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这位演什么像什么,却不受好莱坞待见的演员,正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接近奥斯卡

12-10 14:21 首页 有意思网

如果从1986年出演第一部电影《席德与南茜》开始算起的话,加里·奥德曼已经做了30余年的职业演员了,称呼他为好莱坞的老戏骨也并不过分。

 

相比那些鼎鼎大名的影帝,他确实显得比较冷门了些。如果对 Gary Oldman 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那他饰演的这些角色你想必相当眼熟。


最近上映的新片《至暗时刻》,奥德曼在里面饰演了一名曾影响世界的伟大人物,丘吉尔。 当他叼着雪茄,穿着粉色的睡衣登场的时候,你会意识到,电影里只有温斯顿·丘吉尔,没有加里·奥德曼。



但如果仔细看,你一定能发现奥德曼为了塑造角色所付出努力的点点痕迹。


当时的丘吉尔已经65岁了,整日他在电影中说的那样,已经不再是一个年富力强的壮年人,而是一个富有智慧的老者。他说话时口齿不清、嘴唇微微颤抖,甚至有时嘴角还会流出口水润湿他的下嘴唇,站起来的时候臃肿的身体也显得有些佝偻。



开场仅仅数分钟,奥德曼就用自己精湛的演技复活了那个倔强又固执、坚定又暴怒的丘吉尔。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在领袖和丈夫之间,奥德曼控制的收放自如。通过与克莉丝汀(饰演其妻子克莱门汀·丘吉尔)和本(饰演乔治六世)的数场对手戏,他将一个真实的、脆弱的、也会感到恐惧和迷茫的、去神化的丘吉尔再现给了我们。


这是全片最令人热血沸腾的一个镜头,丘吉尔“对纳粹坚决抗争到底”的政策获得了议会全票支持


除了是丘吉尔,他还是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神经质坏警察史丹·菲尔。由于在这部电影里的饰演的经典反派形象实在太过熠熠生辉,甚至盖过了两名主角。人们评价,如果少了他,这部电影绝对会逊色许多




他还是《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里面的詹姆斯·高登警长。这里面他是一位如假包换的好警察,但是巧妙的化妆术和精湛的演技掩盖了他的面容,如果不是字幕提示,几乎不会有人认出来,这位低调朴实的警察竟然是曾经的反派专业户奥德曼



他也是《哈利波特》里哈利的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在电影里布莱克的阿尼玛格斯(指的是可以化形为动物的巫师)是只大黑狗,所以很多哈利波特迷都亲切的称呼他为“狗爹”。由于哈迷人数广大,所以这个名字也逐渐演变为奥德曼在中国的最知名的绰号





此外,他还是《惊情四百年》里的德古拉伯爵。这部经典的惊悚爱情题材电影为人们塑造了一个深情、英俊、坚贞的吸血鬼形象,影响了后世多部吸血鬼题材影视作品的创作。而且它还斩获了多项奥斯卡奖项,可惜其中并没有最佳男主角这一项。



从出道至今,加里·奥德曼扮演过的角色数量有36个之多,其中以反派角色和配角为主,尤其是像带有记传性质的电影,他能够将其演绎的如同历史再现之余又增添些微的个人特质。例如《刺杀肯尼迪》中的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就是最好的证明。



作为一个毕业于英国戏剧学院的演员,奥德曼的表演功底有目共睹。但他的表演却没有囿于学院派的模式化限制,反而每次都能塑造出具备强烈性格的角色。



有一位影迷如此评价奥德曼,他是一个可以做到只让你记住角色,而让你忘记演员本身是谁的演员

 

遗憾的是,加里·奥德曼从未因他的表演获得过一个电影行业的重要奖项。在30余年的表演生涯里,他所获得表演奖项仅仅只有两个:第19届土星奖最佳男主角——《惊情四百年 Dracula(1992)》,第35届人民选择奖最受欢迎卡司——《蝙蝠侠:黑暗骑士 The Dark Knight(2008)》

 

而代表电影工业的最高成就证明——奥斯卡、金球奖以及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奖项则从未光顾过他(仅仅在2012年,奥德曼曾因电影《锅匠,裁缝,士兵,间谍》被奥斯卡提名最佳男主角)。

 

这种“无人问津”的状况并不正常,有人把它归咎于奥德曼的人缘实在不够好。这样的说辞颇有几分道理,毕竟今年已经快要60岁的奥德曼活的还是那么快意恩仇——他前年在接受《花花公子》采访时痛批金球奖(由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主办)“只是90个无能之辈的集体手淫”,“每个人都喝的烂醉,互相跪舔”。

 

说他直爽也好,狂妄也罢。对于带给了他荣光与财富的好莱坞,刺猬似的奥德曼一直没能融入其中。


他这么解释自己和好莱坞的关系:


好莱坞就像个俱乐部,里面的人们尊敬我,但我并没有真正加入其中,它像是花园的高墙内的事情。就像是我已经被邀请进了门,偶尔我能看到他们在远处吃什么,但我只能坐在自己的座位这块儿,没法到那边去

 

说的更直白些,好莱坞就是一个更高级的娱乐圈。在这里,做明星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而且这种努力常常与表演这个本职工作无关。它更像是“拉选票”,是一门经营自己的学问。很显然,奥德曼并不擅产应付这些,他擅长的仅仅只是表演而已。

 

从商业角度来说,奥德曼是个非常成功的演员。迄今为止,奥德曼出演主角或配角的电影已经取得了100亿的全球票房成绩,这让他成为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演员之一。但在艺术层面,他却在一直在否定过去的自己。

 

奥德曼对自己的事业也并不满意,这不是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式的自谦鸡汤,因为他对过去的自己实在太苛刻了。奥德曼认为,自己曾经参与拍摄的大部分电影,都演的不够好。如果有人对他自己认为不够好的作品提出褒奖,他还会在心里腹诽:“你竟然喜欢这部垃圾电影?”

 

现在,他在电视上看到自己的处女作《希德和南茜》播出时,都会避之不及的换台避免觉得尴尬。奥德曼很认可列侬对待自己作品的态度:如果能回到过去,他一定要把自己不满意的作品毁掉,然后全部重拍一遍。

 

果然是个十足的完美主义者

 

奥德曼演绎过非常之多的反派或者亦正亦邪的人物,那些角色对他来说其实并不算太困难。尤其是在饰演《汉尼拔》中那名恋童癖时,奥德曼觉得那是他人生中最自由的时刻了,因为他能把自己藏在厚厚的化妆之后,从而收放自如。而《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癫狂恶警,则更像是角色本身引领着他去演绎,表达心中暴戾和残忍。

 

真正困难的角色是《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中的斯迈利。他为了钻研这个角色的特点,差点弄崩溃了自己,甚至质疑自己根本是个“水货”。因为斯迈利是个遇事外表波澜不惊、坦然自若,内心波涛汹涌穷尽算计的角色形象,因为不够外放所以很难表达。这是奥德曼演员生涯的巨大挑战,也是他心态的转折点。

 

“演斯迈利曾让我觉得,人们会看清我能看到的自己身上所有的缺点,如果我对那些不满意,大家也不会满意。而我看不惯的那些事物,它们一直存在。”

 

但所有跟表演无关的杂音即便存在也不重要。当走进片场的那一刻,所有事物都会平静下来,奥德曼从世界上消失,存在的只是他所扮演那个角色而已。“那是我人生中最无拘无束的时刻。”

 

无论明年的奥斯卡会不会把荣光给予奥德曼,他都是个好演员。


值班编辑:你好啊兔兔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第一批焦虑的90后已经信了佛

点击图片阅读 |为什么刘亦菲演不了花木兰


首页 - 有意思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