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如何把中国最美的姑娘哄出山海关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杜绍斐(ID:shaofeidu


2018年刚过几天,哈尔滨周边就火了:


先是亚布力滑雪场一位度假村董事长痛斥当地管委会,讲了自己在黑龙江做生意被压迫的血泪史。然后,又爆出了雪乡酒店宰客事件。东北地区的2018年开局着实不怎么光彩。


作为一个宣扬正能量的好青年,杜少我今天不想关注这些黑幕,我更关注东北美好的人物事物,比如东北姑娘。


前几日喝酒,一哥们说他人生最心痛的一刻是刚读大学时走进电梯,发现身边站满了漂亮女孩,他却只能仰望。这位来自贵州、身高165cm的小伙后来才知道,那是艺术系的女生,平均身高172cm,大多数来自东北。


全国的艺术院校都愿意到东北招生,尤其哈尔滨,女孩们个高腿长漂亮。在民间流传的中国内地美女城市排行榜上,哈尔滨姑娘是连续三年的榜首选手。


东北美女甲天下,哈尔滨姑娘冠东北。怎么才能追到一个漂亮的哈尔滨女朋友,杜少今天就来给各位观众老爷严肃分析一下。



外型是决胜的第一枪,先从这一点开始讲。


首先是身高。很多国家和地方的姑娘都会在意男人身高,哈尔滨姑娘不一样,她们超级在意男人身高。平均身高170cm的哈尔滨姑娘最不喜欢每天趴地上找男朋友手牵,不到175cm你就别问人家要微信了,丢面子。


身高是哈尔滨姑娘的骄傲,在她们眼中男人高可遮百丑。


很多爷们身高不达标,就想从穿着打扮上做些改变,侧面攻破姑娘防线,这无疑是一个严重误区。第一次见面就西装革履梳油头的小伙,多数情况只会换来姑娘一句:干哈玩意,头发被牛舔了?


在哈尔滨,「男人不需要打扮」是所有姑娘默认的。如果你对洗发水香水沐浴露还有不同品牌的需求,那完了。哈尔滨姑娘觉得男人最好能一块香皂从头洗到脚。


她们爱的不是男人外型,而是气场。哈尔滨姑娘有大哥情结,女人遇到困难,男人决不能挠头分析,「客观上」、「如果但是」、「理论上」全是禁句,真爷们会立刻找到小弟替大嫂跑腿办事。平时过日子时你又必须得拿出大哥气派,媳妇进门决不给她递拖鞋,出门决不给她拎包。你想给她拎包,她就骂你。


就连戴眼镜,在她们眼里都有点娘炮:不方便打架,不打架不算男人。很多哈尔滨姑娘内心都希望自己男友是黑社会老大,黑老大没有戴眼镜的。



只有用气场让她觉得你像个大哥,你才有资格拉着哈尔滨姑娘的小手进行下一步,比如找个餐馆吃饭。下面我来讲讲吃喝环节注意事项。


如何配合零下几十度居民的饮食习惯,对南方人(哈尔滨人眼里北京以南都算南方)是个不小的考验。第一件大事,你先得适应冬天吃冰棍。


在哈尔滨姑娘不知道南方没有暖气时,她们根本无法理解南方人为什么一到冬天就不卖冰棍。虽然哈尔滨冬天室外零下几十度,但室内暖气非常足,平均28-30摄氏度,又干又热。平时在屋里就拿冰棍当零食吃,一家人一次买一箱,一天吃三五根非常正常。


多数地区都把冰棍当做季节性食品,夏天解暑用。哈尔滨人不是,她们吃冰棍就像嗑瓜子,纯粹停留在零食领域。


想追哈尔滨姑娘,吃不了冰棍肯定没戏。逛街时买两根传统地道的香坊冰棍、马迭尔冰棍,姑娘很亲切。万一俩人刚认识,比较害羞,吃冰棍就能很好的缓解尴尬,让嘴巴忙起来,还能讨论一下南北方对冰棍的不同认识,非常适合约会。



除了冰棍,哈尔滨最有名的美食就是哈尔滨红肠,以前叫「苏联立陶宛灌肠」,传到中国已将近一百年。


据说,哈尔滨人只有在买红肠时才愿意耐心排长队,不急头掰脸,出于对红肠的尊重与爱。



真正地道的哈尔滨红肠必须有肥肉块,和很浓厚的蒜香味。如果买来自己吃,商委红肠的口味是极品。2017年中秋节前的凌晨5点,有1000多人在商委红肠门口排队,开店后每人还得限购400元,仍然在2小时内脱销。


如果要送姑娘送未来丈母娘,就得买秋林红肠。秋林是俄罗斯店,送礼显洋气。


涮羊肉配哈啤,是哈尔滨人最爱之一。带姑娘去吃这么一顿足以表示你的诚意,意味着你做过功课。哈啤必须得冰,天再冷都得冰,常温啤酒在哈尔滨根本卖不出去。


在哈尔滨,没人把啤酒当酒,那就是汽水。之前有人去哈尔滨餐馆吃饭,想点壶茶,结果老板说「喝茶收费,渴就送你两瓶哈啤。哈啤是可以白送的,当饮料喝。



要适应哈尔滨的吃喝习惯,知识点太多,篇幅所限,今天杜少我只能再简单列几个常用的:


  • 延吉狗肉很有名,值得一试。本地人对吃狗肉没有道德枷锁,吃或不吃纯属口味问题。


  • 烤羊肉串一定要撒蜂蜜。


  • 别老带姑娘去吃韩餐。当地朝鲜族人把韩餐馆开的遍地都是,像沙县小吃一样普遍,真吃腻了。


  • 哈尔滨有种面包叫大列巴,2公斤一个,比人脑袋还大,吃之前一定要加热。买来就啃还嫌硬的都是没见识的游客。



当然,上面说的都是吃喝穿搭,还停留在物质层面。物质准备并不难,真想从内而外抓住一个哈尔滨姑娘的心,你必须得搞懂当地的内在文化。


东北话就是东北文化一大精髓。东北姑娘很少用「特别」、「忒」、「超级」这些副词,要表达这些意思时她们会用「死」。嫌你笨,不会说「你丫太笨了」、「你超级笨哦」,她们会说「笨死得了」。其他地方姑娘打情骂俏时爱说「滚一边去」,到东北就变成大碴子味的「死一边去」。


学会活用「死」字,你就掌握了东北人聊天的一半精髓。


很多人看多了小品就觉得了解了东北话,这也是误区。小品演员的口音都是辽宁口音,在哈尔滨姑娘眼中根本不算正宗东北话。


姑娘都坚信哈尔滨话才是正宗东北话,但很少有人知道为啥。这时你来讲两句历史原因,那就很有文化了——


东北人口第一次大规模增长就发生在哈尔滨。嘉庆年间搞过一次「京旗移垦」,把北京数千闲散旗人迁移到哈尔滨,都是满嘴北京话。后来政府又开放了关东,大量河北、山东人「闯关东」去了东北,导致早期的东北口音是北京、山东、胶东、河北口音混杂的。哈尔滨作为东北人口最早的聚集地,自然成为东北话成型的根据地。


于永华画作「闯关东」,刚来到东北的手艺人


想学会东北话很简单,它天然能传染。大学就有说法「给你一个东北室友,还你一窝老乡」,尤其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最怕身边有个东北朋友,普通话全白练。


摸清楚语言文化,你得赶紧切入正题,认清楚哈尔滨的爱情文化——


这是一座母系社会的城市,不管你结婚前什么样,结婚后在媳妇面前都得低眉顺眼大气儿不喘,唯一信仰就是信媳妇。


兄弟聚餐得找老婆开假条,打牌泡澡可能点起家庭战争的第一炮。能干的哈尔滨老婆把家里一切打理得让你无处插手,你只剩下一个任务就是去赚钱。


当然这是在家里,在外人面前哈尔滨媳妇会给足你面子,装作小鸟依人,任由你胡作非为,只要不过分,回家后都不会有重罚,因为这是哈尔滨媳妇自认为维系家庭品牌必要的推广活动,需要不定期地做做秀。


在哈尔滨,你还能见到一种古今中外独一份的奇景:丈母娘跟闺女一起追女婿。


跟丈母娘见面,你一定得做好回答问题的准备:干啥的你?一个月赚多少钱?养我闺女够不?不够,我给你。没房?我买。月供?一次性付款要啥月供啊。没工作?托关系找人先找个安稳的地儿骑驴找马。每次见你都不空手,吃的喝的红包一样不少,哪怕回家后她自己省吃俭用腰疼舍不得看病,但也要往死了对你好。


要是哈尔滨GDP也能像哈尔滨丈母娘对女婿的热情,那东三省也不会连续几年和新疆PK。


但你要知道,哈尔滨丈母娘曾经也是个漂亮的哈尔滨姑娘:年轻时舍得花钱听音乐会,哈夏之夜当过歌王,还可能是冬泳健将,零下三十度穿着泳衣一头扎进河一口气出来已经200米外。


这群姑娘当妈之后,对闺女的婚姻大事充满热情,最希望闺女嫁给一个具有本地特色的东北小伙。但闺女非要跟她们口中的南蛮子(南方人)处对象,她们也不再反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得把她闺女供起来。


其实,哈尔滨丈母娘不是不想把闺女留在老家,实在是留不住。


一位哈尔滨本地姑娘告诉我:今天的哈尔滨太破烂了,但凡是进口的好东西,都比北上广贵,可薪水低5倍。


房价最低3000,最高才2万元出头。最贵的房子还没有对口学区,孩子都得送去国际学校。在哈尔滨一件普通事情都要找人托关系,寸步难行。


「这几年,哈尔滨经济人口增长率等硬指标成指数速度下滑,还出现负数。每次财报吹牛对比都不敢和上一年比,都得和十几年前比。」


曾经的国家重工业基地、东方小巴黎、候补直辖市,如今却沦为二线城市的末流。


所以,那些土生土长在东方小巴黎文化艺术环境里熏陶长大的姑娘越来越少了。哈尔滨姑娘都在集体离开故乡,70后80后在20岁就离开了哈尔滨,90后00后在不谙世事的年纪就跟爸妈移民北上广。



就算在哈尔滨长大的姑娘,结婚时也在考虑嫁给南方人。还有一部分哈尔滨姑娘,嫁给了遍地都是的老外。看上去有一些异域风情的哈尔滨姑娘很可能有八分之一俄罗斯或者犹太人血统。


但别误会,这并不意味着哈尔滨姑娘很好追。就算面对北上广的外地男人,她们依然保持着哈尔滨的骄傲。


她们骨子里有着强烈的审美自信。哈尔滨姑娘穿着打扮100年来都是中国最洋气的,毕竟这座城市曾有27个发达国家建了领事馆,女人们见识过全世界最前沿的时尚。



她们也是艺术家。


很多哈尔滨姑娘幼儿园在巴洛克楼里待三年,小学六年在犹太建筑里上课,每天听着钟声去上学,初中高中的教学楼都是文艺复兴风格,上大学如果还在哈尔滨,教学楼很可能是一座俄罗斯建筑遗迹:前后小花园,房间木地板。在她们眼里,只有苏州园林这种中国文化瑰宝还值得尊敬,其他建筑都只能叫大傻楼。



她们还是历史的见证者。


当年中国的第一家电影院、第一家交响乐团、第一家啤酒厂都建在哈尔滨,电影院的片子与好莱坞同步上映。哈尔滨最先接触到欧洲文艺吹来的各种风气,成为东方小巴黎。


中国第一家啤酒厂

建于1900年的乌卢布列夫斯基啤酒厂


如今去到哈尔滨,你会从有40年历史的破旧太平国际机场走出,暮霭沉沉中仍然会隐约看到那些百年俄罗斯建筑,日本建筑,那些巴洛克风格教堂。


你心爱的哈尔滨姑娘小时候是伴随着教堂的钟声奔跑在上学路上,周末跟妈妈去亚细亚电影院看电影,考试考了第一名去俄罗斯餐厅吃鹅肝,哈夏之夜学校单位各种才艺排练。


可今天,你也许只能挽着你的姑娘,站在冰雪大世界成群的游客中,找到一点点哈尔滨昔日的荣光。



值班编辑:木木兔


推荐阅读


你们对雪的力量一无所知

南方的汉子最好别撩北方的妹子


首页 - 有意思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