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因为治沙,这个小姑娘的命运被改变了,还把歌唱到了太空

01-10 19:11 首页 新华社



2016年11月3日,天宫二号航天员景海鹏通过视频朗读了一封信。听到身处太空的景海鹏叔叔读出“中宁县宽口井中石油希望学校春蕾女童合唱团”这几个字时,13岁的小姑娘柯原激动地“心都要跳出来了”。


“我们梦想有一天,太空邮局能把我们的歌儿送上太空,那样,我们就可以对着地球上所有的人唱歌儿!……”


时至今日,柯原仍然可以几乎一字不差地背诵下信的内容。


正如自己的信有幸被“几十万里挑一”选中一样,柯原觉得,自己也足够幸运,能够搬出大山、坐进宽敞明亮的教室、跟着专业的教授学音乐……


2016年12月12日,在宁夏中宁县宽口井中石油希望学校,柯原跟着刘阳生教授弹奏的旋律练习歌唱。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改变,从四年前开始。


2012年,包括柯原一家在内的海原县1665户家庭,从深山集中搬迁到中宁县宽口井生态移民村。路程很远,大巴车足足开了四五个小时。


从触目千沟万壑的黄土地到满眼红艳艳的枸杞园,从曲折的山间小路到平坦的水泥马路,从几间破败的校舍到红墙蓝瓦的宽敞校园,这些变化令人欣喜。


“以前在老家是把雨水、雪水都收集进水窖里,然后用绳子勾住桶把水打出来,烧水、做饭、饮羊都靠它。”柯原说,现在自来水接进了屋里,干净又方便。


干旱缺水,是根植于黄土高原世代人内心的共同记忆,就如同深深嵌在大地上的一眼眼苦水窖。


深山里的农业也是广种薄收。柯原的爷爷柯具山告诉记者,老家有好几十亩地,一直种小麦和胡麻,雨水好的年份每亩地能打100多斤小麦,很多时候只有二三十斤。


宁夏“西海固”,位于黄土高原的干旱地区,年降水量平均300毫米至600毫米,年蒸发量却在1000毫米至2400毫米之间,生态环境极为脆弱,1972年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为了破除“越穷越垦、越垦越穷”的恶性循环,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宁夏在西海固地区先后实施了一系列移民工程,已累计搬出近百万贫困人口。


搬到宽口井后,每户移民家庭都分到了水浇地和养殖棚圈。他们把土地流转给枸杞种植企业,年轻壮劳力外出务工,妇女一般留在家里照顾老人孩子,农忙时在附近地里打零工,每天能挣到100元左右。



上图为从空中拍摄的宁夏海原县九彩乡,这里是柯原的老家(2016年12月13日摄);下图为从空中拍摄的宁夏中宁县宽口井村,这里是柯原现在搬迁过来的移民村,高速公路从一旁穿过(2016年12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然而,生态移民的最终目标绝不仅仅是改善基本的生存环境,而是追求更深层次的发展。落实到孩子身上,就是更好的教育。


“几年前,当一个女学生说要辍学回家结婚时,我震惊了。”宽口井中石油希望学校校长万占文说,如果家长、学生们的思想不转变,建再漂亮的学校又有什么用呢?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由于经济欠发达、重男轻女等原因,山区女孩十五六岁就嫁人的现象比较普遍。柯原的妈妈、大姐都是如此。


针对这种现状,万占文并不急着抓成绩,而是从“养成教育”抓起,让这些孩子逐渐培养起学习、生活方面良好的习惯,并通过组建足球、剪纸、绘画、音乐等兴趣小组丰富孩子们的业余爱好。


2016年12月15日,在宁夏中宁县宽口井中石油希望学校,柯原(左三)站起来回答老师提问。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或许是因为家乡有着唱“花儿”的传统,柯原从小就爱唱歌,也很有音乐天赋,经常对着大山唱,对着牛羊唱。


只是,山很大,声很小,梦很远。


柯原告诉记者,搬家前她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外婆家,那里也是一片大山。


2015年7月,宽口井中石油希望学校春蕾女童合唱团正式成立。有了专业的声乐训练,唱歌有了钢琴伴奏,柯原的音乐梦想被点燃。


2016年12月12日,在宁夏中宁县宽口井中石油希望学校,柯原(左)跟着音乐老师弹奏的旋律练习歌唱。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我一直都在关注山区回族女童这个群体,所以当校长找到我说想要成立合唱团时,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因为我觉得音乐可以扶贫、更能够扶志。”就这样,今年已经64岁的北方民族大学音乐舞蹈学院教授刘阳生,开始了每周一次往返银川和中宁的义务教学之路。


女孩们不知道,刘教授其实是有雄心的。中国国际合唱节每次都会资助一个来自贫困地区的合唱团。“我想帮这群有梦的孩子登上更大的舞台,让全国甚至全世界人都看到,在中国最贫困的地区,有这样一群爱唱歌、有梦想的女孩。”


千难万难,不负众望。2016年7月,由40名回族女孩组成的“宽口井中石油希望学校春蕾女童合唱团”带着一曲《家乡的枸杞熟了》,登上了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合唱节的舞台。


“当看到介绍这些孩子家庭状况、生活背景的宣传片时,人民大会堂台下很多观众都热泪盈眶。”刘阳生说。


那次是柯原和同学们第一次去北京,演出结束后他们还一起去了天安门、长城。“北京,比我想象中更大,更美。”柯原说,她以后想考清华大学,想继续学习音乐,想当节目主持人……


2016年12月14日,在宁夏中宁县宽口井中石油希望学校,柯原在上自习课。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万占文感慨地说,四年来,学校的高中升学率逐渐上升,学生也变活泼了,爱说爱笑了。


更重要的是,无论男孩女孩,学生们的眼界宽了,志气大了。


“十三五”期间,国家将继续实施包括移民搬迁安置在内的扶贫攻坚计划。全国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有易地扶贫搬迁需求的约1000万人,主要分布在深山区、石山区、高寒山区、荒漠化地区,其中,西北荒漠化地区、高寒山区约300万人。


被称为大西北之魂的民歌“花儿”,还有另外一层寓意——少年。“花儿”的歌声,是少年的梦想和远方。


“我是唱花儿的花儿呦,我的花儿唱绿辽阔的黄土大高原,再苦再累都觉得甜……”在阳光明媚的操场上,柯原和她的小伙伴经常唱起这首歌曲。

延伸阅读

科尔沁沙漠硬汉,坚守30年为了啥?




碧云天,黄沙地,西风紧。


章古台上,松涛阵阵,人语鸟鸣。


一林之隔,沙幕肆虐,蓄势进犯。


几公里外,是上世纪50年代被专家预测“被沙漠吞没”的辽西北彰武县。


如今,这个本应“消失”的关外小城依然屹立,“楼兰古城”的悲剧命运并未重演


在这条与沙搏斗、根植绿色的道路上,一抹身影始终在前行。


这位忠实的护林员,以30年的寂寞,守卫松林蓝天。


来源:新华社


策划:钱彤、南辰

记者:赵倩、张亮

视频编辑:卢鹰、李逾男、郜新鑫、杨诗仪(实习)、张宁(通讯员)

《视频|科尔沁沙漠硬汉,坚守30年为了啥?》:姚剑锋、李逾男、李昂

新媒体编辑:王晓梅、张濠培、牟宇、赵丹彤(实习)


首页 - 新华社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