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故事:有个男人,为我终身不娶

 来源丨风萧蓝黛(公众号ID:fxld99)     

一张聚焦于生活里的智慧、温暖的桌子


01.


我四岁时,秦向前和苏俏用拖把和扫帚在家里打架。


我以为他们在演孙悟空大闹天宫。


我特别懂事地找来一根长棍,我递给秦向前,我说这个才是金箍棒。


我的愚蠢由此可见一斑。


我五岁时苏俏就走了,她一脸愤怒地对秦向前说:“如果结婚会扼杀我的梦想,那它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我必须纠正!”


梦想,结婚,扼杀。这些词语我只能理解梦想,就像做梦一样,希望梦见的会变成真的。我还没上小学,我的梦想是变成黑猫警长和孙悟空,我讨厌猪八戒,他又懒又馋。


本来苏俏要带我去上海的,她拖着行李,用背带把我背在背上,家门口的老梨树掉光了叶子,秦向前穿着一件灰色的中山装悲伤地看着我。


是个冬天,没有下雪,但极冷,门外的小路上挂了白霜,我回过头去看秦向前,苏俏越走越快,她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要离开这沮丧的生活,离开无法共存的秦向前。


我从没有如此地恐惧过,开始挣扎着喊爸爸,苏俏不回头,但她哭出了声音,我也哭,后来我实在没有办法,我不想离开秦向前,我就使劲扯她的头发。


几缕头发抓在我小小的手心,我想苏俏一定很绝望。她折返回来,把我扔在了秦向前的怀里。


“你确定要跟他?”她问我,两眼通红。


我不知道“跟”的含义,但在那一刻,我想起了每天晚上跟我讲小画书的秦向前,让我骑大马带我买糖葫芦的秦向前,在任何一条小路上都会摘野花给我的秦向前,宠我爱我不让我受一丁点伤害的秦向前,我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我说:“我要爸爸。”


苏俏走了。


那个冬天前所未有的寒冷,秦向前不停地往炉子里添炭,他无数次问我冷不冷,我说不冷呀,我钻进他怀里,炉火把他的脸映得通红。外面在落雪,一天一地的白,他轻声念了两句诗:一江秋寒无颜色,欲待春归雪覆头。


我不能理解它的含义,我像一只熊一样睡着了。



02.


秦向前一直没给我找后妈。


在我10岁那一年,他偶尔会带我去长湖公园坐坐。


有一个卷头发的女人会和他见面,他们坐在湖边的石凳子上聊天,有时也不说话,呆呆地看湖里的水鸟和船只,鸢尾吐出紫色的花朵,风轻浅飘过。


日头好的时候,我在一旁捉蛐蛐、逮蝴蝶,或者把野草编织成一个又一个环,看一窝蚂蚁如何搬取食物。


秋季来临的时候,那个女人给他织了一条深灰色的围巾,我听到她温柔地说:“一针一线,一思一念。”


秦向前的嘴唇有些发白,他拉过我,帮我的衣服拉链拉得高高的,把我零乱的头发打理整齐,他对我笑,笑容里是我辨不清的含义。


临走前我看到那个女人哭了,他戴上她织的围巾,把她拦在了他的情感大门之外。


他拉着我的手穿过公园的石桥,湖上的苍鹭收拢翅膀,缩着脑袋,他问我:“你觉得快乐吗?”


我说:“快乐啊。”


他笑了:“嗯,我们一定要保持这种快乐。”


他真的是一个迷人的男人。那一年他39岁,风华正茂,喜欢穿卡其色的夹克衫,喜欢看书,喜欢在深夜独自饮酒,喜欢在本子上用苍劲的笔锋抄一些流行歌,他手心里的温度足以烫伤喜欢他的女人。


可惜,他为了让我保持快乐,他牺牲了他的快乐,他一直没有娶妻,且他觉得那是应该的。



03.


我一直是一个很蠢的人。


我想我愚蠢的原因是我没有妈妈。


在17岁那年,我怀孕了,这更加印证了我的愚蠢。


高一时我吵着要住校,我一周回去一次,见一见秦向前,把脏衣服扔给他,然后吃他帮我做的各种菜。


我脱离开他的掌控,像一只兴奋的小鸟。17岁的时候我跟着一帮同学学会了喝酒,那是紫色的液体,他们称作青春烈焰。


我不想被别人看扁,我勇敢极了,喝得东倒西歪,还嚷嚷着千杯不醉。


一个男生把我背回了宿舍,他说:“秦念念,你很可爱。”


后来他开始追求我,他清楚地告诉我他爱我,他说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爱是温暖是依偎,能扼杀茫然与寂寞。


他的爱跟秦向前的很不一样,我的心跳得特别快,快到像要飞起来。


我确实需要很多很多爱,需要得极为迫切。


在秦向前之外,有另一个男生也爱我,这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好。


可我怀孕了。


那个男生吓得躲起来,不敢见我。


我即将成为一个妈妈,我将成为苏俏,我也许会和苏俏一样,把孩子留给一个男人,然后独自去很远的地方追寻与漂泊,直到忘记曾经。


我不能这样!


那天我哭着回了家,坐在公交车上,我不停地想措辞,我要怎么跟秦向前诉说这一切?他会不会拎起扫帚打我,像驱赶一只母羊一样,把我撵出来?


但我无法解决这件事,我只有秦向前。


他知道了。什么也没说,去厨房里倒了一杯他泡了很久的枸杞酒,开始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喝。


日头昏昏地朝西边落下去,我战战兢兢地坐在他对面,不发一言。


他喝完那一杯,狠狠地把杯子摔在地上,然后把我拉到怀里,开始哭,先是小声地啜泣,后来是号啕。他说:“念念,我没发觉你已经长大了。是我无能,是我没尽到责任,我无法阻止你受到伤害。”


我的眼泪决堤,缩在他怀里,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炉火温暖,他的怀抱温热,似一座安全的堡垒,可我一直在长大,一直想逃离这个堡垒,我想要更大更广阔的天空和世界,我为此付出代价。


秦向前带我去医院,他签字的手有些颤抖,我全身冰凉地进去,全身冰凉地出来。


他看到我的那一眼,我突然发现他老了。眼角全是皱纹,发际线越来越高,背有点驼了,他已无力负担我的全部,他终将会跟苏俏一样,会跟这个胚胎一样,离开我。


我趴在他的背上默默地流泪,我不敢发出声音,怕惊动秦向前。他有些吃力地背着我,走得缓慢沉重。


他说:“念念,你得为你做的一切负责。但你并不会因此而不是一个好女孩,你要记住,一个人的好在于灵魂。”


他说:“我希望你快快长大,大到可以保护自己,可我又希望你永远在我的臂弯里撒娇,我怕追不上你的脚步。”


他说:“傻丫头,别哭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你很快就会忘掉今天,这只是你生命中微不足道的一天。你要向我的名字一样,向前,勇敢向前。”


他把我塞进出租车里,小心翼翼地抱着我,他陪着我驶向人生的洪流,他期望能一直为我保驾护航。


可我太累了,我又睡着了,梦里像躺在一艘船上,秦向前站在船头,风从他身边迅疾刮过,他的衣袂飞舞,威风凛凛。



04.


我想遭逢厄运是上帝过早地给予我抵抗的能量。


大学四年我离开秦向前,在学业上一帆风顺,但我没有谈恋爱。爱让我受伤,让我害怕,我一直记得秦向前找到那个肇事的男生,拎着他的耳朵吼他:“一个男人的责任你根本负不起!”


我不能再愚蠢,我得找一个能负责的男人,像秦向前一样的,真正爱我的男人。


可没一个人比得上秦向前,他们穿得很时髦,胡茬剃得很干净,他们会很多花哨的东西,但他们稚嫩,他们拙劣,他们不懂怎样去爱一个人。


秦向前一休假就会来看我,从北方到南方,带着我最喜欢吃的家乡特产。


他生活很节省,但对我从不吝啬,他带我去吃饭,每次来都塞钱给我:“女孩子不能缺钱,手头宽裕点好。”


他的头上有白发长出来,我看到都要帮他拔,我说:“老秦,如果遇到合适的女人,你考虑一下。”


他说:“死丫头,咸吃萝卜淡操心。”


我说:“要是我毕业不回去你一个人怎么办?”


“老鹰把小鹰一脚踹出悬崖的时候,它从没想过小鹰会回来。”


秦向前喝了一口饭店的劲酒,淡淡地说。他的脸色暗沉,眼袋浮肿,额头上是岁月镌刻的川字纹,我听了,埋下头去吃菜,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05.


毕业后我留在南方。


城市早已没有了烧火的炉子,那些记忆中发着红光的的炭块,因时代更迭而被替换成取暖器或空调。我很怀念旧日时光,小小的房子,大大的温暖,一炉火,便能温暖我和秦向前。


我工作很拼命,我想我得把秦向前接过来。五岁时我没有离开他,现在我也不能离开他。


苏俏已经有了新家,也有了孩子,可秦向前只有我。他还有六年才退休,我也还有五年才三十岁,我们都有时间,构建未来。


后来我遇到一个男人,他有深黑的眼睛和豁达的脾性。


我们都喜欢坐在36层的天台上喝酒,那里能看到笼罩整个城市的雾,也能看到黄昏最后一束太阳的光亮。


天台上种着一株没人管的九重葛,这种攀援状的灌木生长力强盛,在十月的时候缀满密密麻麻的紫红花朵。


他说:“坐在花下的你,美得让人心动。”


我的心尖有了久违的震颤,我全心全意地投入一场爱情,它让我憧憬未来。


秦向前休年假的时候来了,他买菜做饭,替我收拾乱七八糟的出租房,把我花花绿绿的衣服一件一件挂好。


可陷在爱里的我无暇顾及陪他,爱情就像火,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燃烧。


在秦向前的一再要求下,我带了男友回来吃饭。他真的很烦,问东问西话问得我们的耳朵起茧子。他还问男友:“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男友说:“嗯,我们再看看。”


男友在桌下踢我的脚,我只得打断他:“我们还有一场电影要看。”


秦向前有些失落,他坐在餐桌前,喝一口酒眉头便皱起来,南方泡的枸杞酒没有北方的辛辣,可滋味却能透心。


我玩到很晚才回来,喝了酒,飞扬得意。秦向前坐在黑漆漆的客厅里等我,他看着满脸通红的我说:“念念,你得对自己负责,也得找一个对你负责的男人。”


我说:“老秦,你烦不烦啊?我都这么大了,别把我当小孩!”


他说:“你忘了那一次的教训了吗?”


我被刺痛了。


多少年了,我们都默契的对那件事避口不提,可他却无视我藏匿的伤害。有血液冲上我的头顶,我几乎是吼出来的:“秦向前,你闭嘴!”


我一说完就后悔了,可是来不及了,他眼底的悲伤,像涨潮的海水,哗啦啦地漫上来。



06.


秦向前回去之后,好久没有来。


我的工作越来越忙,业绩的红利刺激生产力,我想我再努力两年,就可以凑够一套房子的首付,我要给秦向前阳光最好的那一间。


我和男友的感情越来越好,在某个有风的夜晚,我揭开疮疤,真诚地跟他说起那种叫青春烈焰的酒,说起我的17岁,那些灰暗的、无知的懵懂与伤害。


他愣了愣,旋即笑了:“你那么小,堕胎很伤身体吧?”


我突然意兴阑珊。这些年虽然我不知死活地长大,但对未来依旧有干净的向往。


我无法对我的爱人隐瞒过去,我希望他能拥我入怀,宽容地对我说:“所有的伤痛都过去了,以后我来保护你。”


可他却说,堕胎伤身体,言下之意,是疑虑我的身体还可以肩负一个孩子的孕育吗?


他连我受伤的心,都不曾触摸一下。


突然就有了隔阂,有些奇怪的东西在暗地里滋生。他渐渐疏远了我,最后在离开前告诉我,他一闭上眼睛,就看到我的身体里剥离了一个不属于他的胚胎,他说:“原谅我无法控制自己这么想。”


不是没有后悔的,后悔自己为何心无城府。有些过去不必再提,作为一个摔过跟头的成年人,应该学会隐瞒某些伤害的细节,去迎接现有的幸福。


或许秦向前说得对,我得吸取教训,我得向前走,不要朝后看。


那夜我一个人摸上36层的天台,九重葛在黑暗里掉落,明黄色的花蕊上落下了惨淡的花粉。


我拿着枸杞酒,一口一口地就着天台凛冽的风喝下去。酒味辛辣呛喉,但苦中回甘。味觉是否直通心脏?不然为何,我会喝得泪流满面。


我在巨大的风声中给秦向前打电话:“老秦,这世上再没有人像你一样爱我了。”


酒的后劲太大,我一直睡到第二天黄昏才起床。


秦向前来敲门,咚咚咚,声音急切。


看到我,他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我却看见他脸上的灰,还有眼角的青肿,以及鼻腔里凝固的血渍。


五十六岁的秦向前,居然大清早坐着飞的来跟人打架,他说他当年没有教训那个男生,他的手一直痒到现在。


“我不能容忍别人再伤害你。”我用鸡蛋给他揉脸的时候,他还在絮絮叨叨。


许久未见,他怎么又老了好多。两鬓已经灰白了,像白霜,该给他买点染发剂了。我抱住他的脖子,眼泪齐刷刷地掉在他的夹克衫上,他还是喜欢穿夹克衫,有些习惯,和爱一样,根深蒂固。



07.


我始终牢记秦向前说的,一个人的好在于灵魂。


29岁的时候,有人看中了我的好,在一个勃发的春天向我求了婚。


我们都不小了,彼此的心上都有早已痊愈的伤口。他说勇敢的人敢于直面人生的现实,他说秦念念,我爱你,让我来陪你共度余生。


我们一起回去看秦向前,屋前的梨花开得洁白,风一吹像温柔的大雪弥漫。


秦向前高兴地做了满桌的菜,寒冷的春天屋里依旧燃着炉火,静谧的黄昏我们热热闹闹地喝酒吃菜。


五十八岁的秦向前越来越唠叨,一句话反反复复地说。我不敢再叫他闭嘴,乖乖地给他夹菜。


他喝得有点多,不停地跟未婚夫说:“在我的记忆里念念一直是五岁的小女孩,她的脸粉嘟嘟的,嘴唇像一朵花,眼睛里永远是不谙世事的天真。你得照顾好她,不准.....伤害她....不准让她哭....”


未婚夫说好,他宠溺地看着我笑,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手心里。


炭块烧得通红,然后慢慢熄灭成灰烬,秦向前用手拄着头,轻声念叨:“一江秋寒无颜色,欲待春归雪覆头。”


这一次,临近30岁的我听懂了这句诗。


秋水寒凉无色,本想等一个人在春天回来,却被冬天的大雪染白了头。写这诗的人,应该早已知道,他要等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秦向前在年轻时没能等回苏俏,在年老时我必须让他等到我。


我们把他扶到床上,一床棉被盖住了他的醉意酣然。


我的眼眶结满雾气,和未婚夫走出屋外时,风停了,月亮圆溜溜爬上高空,梨花在月光下更加清美从容。


屋子里溢出一团桔黄的光,我的秦向前早已不是那个精力充沛身强力壮的男人了,他有他的失落与挣扎,他也会伪装坚强,害怕孤独。


但他仍然拼尽全力,给我最完整最无私最有力量的爱,他总是给我的人生留着一盏灯,让我无论多受挫多迷茫,都能顺着灯光找到回家的路。


我想起秦向前说:“你觉得快乐吗?我们一定要保持这种快乐。”


我对未婚夫说:“我们一定要快乐,也要让我们的亲人快乐。”


他用力地拥抱我:“遵命,老婆。”


-END-


推荐阅读(点击蓝色小字即可):


“我研究过10000名相亲女性,发现这种女人最容易被骗”


妻儿双双殒命的悲剧:“丧偶式”的婚姻不要也罢!


文:风萧蓝黛(公众号ID:fxld99),期刊短篇小说写手,吉他爱好者,80 后,现居彩云之南,专写爱情小说,文字散见于各大情感杂志。一个独特走心又文艺风十足的公众号。


音乐:戴佩妮《我们的故事》。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


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以在这里相逢。我是桌子,谢谢你的阅读。

长按上图关注桌子,看更多精彩文章


首页 - 桌子的生活观 的更多文章: