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澳门风云》系列30亿票房分红成疑,怒了发哥,告了博纳!

01-29 23:57 首页 娱乐资本论

作者/刘卉


据港媒报道,周润发夫妇出任董事的艺才制作有限公司和Misto Trading Limited两间公司将博纳娱乐影视有限公司(博纳香港公司)告到了高等法院,起因是《澳门风云》系列电影出现合约纠纷。

 

《澳门风云》系列自2014至2016三年间共收入超三十亿票房,有说法指出此次两家公司对簿公堂的原因是分红出现问题,面对港媒的求证,发嫂也表示:“有些合约条款要处理,相信很快可以解决。”

 

这则新闻发出不久,博纳娱乐影视有限公司也发出声明,表示“我司与周润发夫妇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关于双方对合约条款理解的分歧,已交由香港律师处理,相信此事很快妥善解决。”

 

 

关于这件事情,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也向博纳北京方面求证,截止发稿前未得到回应。

 

虽然艺才制作及Misto Trading Limited状告博纳的事情目前尚未有进一步消息,但“票房分红”这一问题吸引小娱的注意,近年随着电影市场火爆、电影票房激增,电影身上的商业色彩愈加浓烈,导演或演员参与票房分红早已成为一项流行趋势。越来越多的导演或演员都会与片方签订不同模式的票房分红条约,小娱也向业内人士进行了咨询,想一探票房分红模式的究竟,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个其实比较自由约定,具体最后谈成什么样,都以合同为准,太千变万化了,也都是商业核心机密。”另一位则说到:“每个项目肯定不一样,其实合同是很复杂的,但签约的形式应该大同小异。”

 

票房分红不是空谈,

有咖位、质量硬是谈分红的必要条件

 

关于票房分红在合同上的具体呈现方式,都是因项目而议,一位艺人经纪公司负责人告诉小娱:“一般是这样子的,会有一个固定的片酬,同时取决于这个人对这个项目的认可度,如果这个项目真的很好,一线演员的话肯定是在片酬之外要一个票房分成。”

 

此处采访对象强调了“一线演员”,因而也可以看出,票房分红这件事得以达成是基于某些基本条件的,例如演员或导演咖位够大,有一定的话语权,可以与片方来讨论票房分红这件事。

 

以基努·里维斯和《黑客帝国》系列为例,1999年第一部《黑客帝国》全球大卖,主演里维斯也成为该系列电影当之无愧的符号之一,在后两部影片合作中,里维斯也成功与片方达成了分红协议,在该系列后两部中,里维斯将获得全球票房15%的分红,再加上电影衍生品的利润分红,基努·里维斯这一把赚了2.6亿美元。

 

 

此外,影片质量过硬,具备爆款潜力,也是让那纸票房分红合约得以达成的重要因素。2012年《泰囧》以12.67亿成为当年的票房冠军,徐峥在本职片酬之外也拿到了千万级别的票房分红,光线总裁王长田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徐峥在他作为导演和演员的酬劳之外,还将享受10%的利润分成。同时,《华西都市报》的采访也刊登了王长田对于《泰囧》票房分成的回应——“我们最初是有合约在,利益分成都有份。应该在节后我们会为三位主创进行感谢。”

 

王长田口中的合约也是基于片方对于《泰囧》影片质量判断之上签署的,当时的光线影业宣传总监在采访中也谈到:“初剪时,我们做了评估,觉得票房应该在2.5亿到3个亿之间。之后我们又进行了试映,根据反应,又把票房的预期调整到3亿到4亿之间。可现在它的成绩已经完全超出了预期。”投资《泰囧》,签署分红协议,光线是有勇气的,但勇气的底座还是优秀的影片质量。

 

 

传奇还发生在“星战”系列导演乔治·卢卡斯身上,拍摄《星球大战》时,卢卡斯以导演片酬换取了影片40%的票房分红和保留所有商品的授权,最终《星球大战》获得了7.7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卢卡斯名利双收。换句话说,《星球大战》和卢卡斯的成功也是导演对于自己的变相投资。

 

同样投资成功的还有汤姆·汉克斯,1994年《阿甘正传》在全球收获6.7亿美元票房,汤姆·汉克斯在接拍影片之前就将1000万美元片酬自降一半换取10%的票房分红,最终《阿甘正传》不仅为汤姆·汉克斯赢得了奥斯卡影帝,还让他豪赚7000万美元。

 

票房分红越来越诱人,看回国内,电影市场上也早有诸如此类的成功案例。2011年的小爆款《失恋33天》取得3.2亿票房,影片投资只有1500万,按照投资方获得总票房的43%计算,片方最终净利润约1.37亿。主演文章是零片酬参演本片,等上映后收取票房分红,按照影片的最终票房成绩来看,文章至少拿到千万级别的分红了。

 

 

此外,2013年三大影帝“零片酬”参演《厨子戏子痞子》的新闻也曾火热一时,但在“零片酬”背后,其实是票房分红的更显著体现,黄渤、刘烨和张涵予三位主演均以片酬入股的方式参与影片,坐等收取影片的票房分红。

 

票房分红有和也有分,

行业标准有待细化规范

 

关于票房分红的具体模式,无人能数出有多少个模板,正如每部电影有每部电影的命,每个商业项目也有其独特之处,从几方声音和以上案例总结来看,这也是一场并没有具体规则的游戏,玩法众多,玩家趋之若鹜,有大批成功者,当然也有一些因票房分红问题而闹了不愉快,周润发和博纳也不是第一对。

 

2015年周星驰控股的崴盈投资有限公司起诉华谊兄弟,状告原因便是双方合作的《西游降魔篇》后期票房分红问题。崴盈投资表示,周星驰曾与王中军口头商定,若票房收入超5亿元,华谊兄弟可给予原告票房分红,双方通过邮件达成《补充协议二》,但华谊方面表示双方并未就《补充协议二》达成一致。最终这件事由原告崴盈的败诉告终。



 

不过娱乐圈没有隔夜的仇,2017年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上映时,华谊兄弟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出品方一列,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票房分红一事可能也过眼云烟了。

 

美剧《生活大爆炸》的主演与片方在2014年也曾因为片酬和分红的问题与片方CBS重新拟定合约,三位主演联合起来要求加薪,不仅将接下每集片酬提高至100万美元,同时三人可以拿到该剧全球版权及所有销售盈利的分红,有报道称三人每年各自可以拿到的分成金额为1000万美元。

 

票房分红愈演愈烈可以说是全球影视行业的趋势,毕竟只拿片酬是一锤子买卖,谁都想放长线钓大鱼。随着电影产品的发达程度,票房分红背后巨大利益也越来越诱人,不然也不会让拥有这般江湖地位的大佬及重量级影视公司对簿公堂。从这个角度来说,由票房分红牵扯而出的利益链条越来越多,也因而生出更多的是是非非,电影市场的繁荣是必然趋势,多方共赢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但行业内也仍然存在许多有待规范的地方,毕竟身在这个圈子里,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首页 - 娱乐资本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