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王健林的翻身,万达的对赌,腾讯京东的算盘

作者/郭倩茹  来源/猎云网(ilieyun)



在度过资金紧张的2017年整年后,昨夜的王健林终于可以轻松一口气了。


1月29日,万达官网发布消息称,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这将是全球互联网公司和实体商业巨头之间最大的单笔战略投资之一。不过,对于获得这笔大战略投资,王健林好像早已成竹在胸。


在10天前的万达年会上,他就向外界透露这一信号。他表示,2018年将进行组织架构适应调整,成立商管集团、地产集团、新网科公司。其中,商管集团就是将原来商业地产更名,成为一个纯粹的商业物业持有和运营管理商,使公司战略更清晰,商业模式更纯粹,也为了使市场估值更高。



而1月29日的战略投资协议中也提到,万达商业将更名为万达商管集团,1至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万达商管今后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成为纯粹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各方将推动万达商管集团尽快上市。


二者内容完全一样,可见,这样的战略合作早已在筹划中。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明确提到,此次战略投资者加入后将推动万达商业尽快上市。


然而,联合各大巨头实现架构调整,对于万达而言,已经不是第一次。此前联合百度、腾讯的万达电商,在2014年高调亮相后,两年后,百度、腾讯纷纷退出。

那么,此次战略投资又是为什么呢?各大巨头又有着怎样的打算呢?


万达的资金压力


10天前,在1月9日的万达年会上,当会场飘荡着《歌唱祖国》的旋律时,台下的王健林激动得难以自已,他从桌上拿起方巾悄悄擦掉眼泪。他向外界坦言:“2017年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


的确如此,2017年万达面临各种资金压力:


  • 2017年5月,万达失去大马城项目;

  • 2017年6月,万达被证监会排查授信风险,随后遭遇“股债双杀”;

  • 此后,万达开始万达广场与酒店打包出售给了融创与富力集团。

  • 同时,抛售伦敦、悉尼等海外物业;

  • 2017年年底,万达网科又被爆出裁员幅度超过50%。



这还是一部分,到了2018年,万达的资金压力还在继续中。如果没有此次战略投资者的加入,万达将面临的现状不容乐观。


众所周知,万达商业是万达集团旗下核心企业,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实体商业巨头,截止2017年底,持有已开业商业面积3151万平方米,在中国开业万达广场235个,年客流31.9亿人次。万达集团还拥有文化旅游城、酒店、影院、儿童产业等海量线下消费场景。


万达商业于2014年12月23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并于2016年9月20日在香港联交所完成私有化退市。截止目前,万达商业股权结构如下:万达集团占股43.712%,王健林占股6.240%,退市投资人占股14.273%,其他股东占股35.775%。


而此次腾讯、京东各巨头的加入,一部分资金将用于购买的便是万达商业从H股私有化退市后投资人持有的股份。


这一信息在苏宁云商的公告中也进行了公布。公告称,苏宁云商或其指定的子公司计划出资人民币95亿元或者等值港币,购买万达商业股东持有的约3.91%股份。



具体购买情况包括两个部分:首先购买万达商业H股退市时引入的退市投资人拟出售的其所持有的万达商业股份;其次,苏宁云商投资款在购买退市股份之外仍有剩余的,应与万达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并将剩余的投资款全部用于购买万达集团转让的持有万达商业部分股份。


这是为何呢?原因在于,此前有媒体报道,万达商业私有化项目书显示,万达在私有化时签订一份对赌协议,协议称:


万达商业计划在2018年8月31日前完成上市。如果公司在退市满两年或2018年8月31日之前未能在内地主板市场上市,大连万达集团将回购全部股份,并向海外及境内投资者分别支付12%和10%的利息。


支付给私有化资金的成本大概有300亿。而没有腾讯等巨头的加入,这笔钱将由万达自己承担。但是,如今已经到了2018年,对赌协议即将到期,而万达商业回A股暂无明确进展,这意味着万达要付出高昂的私有化资金成本。


在此前的年会上,王健林透露,“万达商业A股退市资金有了可靠方案”。此话的意思应是,如果万达商业未能登陆A股,股份回购资金已有了可靠方案。九天之后,这一答案浮出水面,如今看指的便是腾讯、京东等巨头的投资。


如今,随着腾讯等各方的入局也意味着万达商业从H股私有化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将悉数撤退。对于万达而言,无疑减轻了庞大的资金压力,也有利于加速万达商业在A股上市。


巨头们的算盘


340亿,对于万达如同救命稻草。但是,腾讯、京东、苏宁、融创出资规模如此之大,也都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首先,从投资角度来看,万达的商业价值可达到上千亿元。


猎云网简单算了一下,如果按照按照340亿占比14%的股份来看,万达商业的估值约为2429亿元。再按照万达商业持有的3151万平方米物业计算,每平方米物业价值仅为7707元,这显然是极为有吸引力的估值水平。


从财务数据来看,万达商业经审计的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298.55亿元,实现净利润328.85亿元;王健林在年会上公布的2017年内商业地产收入1125.4亿元。


以上数据表明,对于腾讯等巨头来说,一旦万达商业在A股上市,将会获得丰厚的投资收益。


其次,从业务战略来看,各家也都有自己的打算。


1.对于万达而言,从2015年开始,万达就已经在走转型之路。


王健林提出,万达要从走出大连、转向商业地产、进入文化旅游产业再进一步,变成一家以服务业为主的企业。他喊出新口号,“我希望三到五年之内把‘地产’去掉,变成商业发展公司或者商业服务公司。”


在去年12月的“苏宁智慧零售大开展战略暨合作伙伴签约大会上”,王健林提出了对万达商业的四种玩法,定位社交中心、突出体验消费、增加文化内容,线上线下融合。同时,他还提出新目标——到2028年建成1000座万达广场,覆盖中国90%以上城市。


而作为传统的企业来说,万达商业电商基因比较偏弱。协议达成后,可以利用腾讯、苏宁、京东海量线上流量和本身巨大线下商业资源开展多方面合作,共同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中国“新消费”商业模式,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智慧、更便捷的消费体验,实现实体商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双赢。


同时,对于万达提出的轻资产战略,也是一种方式。


王健林指出,万达商业转型关键是从单一重资产企业转为轻资产为主、轻重并存发展的企业。说万达转型就不再持有物业,这完全错了,只是万达不像以前百分之百自己持有。去年年会,万达商业正式提出万达商业轻资产战略。如此一来,就可以帮助万达减轻负债。


正如王健林所说,万达集团将采用一切资本手段降低企业负债,包括出售非核心资产、保持控制权前提下的股权交易、合作管理别人的资产等等。万达要逐步清偿全部海外有息负债,同时计划用两到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的水平。


2.对于苏宁来说,苏宁云商集团董事长张近东提出来要在2018年开8000家店,入股万达商业可能有利于进一步加强与万达的合作,快速实现开店目标。


对于此次投资, 苏宁称,公司计划未来三年将苏宁互联网门店拓展到2万家左右、面积达到2000多万平方,其中,2018年新开店数量将达到5000家。


苏宁认为,自己和万达商业的互补性非常明显,对于苏宁来说,万达商业拥有完善的商业广场物业资源以及丰富的品牌商户资源,具有较大的线下入口价值;而对于万达来说,苏宁有着丰富的零售业态以及庞大的物业资源需求。


3.对于腾讯、京东来说,自2017年以来,两家联手在新零售的布局明显。


京东整合100万家京东便利店,加大力度推进与沃尔玛等合作的京东到家。而且,在去年年末生鲜店7FRESH开业,无人店、京东电器3C体验店等线下模式店。腾讯、京东还宣布,在12月联手入股永辉超市。


据王健林在年会上透露,2017年万达广场总客流31.9亿人次,同比增长28.1%。在经历了2017年新零售元年的如火如荼,各大线上平台对于线下流量的需求很大。而此次投资,无疑更加有利于腾讯、京东两家在新零售上的迅速扩张,进行线上线下全面融合。


昙花一现的“腾百万”


此次各大巨头的合作,吸引了众多媒体与业界人士的关注,就如同2014年那场万达、百度、腾讯关于电商平台的合作一样,高调亮相。



2014年8月29日,腾讯、百度、万达三大巨头联手宣布成立万达电商公司,组建“腾百万”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新商业模式。总投资50亿元,万达持股70%,腾讯和百度分别持股15%,计划5年投资200亿元,打造全球最大O2O电商公司。


在此之前,万达自己着手电商,还以年薪200万找来了前阿里巴巴资深总监、国际交易平台“速卖通”创始人之一龚义涛,作为万达电商的第一人。在摸索半年后,搭建了O2O架构,上线万汇网,实现了从无到有。不过,最终成为弃子。


在三方宣布成立公司以后,经过8个月的摸索,2015年3月,上线了飞凡网。这一时期的电商负责人已经成为原佳品网COO、苗联网CEO董策。而著名的“我给王健林做了1000页PPT”一事,便是出自董策负责时期。


但是,好不容易等到电商平台上线,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飞凡电商,却没能凭借腾讯和百度的流量站稳脚跟。负责人董策也在上线三个月后选择离职。


而后,经过8个月的群龙无首,前芒果网CEO李进岭临危受命上任。他进行了万达电商3.0版本研发,尝试通过投资智慧停车公司ETCP,为飞凡提供全套智慧停车解决方案,并与会员体系、积分体系对接。


最终,与前两任负责人一样,李进岭也选择了离职。同时,在2016年,风光一时的“腾百万”也进行了解散。


通过天眼查工具查询到,飞凡网的母公司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企业类型,已于2016年7月7日从其他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为上海万达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独资。



而在董事名单中,腾讯前高管吴宵光和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也同时消失。



而后,飞凡网由万达自主经营。在2017年年末,还一度传出飞凡网裁员近6000人,不过王健林在2017年年会上进行了否认,指出万达网科总共才3000人。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飞凡App在2017年11月的活跃用户数量为159.78万人,而这个数字仅为手机淘宝的0.34%,而万达电商非但还没找到盈利模式,还在万达的收缩期里成为鸡肋业务。


彼时,所有的报道中都宣称,三方将联手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账号及会员体系,探索创新性互联网金融产品;建立国内最大的通用积分联盟及平台;同时,万达、百度、腾讯三方还将建立大数据联盟,实现优势资源大数据融合,共同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用户体验。同时,万达电商将成为全球最大的O2O电商平台,真正实现O2O落地,为行业探索O2O发展的模式。


而且,在当年的签约仪式上,李彦宏、马化腾、王健林同时出席。但如今,高调亮相的“腾百万”就此成为了过去式。


结语


此次万达联合京东、腾讯、苏宁、融创,无论是资金,还是合作方,都较之四年前成立的万达电商有所增加。抛开各方利益不谈,此次合作对于线上线下的融合,对于新零售的展开,对于消费者的体验,无疑起到了快速推进的作用。


但“腾百万”在高调亮相后,最终却出现了戏剧性的结果。“今天我可以在这里负责任地说,万达集团在全球绝不会出现任何信用违约!万达30年没有出现一起信用违约,我们把信用看得比资产、利润更重要。”王健林在2017年年会上说道。


希望如王健林说说,戏剧性的结果不再出现。猎云网也将持续关注这一领域的进展。



首页 - 娱乐资本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