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火车上的别样人生

01-12 13:07 首页 译言


春远 

杜甫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

日长唯鸟雀,春远独柴荆。

数有关中乱,何曾剑外清。

故乡归不得,地入亚夫营。


2017年的春运明天就开始了,中国独有的一种大规模运输现象,这场全国性交通运输高峰以春节为中心,共40天左右,在这个时段,民工返乡,学生归家,在外地工作的人也开始早早规划往返的交通计划。而这场交通计划中的重中之重,就是铁路。


对于此时的中国人来说,最有感触的交通工具可能就是铁路了,这也是大部分返乡人选择的交通方式。而有一个人的摄影作品,让我们产生了一种独特的亲切感,他近40年来记录火车上的人间百态,“偷窥”彼此共渡一小段时光的同行者,从80年代起,从老火车到今天的高铁,这一张张照片独有一种怀旧的乡愁般的滋味。


朝着八宝粥铁罐里撒尿的光屁股男童,倚在过道旁打瞌睡的打工族,挤在一个床铺上嬉闹的情侣,匍匐在车厢角落朝拜的信徒……


不知道近年出生的孩童还会不会有这些关于铁路的回忆,高铁的出现,打破了原来火车小社会的百态和亲密感,在远距离的慢速车里,“火车就是一个浓缩的社会。悲欢离合,善恶美丑,社会有啥它有啥。”


这位摄影师就是王福春,他记录了近40年那些火车上的乘客,而春运,是摄影师特别关注的内容。



《火车上的中国人》王福春


“过去的春运拥挤到需要爬窗而入。”王福春说,“那时车票没有座号,人们争先恐后上车抢座位,甚至还有用高跟鞋占位的。”


这场大规模的迁徙,最早出现在80年代,随着经济发展,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务工、求学,而对于国人来说,春节要合家团聚又是铁打不能动的习俗,在王福春1995年拍摄的照片上,在西宁车站站台,有人正拼命往窗里爬……


卧铺车厢和过去的列车里明显发生了更多的故事:情侣、家庭、孩童、邻居……甚至与窗外售卖小吃熟食的小贩之间……多少的小说情节,一次归乡,可以结识几个好友,甚至发展出更多的后续……



《火车上的中国人》王福春


现在,交通工具更新了,人们交流方式也变化了,彼此更有私密感,乘坐条件也舒适了很多,但是对于每一次旅行的记忆,也变得更为轻巧了,命题变为:如何打发一个人的x小时:手机、平板电脑、小说……。



《火车上的中国人》王福春


过年的方式也有了变化,以往雷打不动的阖家团圆,现在也有不少人选择在春节时间出游,尽管如此,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在这个时间回家。


慢车、高铁、飞机,不同的交通方式隔离开了不同经济类型的人群,慢车时代我们可能会碰到的各种社会层面的人,今天可能会更加单一。而今天的交际方式也会影响慢车的乘客,大家于是彼此心照不宣地,在一列火车上不言不语共处48小时。


也许等待春节的心情会改变这种凝滞的气氛,因为对于大部分在外地的人来说,这是一次滋味杂陈、意义非凡的出行,需要沉淀,需要发酵,需要分享。



《火车上的中国人》王福春



《火车上的中国人》王福春




扫描二维码关注译言,获取优质译文资源,享受优质便捷的即时译服务。




进入译言书店,惊喜不打烊!


首页 - 译言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