排出简单的视觉效果,需要很多层次和规则。


《野花》的舞蹈完全不同于《笼中鸟》,花在人们内在更深的地方,不是更明确的动作,所以在《野花》中库格兰针对动作做了一些研究。他提到,如今到处可以看到顽强存活的野花,这是能表现人类内在的东西,当到达正确的地方时,可以触碰到灵魂与世间的美好。


重复元素形成独特风格


在《野花》的编舞中,库格兰再次使用了他偏爱的重复元素,在持续不断的动作中,诠释出野花倔强生存的独特态度。库格兰把动作类比音乐,如同音乐节拍是持续不断的,有着不同层次的旋律,他也将节拍放入了舞蹈动作增加层次。


《野花》剧照


库格兰表示,他就像管弦乐队中的指挥家,他的乐器就是舞者们,重复是他的演奏方式。在他眼里,舞蹈与音乐同样是在抽象中感触观众,所以他努力将舞蹈的重复变的像音乐一样正常。


亚瑟·库格兰


八十年代时,库格兰的第一家公司在柏林,那里有一个充满激情的小岛,夜幕一降临便是派对与歌舞的盛筵。他将小岛上的旧工厂改造成了具有柏林工厂产业风格的剧院,在放映第一部电影《超级8》时,使用了投影仪、水、火等丰富元素。后来,瑞士这个城市安静的特质直接影响库了格兰的风格,他减少了一切包装,只剩下非常小的动作不断重复,慢慢发展成“传思舞蹈”的风格。


对于中国舞蹈的改进,库格兰建议年轻一代通过巡演、夏令营等方式,多接触国际编舞家与工作室,开拓自己的视野并学习更多的舞蹈技巧,逐渐学会用很酷的方式将舞蹈表现出来。 库格兰表示,金星舞蹈团虽然不大,但可以帮助中国舞蹈发展,他也希望中国能够出现更多的金星。






长按二维码关注星文化

WeChat ID: xingwenhuawx


(以上文字根据节目内容以及嘉宾谈话整理)

艺术人文频道 每晚九点半《今晚》


 爱奇艺《今晚》

节目直播可登陆看看新闻网/看电视/艺术人文



首页 - 星文化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